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你用心愛過一朵花嗎
作者:舒輝波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1

  我在秋風中散漫地走著,靜靜的,經過一棵樹。
  這時,我聽到了一聲嘆息,很飄渺,我停了下來,卻沒有看到一個人。遠處有一些戴著施工安全帽的工人正忙忙碌碌——他們離我好遠,而且,他們這么忙碌,沒有時間嘆息。
  我正猶豫著,準備繼續前行,這時我又聽見了嘆息聲,這聲音那么感傷,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心中一顫。
  沒有誰,在我的身旁只有一棵樹。
  我默默地望著這棵樹,這是一棵很普通的樹,很孤獨地立在這里,不高,也不大。它的枝葉在秋風中婆娑。
  我望了它好久,我試探著問道,是你——在嘆息?
  一陣秋風過后,又是一聲嘆息,是啊,它說,是我在嘆息。
  記得在我小的時候奶奶告訴過我,只要你的心足夠澄靜,就可以聽見花草樹木的聲音,對此,我一直將信將疑,但現在,我確信,我真的聽見了樹的聲音。這聲音,在秋風里有些蕭瑟,有些悲沉。
  我背靠著這棵樹慢慢地坐了下來,閉上了眼睛,靜待著它繼續開口說話,盡管我很好奇,想知道,樹到底是怎樣說話的,但是,我怕我驚嚇了它,而使它一直沉默。
  當我的肩膀信賴地靠近了它的時候,我感受到了它的顫栗,還有溫暖。
  樹也有屬于自己的溫度嗎?就像我們人一樣?還是,這只是我自己的一種幻覺?
  沉默了一會兒,它說,大多數時候,我們只沉默,我們不說話,再說,人們也不會去聽一棵樹講話,就算聽到了,他們也不會相信一棵樹能講話,他們會認為自己聽錯了。
  我點了點頭,問它,既然如此,你為什么要對我講話?
  樹說,我不光對你講話,這些天來,我對幾乎所有經過我的人講話,但是他們都沒有聽到,或者,他們認為自己聽錯了,就像我剛才說的那樣,他們會左顧右盼地走開,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我一眼,我只是一棵樹而已。
  哦,是這樣啊。
  是啊。可是,我必須不停地說話,希望有人能夠聽見,因為,我需要幫助……
  幫助?你需要怎樣的幫助?
  我希望,在我的面前能夠砌一面墻——我聽說,蓋房子的時候,都會砌一面墻的,可是,這里是郊區,所以,我并不能確信,是否會在我的面前砌一面墻……
  不遠處,正有機器在打樁,建筑工人們正忙碌著,在這片土地上會建成一個大型的高檔住宅小區。按道理說,每個新建小區都會有一面墻立起,以隔擋建筑灰塵,可是,這和一棵樹又有什么關系呢?
  秋天過了就是冬天,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如果,春天來了,她醒了,有這面墻擋著,她就看不到我了——就算,那個時候我已經不在了,起碼有墻隔著,她還會以為,我還活著……
  我有點理不清頭緒,我搖了搖頭,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它,它又是誰?
  她是一朵花,已經睡著了,在春天的時候會醒來,你睜開眼睛,她就在你的正前方。
  我慢慢地睜開眼,我的正前方,是路的另一端,在那邊,是一片枯黃而雜亂的藤蔓灌木,并沒有可以出現花兒的跡象。
  是的,就在那兒,現在你看不見,他們都睡著了,在春天的時候,他們都醒了,有跳舞的草,有向空中升展著的綠的藤,還有鮮嫩的灌木的葉兒,當然,還有她,最嬌艷的花兒。每個春天,她醒來的時候,都會隔著馬路沖著我喊叫。
  在聽這棵樹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我感受到了它的語氣里充滿了回憶的甜美與柔情,和先前的悲沉截然相反。
  都沉默了一會兒,我忽然像記起了什么,問它,為什么那時,你會不在了?
  一聲飄渺的嘆息之后,它說,我不久就要被砍掉,在他們的規劃圖上,根本就沒有我的位置——盡管,我一直就生活在這里,比他們先來這兒,但是,我仍然要被他們砍掉——大多數的樹都會是這樣的命運。
  一種從來未有過的力量突然來到了我的身上,我站了起來說,我會有辦法讓你還在這里活下去的。我的心中充滿了自信以及這自信帶給我的力量。

2

  我費了很大的周折,終于找到了這個樓盤的項目經理,我告訴了他事情的原委,最后我請求他,讓這棵樹繼續活著,而且,就站在它現在的位置上。
  經理瞪大了眼睛,把我當成了天外飛仙,他抬腕看了看手表說,雖然,我也很喜歡給我的女兒在睡覺前讀童話故事,但是,老兄,那畢竟是講給孩子聽的,我很忙的,哪有功夫聽你講童話啊。
  我實在沒辦法,把自己的記者證拿了出來給他看,他對比著照片審視了好久,眼珠子很快速地從小本子上的照片翻轉投射到我的臉上,看得我滿臉通紅,仿佛,我是個說謊的小孩。
  他說,舒記者,我知道你給我講故事的出發點是好的,你大概是一個環保主義者,不過,我們這是一個高檔小區,小區里所有的樹木都是名貴的香樟樹和大量的進口樹種,這是我們的宣傳資料。
  他遞給了我裝幀很漂亮印刷很精美的宣傳冊子,上面寫著“天地人和,國家級原生態自然雅居”之類的話,還有海子的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盡管在知道我是記者之后,經理對我的態度稍微好了一些,但是他始終不愿意跟我去看其實離他很近的那棵樹。
  我只好找我的同事,我最好的朋友王振華。
  他一邊打電話一邊問我,出了什么事情,病情好了一些沒有?一邊喂喂喂地講電話。
  我把這個事情跟他說了三分之一的時候,他的手機又響了,他用手向下按了按說,好了,到此為止,別講了,我還有三個采訪沒有做呢,害得我大老遠跑過來——喂喂喂,你哪位?哦,趙總,您好您好!……
  等他接完電話之后,我把經理給我的宣傳資料遞給了就要拉開汽車車門的我的朋友王振華,他看了一眼之后說,這樓盤就在附近?興許可以拉一筆贊助呢——我們去看看吧。
  不知道王振華怎么跟經理說的,經理竟然答應跟我們一起去看那棵樹。
  我的朋友,他總是比我有辦法。
  我說,大家都把眼睛閉上吧,讓心澄靜下來,靜下來……
  說吧,樹,你開始說話吧。我在心里祈禱著,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自己。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緊張地砰砰地跳動著,就在我自己快要平息下來可以聽到樹的聲音的時候,我聽到了哧哧的笑聲。
  這笑聲是我的朋友王振華的,讀大學的時候我就熟悉他的笑聲,接下來的笑聲是經理的,然后,他們就不再壓抑自己,放聲地笑了起來,直到都笑得彎下了腰,最后我的朋友笑著說,好了,經理,咱們不笑了。
  然后,他們一邊抹掉因為大笑而流下的眼淚,一邊像多年的老友那樣相互拍打著肩膀離我而去,王振華邊走邊說,其實我的朋友是個好人,只是精神出了點問題,有些幽閉……
  哈哈哈,第一次我就在猜想,他是不是從附近的療養院溜出來的,但看到他的記者證之后就不敢確信了,沒想到,他還真是……
  我默默地看著那棵樹,然后再默默地往療養院走去,是的,我是從療養院溜出來的。我走著走著,感覺臉上有些涼涼的,抹了一把,竟然是眼淚,冬天快到了。

3

  我坐在療養院落地窗前翻著當天的報紙,上面有我的朋友王振華的文章《我有一套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想他成功了,他總是有相當優秀的業績,不會像我那樣常常因為拉不到贊助挨批評。
  但是我很不喜歡他拿海子的詩作房地產的廣告,我扔掉報紙,秋陽暖暖地照在身上,給人一種陽春的錯覺。
  醫生不在,護士也不在,我想,我該去看那棵樹了。
  我像上次一樣,把頭靠在樹上,閉著眼,坐在暖暖的秋陽里,我想,即使我再也聽不到樹講話,我也愿意這么陪它坐一會兒。
  其實,沉默,也是一種陪伴。
  你來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它說話了。
  我點了點頭。
  我已經好久不說話了——其實,樹原本就不該說話,再說,天氣越來越冷了,我也該睡了。
  我扭過頭去,果然,樹的葉子已經不多了。
  先前,這里是一個農場,我是空曠原野上唯一的樹,其實,現在也是——但是,也許等不到我醒來,我就不在了……
  我知道,我來這個農場采訪過。我說,和我講講那朵花兒吧。
  好啊,那朵花兒……樹的聲調里沒有了剛才的沉郁。
  有一個春天,我的所有的枝葉都在春風中舞蹈的時候,我在風里吹著口哨,東張西望,這時我看到了路的那一端的那朵花兒,一剎那,我所有的枝葉都停止了舞蹈,仿佛我所有的血液都凝固了,因為我看見了比初升的朝陽,比變幻的流云,比絢爛的晚霞還要美麗的,花兒。
  她的笑聲猶如風中清脆的風鈴,那朵花兒沖著我叫嚷,高個!——她一直叫我高個。她說,高個,不許你這樣盯著我看!
  直到這時,我的所有的枝葉,才恢復了在風中舞蹈,我的血液才開始在葉脈間流淌,暖暖的血液從樹根流向枝葉,到達每一片葉尖,每一根枝條都舒展著,向上,向前,舒展著,我多想伸過我的枝條去庇護她,如果春雷轟鳴作響的時候,如果大雨滂沱的時候,我用我的臂膀遮擋著她,該有多好啊。這樣的愿望,突然在那一刻就充盈了我整個的身心。
  喂,高個,告訴我,那邊有什么好玩的?
  那邊,那邊有一面平靜的湖水,湖面上有成群的水鳥從水面上掠過,鳥兒在陽光下,把自己的影子投映在鏡子一樣的湖面,貼水漂移……這是我看到的,可是我沒有告訴她。脫口而出的竟然是,哪里來的野丫頭,這么沒禮貌……
  切,那朵花兒撇了撇嘴說,不告訴我,我自己看。說完之后,那朵花兒踮起腳,微張著嘴巴,用一片花瓣遮著陽光,向著遠方,極目張望……
  讓開啊,高個,風景全被你給擋住了,真討厭!那花兒喘著氣抹著面頰沁出的汗滴沖著我抱怨。
  我抖擻著身子,笑了。
  還笑,哼,我也來長,一定超過你!說完之后,那花兒憋紅了臉,向上,再向上,伸展著……
  后來,那朵花兒說,混蛋高個,我累了,要歇歇了。說完,她掩著嘴巴,打了個呵欠,就盍上了美麗的眼瞼。遠處的水鳥在夕陽下緩緩地飛向林間,草叢里響起了蟲子們的奏鳴,青蛙在不遠處的池塘里呱呱地叫著,不久,整個天幕,都是一片璀璨的星光。
  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啊,露水濡濕了我的葉片,我的心中充盈著一種美好的情愫,就像有無數幻變的流云,在我的心中無盡地舒展,無窮地變幻。這棵樹喃喃地敘說著,仿佛又回到了從前。
  我的心在這棵樹的敘說下也慢慢地舒展著,就像在我平靜的心湖里,投入了一粒石子,美麗的情愫一層層地蕩漾,直到一種莫名的幸福,充盈了整個心靈。
  沉默了一會兒,我問,接下來怎樣,第二天呢?
  第二天,哈哈,第二天她像個貪玩的孩子,和蜜蜂和蝴蝶沒完沒了地鬧著,笑著,都忘記了自己想要看遠方風景的愿望。
  那,你,是不是特別難過?我問道。
  是啊。那時,我是特別難過。當時,就發誓不再理她。
  記得在我初中的時候,自己特別喜歡的女孩和其他的男生一起玩的時候,我心里也很難受。
  呵呵,是嗎?這棵樹在空曠的原野里爽朗地笑著,其實它還好年輕,而且很健康,可是不久它就要被人們砍掉。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都沒有理睬這朵花兒,不管她怎樣哀求我。
  再后來,蜜蜂和蝴蝶都走了的時候,我聽到了那朵花兒的一聲嘆息,雖然很輕,很細,但還是被我聽到了,我的心里陡然一緊,有一種收縮的刺痛。
  雖然,我為那朵花的嘆息而心痛,但是我還是沒有理睬她。
  過了很久,我聽到這朵花兒幽幽地說,高個,其實,我想變成一只蝴蝶,可以翩躚地飛起來,落在你的肩膀上,這樣,這樣就可以看到遠處的風景了……
  我默然,我以為她都已經忘記了自己先前的夢想了,沒想到,她還記得。但是,我還是忍住了,沒有說話,我想教訓一下這個野丫頭。
  后來,風很大,我不由自主地跟著風搖擺,這時,我聽見了那朵花兒又在說話,她說,我果然就要變成蝴蝶了,高個,讓我停在你的肩膀上,好嗎?……
  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她的那些花瓣就開始像蝴蝶一樣翩躚起來,脫離了她的枝干,從我的腳邊向著空中飛舞而去,我傻傻地看著她七零八落地飛著,忘記了自己也該在這風里舞蹈搖擺。如果那時你看見了我,肯定會覺得奇怪,那么大的風,我竟然站在風里一動不動。是的,我完全靜止了,在大風中,一動不動。
  沉默了好久,暖暖的陽光照在我的身上,心中有許多情感體驗奔涌沖突,但是我沒有流淚。但這,不代表著我沒有感動。
  就在我要站起來走的時候,樹說,那個夏天,我落了一地的葉子,經過的人們都說,好奇怪啊,這棵樹在夏天落葉。落了一地的葉子之后,我就明白了,愛她,就該學會寬容。

4

  一連幾天都是暖暖的秋陽,我每天都可以坐在這棵樹的腳邊,把頭靠在它結實的樹干上,像是兩個彼此信賴的朋友,講話不講話都可以。
  樹說,我每年更多的時候都是在等待,她的花期只有七天。
  這樣等了多少年?我很好奇地問道。
  七年。哈哈,七年她始終沒怎么長高,不過,這七年來,她再也沒有嘆息過,她說,太短暫了,來不及嘆息。
  它不是一直夢想著遠方的風景嗎?我問道。
  對啊。七年來,我也不光是在等待,為了告訴她,遠處有什么,我看到了好多自己從前都沒有在意過的風景。我們總以為明天還可以見到,所以,我們從來都不懂得珍惜,如果有一天,我們再也看不到了,才明白,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是多么美好。
  高個,我也開始叫這棵樹為高個,高個,你是說,你就要被砍掉?
  倒不全是因為這個。這個道理是那朵花告訴我的,因為她的花期太短,所以,好多時候她都舍不得合上眼睛休息,而我不一樣,我每天都站在那里,總以為,那些再熟悉不過的風景,每天都可以見到。其實不是這樣的,什么都會有結束的時候。當我也把自己想象成那朵花期短暫的花兒的時候,就一下子明白了好多,每天和棲息在我的枝頭上的鳥打招呼,和每一朵飄過的云微笑,和每一個經過我的行人問好,他們,其實都是我生命中不可重復的風景。
  我若有所悟,閉上眼睛,仿佛在我的心中又看到了我自己,我曾經以為我早就丟失了,但是,現在,我又看到我自己了,像一個孩子一樣單純,眼睛無邪而又明亮。
  你看到了嗎?我所有的枝條都在努力地伸過這條馬路,讓我的臂膀,成為她的庇護。呵呵,不過人們的解釋是,植物的向光性,因為太陽在那邊,所以,它的枝葉都是向著太陽生長。其實不是,因為那朵花兒在那邊。
  我睜開眼睛,果然,它所有的枝葉都在努力地穿越這個橫梗在前方的馬路,而這,我盡然從來沒有留意過。我問,你想擁抱它嗎,高個?
  哈哈,不是。因為有一年的春天,她第一次遇到雷電和風雨,她嚇得花容失色,張皇四顧,因為風雨聲,我所有的安慰,她都沒有聽到,那時,我多想,伸過自己的臂膀,給她遮風擋雨,所以,每天,我都把我的臂膀向著花的方向,伸著,伸著,一點,一點,我想,如果給我時間的話,我可以做到……
  高個,那場風雨傷害到那朵花吧?我關切地問道。
  哈哈,沒有。風停雨住之后,太陽從云層里出來,一道彩虹,掛在藍絲絨一樣的天幕之上,草長鶯飛,蟲鳴花笑。我看見她揚著頭,含著淚,望著我笑著,舞蹈著。被風雨洗滌過的面容更加嬌艷。你知道,在風雨之中彼此惦念,相互擔心的情懷嗎?如果你懂得,那你就懂得風雨之后終見彩虹的欣慰與幸福了。如果,這你也懂了,那么你就會懂得,為什么,我明明知道,其實即便我的臂膀終于可以伸展在她的頭頂上,也不一定能夠成為她的庇護的時候,為什么,我還在向著她,不息地伸展著我的臂膀……
  我淚流滿面地說,我懂得,我也那么做過……
  這幾天,我把高個告訴我的這些事情都記在本子上,一筆一畫,很認真地寫在本子上,就像我第一次握筆書寫那樣。我站起身來,我要把今天高個告訴我的這些,也寫在本子上。我走了幾步,樹說,朋友,等等。
  我又回轉了身,凝望著我的朋友,這棵普通的樹。
  你不是一直問我,看到的最漂亮的風景是什么嗎?
  對啊,我一直這么問你,可是你一直都告訴我,你看到的所有的風景都是最美的,因為這么多年,他們從來沒有重復過……
  哦,這倒是實話。朋友,你抬頭看看,這是什么?
  我抬起頭,仰望著我的朋友,仰望著這棵樹,可是什么都沒有啊?
  哈哈,你看到蜘蛛網了嗎?
  蜘蛛網?啊,我看到了。是有一張已經有些殘破的蜘蛛網。
  我再細看的時候,竟然發現,在那張蜘蛛網上有一些枯萎暗紅的花瓣,這時,我忽然聽到了我的心轟然一聲巨響,我感覺到了我靈魂的顫抖。這該就是那朵花兒的花瓣吧?
  是啊,我親愛的朋友,其實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啊,她一直都在我的懷中,所以,我親愛的朋友,請別為我難過……
  我再一次淚流滿面,我想,這肯定是我這一生中見到的最美麗的風景。我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笑著說,高個,我的朋友,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高個得意地笑了笑說,我告訴過你,那朵花讓我改變了好多,我寬容地接納每一個人,對每一個人都同樣友善,當我對著一只別人都覺得可怕的蜘蛛微笑的時候,蜘蛛就把那么縝密的網留在了我的枝葉之間,而那天,剛好,那朵花問我,遠處有著怎樣的風景。
  我告訴它,在遠處,有一片金色的油菜花,開在水中央,把整個湖面都變得金燦燦的了……
  那朵花兒罵我說,混蛋的高個,又在哄騙我了——沒辦法,她一直還是這么沒有禮貌,但是,我已經不生她的氣了,呵呵。
  你知道,冬天河床干了,農人們就把油菜種在了肥饒的河床沙丘上,可是還沒有來得及收割,油菜正開著金燦燦的花兒的時候,河水漫過了河床,高高的油菜花就那樣燦爛地盛開在水面上,金燦燦的一大片,整個湖水都變得無比的燦爛……
  啊,多么美麗啊,我看到了,在我的心里,也有這么一片金色的油菜花粲然盛放,我說,高個,真的好美啊!
  是啊,那朵花聽完之后也這么說著,她閉上了眼睛,喃喃地說著,多么美麗啊,我還沒有看過其他的花兒呢?高個,如果下一秒有風來,  我就要像蝴蝶一樣飛起來,落在你的肩膀上……
  后來,果然就有風來,正如你看到的一樣,她現在還躺在我的懷里,她終于看到了遠方的風景……
  所以,我說,我親愛的朋友,別為我難過,認識花兒之后的每天,我都很珍惜,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這樣過,我沒有要后悔的。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那棵樹慢慢地展開了自己寬闊無邊的大手,手心里握著一把花瓣,樹深情地凝望著這些花瓣,過了一會兒,那些花瓣像蝴蝶一樣,翩翩地飛舞了起來,它們的身上,散發著螢火蟲一樣柔美的光芒,它們圍繞著樹飛啊,舞啊,然后,再戀戀不舍地離了這樹……

5

  不知不覺中,我都記下了厚厚的一個本子了,再一次看完了所有樹的敘說之后,我決定離開這個療養院,我知道,我沒有病,或者說,我病好了。我想重新開始一種嶄新的生活。
  第二年的春天,我特別地想念我的朋友,一棵名高個的樹。在它就要被砍掉的時候,它的愿望是能夠有一面墻,遮蔽那朵它最愛的花兒的眼睛,讓花兒看不到樹樁,而以為,那個名叫高個的樹,還活著。
  高個還活著嗎?我想去看看它。
  遠遠的,我就看見了一面有著五顏六色的廣告模板的墻,看見了墻,我的心里有了一種莫名的安慰,心想,就算高個真的不在了,起碼它的愿望實現了,因為這面墻,那花兒就會以為,它還活著。
  那棵名叫高個的樹果然就不在了,只剩下一小截樹樁,讓我去看看那朵花兒吧,看看,在這個春天,它是否醒了。
  等我繞過墻我驚呆了,張著嘴,不知道該站起來叫嚷還是該蹲下來哭泣,因為在我的面前,有兩個高高的壓路機正在來回的碾壓著路面,水泥攪拌機正呼啦啦地攪拌著,路面拓寬了,正在修一條水泥路,而先前路的那一端的那些灌木荊棘藤蔓植物,已經無影無蹤,仿佛它們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 上一篇文章: 做回壞小孩

  • 下一篇文章: 荒漠孤旅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