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砂粒與星塵》:少年與世界
作者:孫悅     來源:中華讀書報    點擊數:

  薛濤屬于極具辨識度的作家,近年來始終有意識地嘗試著藝術上的探索與創新,使得他的兒童文學創作逐漸呈現出一種厚重的寓言體文風,即通過一個個引人入勝、懸念叢生的故事,生動刻畫少年世界的復雜多樣,進而從多維度審視并思考少年和世界萬物的關系。作品因此呈現出神秘深奧、開放多義的氣象。翻開薛濤的最新長篇小說《砂粒與星塵》,這種格調以更加和藹、更為柔情的方式向讀者鋪陳開來,娓娓講述著一個擁抱眾生、寬納萬物的童年故事。

  書名《砂粒與星塵》蘊含著兩位少年主人公的姓名——砂粒和星塵。他們是鮮艷的少年,像旗幟一樣招展。他們是新生命,新起點,新世界。他們是那么不同凡響。砂粒的伙伴居然是一只鷹,而且是“萬鷹之王”海東青,他小小年紀,就敢一個人在內蒙古草原上追趕馬群,駕馭烈馬。星塵認識很多星座,他背著望遠鏡,跋涉遠足,闖進沙漠荒原看進宇宙深處。砂粒和星塵從銀河飛落凡間,就像薛濤在作品里描寫的英仙座的流星雨,“那只巨手希望更多的生靈放下手里的事和心中的事,放下紛爭和困擾,然后仰起頭,伸出手承接拋灑下來的水滴。這些水滴來自浩瀚的宇宙,帶來了幽遠星系的清涼”。這些少年,是人類從陳腐墮落中走出來的希冀,是紅塵世界擺脫危機困境的拯救者。少年怎可以墨守陳規,禁足不前?少年就應該一直在路上,自由穿行,直到到達目的地。所以,砂粒離家,星塵離家,虎子和公爵最后也離家,他們通過看似放逐自己的離家遠行的方式,實則更緊密地和整個世界建立起一種聯系,他們因此而顯出英雄氣概。他們生機勃勃地留在時空隧道里,刀刻斧砍,為這世界留痕,塑造著光陰。

  畢加索說過一句金光燦燦的話,他說我十四歲就能畫得像拉斐爾一樣好,之后我用一生學習像小孩子那樣畫畫。在人類繪畫史和文明史上仿如神一樣存在的畢加索,喜悅地“向小孩子學習”,終究成就了自己的偉大。這不朽的大師,發現了孩子生命的杰出,看到了孩子心靈的智慧,他趨近他們,獲得了不朽的饋贈。《砂粒與星塵》中,薛濤描寫了一個充滿魅力的成年人砂爺的形象。和畢加索一樣,砂爺終生向孩子學習,他跟砂粒學成語,跟星塵學觀星,所以他一出場就顯得很迷人。他既留戀傳統,也迎接現代,他那么古香古色,又那么開放包容。他會馴鷹,駕馬,壘防御工事,扎標槍,打狼,養羊,牧鵝,種花生。他不肯離開烏糧,不肯更換生活方式,他在抱殘守缺?不,當然不是。砂爺聰明善學,靈活機變,星塵建議改變打狼的策略,砂爺覺得有道理,就會立刻欣然接受。砂爺的保守,其實是堅韌的另一面,他是烏糧最后的斗士,是金甲銀胄威風凜凜的將軍。“烏糧”,就是無糧。沒有糧吃,還能活嗎?就像人沒有了精神的依靠,失去了靈魂的基底,還能活嗎?烏糧是世界盡頭的變身,是人類盡頭的鏡像。砂爺堅守烏糧,既是等待砂粒,也是對抗消亡。他要做最后一道屏障,讓沙子所代表的洪荒蠻力的進攻,在他的防線前敗北。他心里的往事、故人,他身邊的故鄉、友伴,都是鮮活的,寶貴的,他要為他們和它們,守住這最后的家園。

  烏糧貧瘠險惡,但烏糧也有美的瞬間。“夕陽一沉沒,沙地上的金子瞬間換成白銀。烏糧坐落在一片碎銀中間,很像一座吉祥的銀作坊,不像處于一個充滿危機的夜晚。砂爺不離開這里。他就想在這里活,將來在這里死。”烏糧,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的“巴拿馬”呢?我們年輕時對它不屑,年老后對它眷戀。明知它有千般不好,但就是無可代替。烏糧是個地方,也是某個人,某段經歷,某樣關系,某種過往,某些厭惡傷痛。砂爺已經從年輕的時候活過來了,年輕的時候他都沒有離開烏糧,而今千帆過盡,他更要和烏糧黏連在一起了。

  《砂粒與星塵》一書中隱喻、暗示、象征、寓意比比皆是。從書名開始,砂粒與星塵,恥辱與榮耀,磨難與飛升,凡此種種,一言難盡。作品中那些黑體粗字,形式上引人注意,有的是精彩的描寫與刻畫,有的則承擔著闡釋功能:“混雜在群體里看世界,只能看到常見的景象;走出來獨自觀察,才能有獨到的發現。”“鷹高高在上,時刻把自己擺在高處,根本解決不了地面的難題。”“身體失去了自由,內心的自由反而多了。”這些句子充滿哲理和昭示。

  《砂粒與星塵》既具有童話敘事的想象、虛構、夸張與超現實,也具有小說敘事的寫實、再現、拓印與映照。而在本質上,這部作品是小說而非童話,所以小說中的鵝、鷹、狼、羊有內心獨白,有情感波動,有思想判斷,它們卻絕不會開口講話。作家薛濤很準確地把握了這一分寸,他對動物的擬人化處理直接指向顯而易見的寓言功能。為此,他給這些動物重新配音,替換了它們在真實情境里的叫聲。他言之鑿鑿地解釋它們的一舉一動,重新定義它們的反應,而后賦予它們全新的境界。所以,鵝、鷹、狼、羊,既是真的它們,又已經是另外的它們了。它們都被提升了,它們是更具有戲劇感和典型性的鵝、鷹、狼、羊,它們以自己真實可信的自然屬性和生動獨特的生命狀態,為薛濤的創作服務。它們被拓展了自身的深度,超越了自己。

  公爵是個相當招人喜歡的家伙。作家薛濤賦予它異常鮮明的個性。作為一只鵝,它有著先天的大嗓門,這一特征被作家強化,成了體現公爵本領和品質的標簽。空空蕩蕩的烏糧,荒蕪靜寂的環境,因為有了公爵洪亮的富有穿透力的鳴叫,而顯出生機。公爵的鳴叫可不是沒來由的瞎嚷嚷。它或者是在報警,或者是在進攻,雖然善辯,但是公爵不講虛話,不發無謂的牢騷,它字字珠璣,讓語言充滿力量,成為武器。公爵的思想和它的語言一樣擲地有聲。它敏銳地觀察著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互動。它熱情似火,它徹底投身生活。它幾乎是無所畏懼的,和砂爺一樣,把自己過得熱火朝天。和虎子相比,它不但同樣勇敢,更懷有柔腸。它給膽小的羊唱戰歌,鼓舞它們,給它們帶去快樂。它給受傷的虎子打氣,激發它的斗志,溫暖它的身心。它自己給自己安排了使命——防狼、打狼,保院護圈,捍衛家園。它是一只具有強烈的責任感的鵝。正是因為有了公爵,仿佛遺失之地一樣的烏糧,平添了多少生命的震顫,它“咣咣咣”地叫著,提醒大家狼來了,它高聲喊著沖啊,并一鵝當先。公爵很帥,它是條硬漢。它認為“作為鵝,祖先的名聲不能為它增值。它必須親自突破一次”。它是腳踏實地的行動派。同時,它理想高遠,它洞悉并迷戀自己的出身,念念不忘建功立業,以無愧于血脈里流淌著的大雁祖先的基因。公爵向往飛翔,向往高處。高處不是無意義的虛幻之夢,而是公爵終生追求的精神境界。小說最后,烏糧等來了一場巨大的沙塵暴,公爵起飛了,它“大笑著逃脫,奮力張開翅膀迎接這場狂風”。在縱情高歌中追隨夢想而去,這個結局太美好了。

  薛濤向來是個講故事的高手。《砂粒與星塵》中的重頭戲,是砂爺率領隊伍一次次打狼的情景。固定的地點,固定的角色,固定的“狼來了”的事件,作家卻寫得波瀾起伏,寫出諸多變化,驚險刺激,妙趣橫生。薛濤在描寫人物心理活動的時候,采用了將隱秘的內部心理外化呈現的寫作方法。比如砂粒和狼王對峙,砂粒內心膽怯退縮,不敢行動,又對自己的畏懼感到不滿。此時,作家沒有直接表現砂粒復雜的心理活動,而是借寫獨狼來寫砂粒。“砂粒試探著從梯子上下來。獨狼快速移到梯子下面,朝上面吼了兩聲。這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在屋頂老實呆著吧,請繼續欣賞狼群的威武、羊群的凄慘。另外,你還能欣賞自己的怯懦。”這看似獨狼的唱本,實則為砂粒的潛臺詞。于是,對手成了自己內心反應的投影儀,心理描寫慣用的“獨角戲”也就成了“群戲”,場面因此而熱鬧起來。通過調動具體直觀的表現元素,捕捉復雜微妙的心理驛動,對于兒童讀者來說,也顯得更為明確分明,生動有趣。

  薛濤的語言洗練灑脫,奔放自如。“左邊狼突然抬頭,見標槍飛來,松開樺樹樁撒腿就跑。標槍落空,砰地斜插進沙土里。標槍不甘心射空,用力抖動尾巴,企圖把自己拔出來繼續追擊敵人。公爵愣了一下,停止抗議,敞開嗓子唱起贊歌,使勁歌頌砂粒和標槍。”這段描寫,全無廢話,毫不拖沓,節奏上緊鑼密鼓,修辭上新穎獨特,場景充滿動態畫面感,讓人驚訝。薛濤很幽默,是那種板著面孔的一本正經的幽默,這種幽默的架勢本身就足夠幽默的了,更何況他的幽默總是伴隨著認真地打量和真誠的理解,當然,還有暢快的揶揄,詼諧幽默俯仰皆是。

  像薛濤的其他小說一樣,《砂粒與星塵》的結局讓人意猶未盡。一切都結束了,一切也都開始了。來來往往,相逢別離,生死輪回。烏糧恢復了平靜,小羊誕生,羊群擴大了。世界的希望,正在這生生不息的孕育和繁衍當中。砂粒寄給砂爺一封信,他教給砂爺一個成語“心花怒放”。無數的聲音在天籟下傾訴衷腸:萬物生長,星河燦爛,大地遼闊,沙地星空遙相呼應。這天地間的一切啊,時間,鴻蒙,原初,未來,遠方,歸途,人,動物,山河,流沙,一切的一切,都溫柔可親,值得期盼。

  • 上一篇文章: 段立欣幻想文學精品系列:讓想象力的翅膀帶著孩子飛翔

  • 下一篇文章: 說陸梅:從《格子書》到《無盡夏》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