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
作者:常新港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

  最初,這件小事發生在冬天的一條居民擁擠的街上。一個叫萌芽的小女孩和她的媽媽從一個睜不開眼睛的酗酒男人手里買下一只小狗。那只狗看上去比貓大不了多少。那個酒鬼拿到一百塊錢后,就鉆進了最近的一家小酒館里了。
  萌芽的媽媽瞪大眼睛看著破衣服裹著的小狗發呆:“我們為什么要買它啊?”
  萌芽指著從它身上掉滑落下來的骯臟的袖子說:“我看見袖子哆嗦了, 袖子一哆嗦, 小狗也哆嗦了!它冷!你沒看見啊!”
  這只狗來到萌芽家的時候,萌芽和媽媽根本就看不出它的實際年齡。萌芽的媽媽把它身上包裹著的破衣服松開時,第一次看見的是它皮下的骨頭,根本看不見肉,萌芽的媽媽掩嘴嘆了一聲:“小可憐啊!”這只狗猛然抬頭看著萌芽**的眼睛,像是見到了久別的親人。
  萌芽和她的媽媽不知道,這只狗就叫小可憐。
  小可憐一直在抖。它身上的短毛,根本看不出是毛,小可憐看上去就像是裸體生活在人世間。萌芽的媽媽說:“看來,我馬上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喂它什么,是要給它做一件衣服穿。”媽媽說是這么說,真要給小可憐織一件毛背心,哪里有時間啊?她就把萌芽小時候穿過的留做紀念的小毛衣都找出來,擺在床上看。那些從八個月到十一歲的色彩鮮艷,樣式新穎的小毛衣,記錄了萌芽的成長,萌芽的汗味和笑聲都浸透在上面了。媽媽又把它們一件件疊好,放在衣柜里。她決定,還是給小可憐織一件毛背心。
  萌芽看見媽媽把一條舊毛褲拆了。萌芽還看見媽媽熬夜給小可憐織毛背心織到一半時,又拆掉了。
  “媽,快織完了,怎么又拆了?”
  “我嫌它薄,拆了改織一件厚點的。”
  毛背心織好了,給小可憐套在身上,很漂亮,讓誰看了都覺得舒服。小可憐來到萌芽家的第三天,萌芽發現了一個問題,只要媽媽和萌芽用手碰到小可憐的頭,小可憐的頭就朝兩邊躲,嘴里還發出一種聲音。剛開始,萌芽和媽媽都以為小可憐認生,對新主人不親。在周末給小可憐洗澡時,萌芽的媽媽發現問題了,水一沖到小可憐的頭上,小可憐的嘴巴里發出痛苦的叫聲,讓萌芽聽了那聲音,沖到衛生間門口,問媽媽:“它怎么了?叫聲太凄慘了。”
  媽媽就發現了小可憐頭上有一道還沒有完全愈合的傷口。這道傷口告訴了萌芽和媽媽,小可憐身上隱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痛苦經歷。
  萌芽和媽媽蹲在衛生間里,小心翼翼地給小可憐洗了澡。萌芽說:“媽,給它再織一頂帽子吧。”
  “我正打算給它織毛帽子呢。”
  毛帽子給小可憐戴上后,小可憐的樣子就玩皮起來,像是一個逗人笑的小丑。也正是因為這小小的毛帽子,讓小可憐頭頂上的傷口,在冬天的氣候里,迅速地愈合了。
  街上落了一場雪后,太陽又出來了,白色和桔紅色把空氣和城市的色調都變了,變得非常有……童話感。萌芽決定領著小可憐去街上走走,臨出門時,媽媽提醒萌芽,給小可憐戴上毛帽子,穿上毛背心。
  萌芽說:“我知道,我正給它穿呢。”
  給小可憐戴上毛帽子穿上毛背心之后,萌芽說:“走,散步去。”小可憐臥在門口,似乎興趣不大。
  萌芽大聲說了一句:“散步去!走啊!”小可憐睜開眼睛,跟著萌芽走出門,顯得很勉強。外面到處是雪,雪足足有兩寸厚。小可憐的細腿走在雪上,腿就短了,它走走停停,覺得前面的路走不到盡頭。萌芽很興奮,一直走在小可憐的前面,還不時對沖它喊道:“跟上來,別像個小老頭一樣。”
  小可憐的步態有點艱難地尾隨在萌芽的身后,大約一刻鐘后,萌芽發現小可憐渾身發抖,萌芽這才發現自己和媽媽都犯了一個大錯誤,小可憐是赤足走在冬天的雪地里,它的腳肯定是凍壞了。萌芽抱起小可憐朝家走,一進家門就喊:“忘了給它穿鞋了。”
  媽媽看了看小可憐的四只腳,說:“給它織毛襪子吧。”
  萌芽說:“我來織。”
  媽媽說:“行,四只小毛襪子很好織的,我先教你怎么織吧。”
  十一歲的萌芽,平生第一次給一只叫小可憐的狗織毛襪子了。萌芽很喜歡領著小可憐走在雪上的感覺,她想快點給小可憐的毛襪子織好,讓它穿上跑到雪地上去。所以,萌芽也是平生第一次在夜里十一點鐘還沒睡覺,還坐在床上一針針織毛襪子。媽媽上了一天的班,很累,比萌芽先睡著了。等媽媽醒來時,萌芽拿著竹針,沒蓋被子,睡著了。她的身邊,有兩只已經織好的小小的毛襪子。天沒亮時,萌芽開始咳嗽,媽媽給萌芽量了體溫,已經發燒了。媽媽先給萌芽吃了退燒藥,又領著她去醫院輸了液。
  等萌芽和媽媽從醫院回到家里時,看見小可憐站在屋子里,兩只前腳上,穿著萌芽織好的毛襪子。萌芽問媽媽:“你給它穿的?”媽媽說:“我還以為你給它穿的。”
  好聰明絕頂的小可憐啊。萌芽對媽媽說:“小可憐很喜歡我織的毛襪子啊。”萌芽的手背上還粘著輸液時留下的棉球,就坐在床上給小可憐動手織剩下的那兩只毛襪子。在萌芽織毛襪子時,小可憐就臥在床前,抬著頭看著萌芽的小手笨拙地指揮著竹針在毛線中穿行。
  四只小毛襪子全部織好時,萌芽把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都給小可憐穿戴上了。臨出門時,萌芽還把小可憐領到穿衣鏡前,讓小可憐看看自己的裝扮。小可憐在鏡前有點發呆,萌芽覺得小可憐的表情,似乎是說它自己不認識鏡中的自己了。
  萌芽領著小可憐走在大街上,覺得挺幸福。但是,萌芽不知道感到更幸福的是小可憐。小可憐的穿戴吸引了行人的注意,有人問萌芽:“這是什么狗啊?是名犬吧?”萌芽就說:“無價。”
  人們聽了萌芽的回答,就在心里想,無價的狗,那肯定就是名犬了,從它身上的穿戴就能看得出來,比人穿戴得還漂亮,還周到精制。
  那一個月,萌芽和**的日子過得忙忙碌碌,過得也很充實,也很幸福。同樣處在幸福中的小可憐,成了這個單親家庭里不可缺少的重要一員。但是,在一天的早晨,萌芽發現家里的小可憐不在了,她到處喊叫小可憐的名字,把媽媽也驚動了,也起床尋找小可憐。沒有。萌芽和媽媽看見小可憐睡覺的地方,放著毛帽子,毛背心,四只毛襪子。它們是一字兒擺放的。
  媽媽問道:“昨天晚上給小可憐照完相時,你給它脫了毛背心毛帽子和毛襪子?”
  萌芽說:“沒有啊。”
  媽媽呆呆地說:“它是自己脫掉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的?”
  萌芽后退了一步:“這怎么可能啊?我還以為是媽媽給它脫掉的呢!”
  是小可憐自己把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脫下后放在這里的?它去哪里了?
  事實是,小可憐的確在這個早上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萌芽沒事就在這條街上轉,到處尋找小可憐。 沒有。萌芽的心情變得越來越來壞, 在一個晚上, 她站在自己家的陽臺上大喊:“誰看見了我的小可憐?!誰看見了我的小可憐, 就告訴我!……”喊了這么幾句, 萌芽的聲音就哽咽住了。在幾天后的那條居民擁擠的小街上,萌芽和媽媽突然看見了那個賣掉小可憐換酒喝的酒鬼。他坐在馬路邊上,眼睛老是睜不開,永遠在酒精的麻痹中醒不過來。
  萌芽推了推他:“你醒一醒。”
  酒鬼睜了一下眼睛:“我在睡覺,你推我做什么?”
  萌芽說:“你賣給我們家的小狗沒了。”
  酒鬼閉上眼睛:“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萌芽的媽媽又推了酒鬼一下:“小可憐沒了,突然就在前幾天的早上沒了。”
  酒鬼說:“沒了就沒了,跟我有關系嗎?”
  萌芽的媽媽說:“狗都有感情的,它可能會找到過去的主人說不定。”
  酒鬼終于聽明白了萌芽**的話,他一下子變得非常激動:“它能找我?我不給它吃的,它就天天在我睡覺的時候鬧我,它鬧我,我就打它。有一天,我喝多了,我用酒瓶子砸了它的頭……你們說,它能找過去的主人?它恨我呢!……”
  萌芽這才想起小可憐頭上的傷疤是怎么來的了?她瞪著酒鬼,也想用酒瓶子給他的腦袋來一下。
  萌芽的媽媽看見女兒的臉上出現的從未有過的沖動,就把萌芽拉開了,對她說:“咱們到別的地方找一找。”
  那個酒鬼突然突然咳嗽了一聲,沖著萌芽和她**的背影說:“我想,它已經死了。它已經老死了!”
  萌芽轉頭問道:“你說什么?它已經老……老死了?”
  酒鬼點著頭說:“這只狗有十幾歲了,它的壽命最多就能活到十幾歲。它知道自己要死了,就離開你們家了。我想,你們家對它一定很好,它不想讓你們傷心。所以,它才要悄悄離開你們的。它最懂得主人的心思了,我了解它。它要不是一只老狗,我不會只賣一百塊錢的。”
  “你說得是真的還是假的?”萌芽的眼淚在眼眶里轉起來,馬上要掉出來了。
  “當然是真的了。我要是不知道它是一只老狗,我會賣兩百塊錢的。 ……”
  “你說它是老狗?老狗有多老啊?”萌芽對小可憐值多少錢根本就不在乎,她只想知道在小可憐的身上都發生了什么?
  “要多老就有多老, 當初,它被人拋棄了餓著肚皮跟著我時, 它就是一只老狗了……”
  酒鬼口齒不清地敘述小可憐的歷史時, 萌芽覺得胸口處被什么東西壓迫著,像是面臨著傳說中的泛濫洪水,泥沙俱下的泥石流, 灼人心肺的火山溶巖……一起涌到她的胸口, 令她喘不過氣來。萌芽難過地問道:“你說得都是真的嗎?……”
  “這不會假,它多大了,能活多久,我當然知道了。”酒鬼說著,閉上了眼,不再睜開。
  萌芽跟著媽媽走在回家的路上,臉上的淚怎么擦都擦不凈。它們一顆跟著一顆沖出來, 讓萌芽懂得什么叫揪心。
  從街上回來后的一整天時間里,萌芽做不了任何事情,丟三落四,糊里糊涂,像睡在思念的夢中醒不過來。
  萌芽不吃飯, 她跟媽媽說:“我沒有餓的感覺。 ”
  媽媽心疼女兒,心里很著急,這樣下起可不得了,就對萌芽說:“你這么喜歡小狗,我再買一條回來。”
  萌芽的脾氣仍舊很古怪,她固執地說:“我不要!我什么狗都不要!我就要小可憐!”
  第二天,萌芽背著媽媽做了一件事,把墻上的一個畫框取下來,將里邊的一張艷麗的風景畫拿掉,把小可憐的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按照小可憐生前的大小高低的位置,擺放在鏡框里,掛在墻上。
  媽媽下班回來,一眼看見鏡框里的毛帽子毛背心毛襪子,就被驚住了。小可憐就像是隱身在鏡子里。它的肉體被空氣蒸發掉了, 它的靈魂在那里微笑。
  這小可憐的抽像畫一直掛在萌芽家的墻上。
  所有去過小萌芽家看到過它的人都是一個傻模樣,歪著頭瞎猜,把天下沒見到過的動物都說到了,就是沒人說到狗。
  萌芽又傷心又憤怒地說:“真看不出來嗎?這是一只叫小可憐的狗!笨蛋!”
  夜里,女孩子萌芽能聽見立在鏡框里的小可憐發出的幸福笑聲。她問媽媽能不能聽見小可憐的笑聲,媽媽搖著頭說:“聽不見。怎么會聽見小可憐的聲音?”“真聽不見?”“真聽不見!”當萌芽確定只有她一人能聽見小可憐的聲音時,她很滿足很滿足。
于是,在這個異常喧囂的世界里,就有了一段小女孩兒等待幸福夜晚的故事。 

  • 上一篇文章: 羊在想,馬在做,豬收獲!

  • 下一篇文章: 引橋故事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