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致讀者:《薛濤兒童小說名家導讀本》自序
作者:薛 濤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你是誰?你讀幾年級?五年級還是六年級,還是在讀中學?或許,你是一個喜歡跟孩子搶書讀的家長。如果真是這樣,請向我祝賀。我就是要找到你們--你們就是那種很大或者很小的一些人,生于不同年代卻在一個時間讀同一種文字。
  我提供這種文字。
  我的文字給那些心懷童趣、敬畏童心的人閱讀,生于不一樣的年代卻是一樣的"屬相"和"星座"。那么,我的讀者其實一般大。它們就像彼得·潘,內心里蹲著一個孩子,它一直沒有長大。這樣的人常常會綻放出人性的光輝,他友善、純良、敬畏、悲憫。他會長成一座山,他們會連成一道嶺,儼然如一個不可摧垮的信念。
  我在深秋的東北給你寫信。窗外便臥著一道山嶺,斑斕的秋葉覆蓋了它。它安靜地臥著,一臥就是一天,一年,一百年。可是你讀這封信的時候,一定是冬天了,這封信從深秋進入冬天,足足走了兩個月。秋葉換成白雪,那道山嶺依舊靜靜臥在那里。它寂寞嗎?一定不寂寞。它看慣了山里山外的喧囂和變遷,即便四季更替、草木枯榮,最長久的還是它這道山嶺。
  我就是要提供這樣的文字。
  熱鬧也罷,寂寞也好,我只希望它們能活得長久。甚至永遠活著,如山峰、如星辰。如果不致力于這樣的文字,作家何談偉大,文學何須存在?
  這本書里的字字句句究竟算怎樣的文字?它們熱鬧嗎?不熱鬧。它們會長久嗎?也未必。我卻敢說,它們還能再活一些年月。
  它們有的活在教科書里,從一些新鮮的資料便可知道,十數年過去它仍舊在感動現在的讀者。它們有的活在不同年代的選本里,選家在變,它卻不變,這算不算一種長久?它們有的變換衣裝,打扮成另外一番樣子活在國外的書刊,它們在國外的遭遇我不得而知。兩個美國孩子寫來的長信能否證明它們還活著,并且感動過幾個外鄉人?它們被鄉村的孩子朗誦,被勤勉的教師制成各種課件;它們也存活于一些隱秘的日記里,公開的日志里。
  今天,它們以導讀的方式擺在你的面前。今天的方式,責編付出很多辛苦。最辛苦還是寫導讀的學者們、教授們、作家們。他們的手上都執著一把嚴格的文學尺子,用它來測量什么是好作品,什么樣的作品值得一再解讀。我想,這些精妙的導讀延長了它們的生命,讓它們可以多活一些日子。不但如此,這些精妙的導讀還道出了它們"活下去"的理由,語言、立意、思想方面,也有細節描寫、人物塑造方面……他們確實給足了理由。
  其實,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理由,那就是你的喜愛。最終,它要活在你的心里。你喜愛過它,對它念念不忘,它便永遠活著。
  它們是我近些年和前些年的作品精選。有時候,我在山間的客車里醞釀它;在機場的大廳里,它成形了;更多時候,我在書房里打磨它的頭和尾巴;我一氣呵成,我也推翻再造;每完成一篇,都會增加一根白發。當黑發中間雜了銀白,它們也越攢越厚。我用它們留住了青春的時光。孤影枯燈,漫漫長夜,它們伴我走過靈感肆意的分秒。最主要的是,它們給我很多自信。當我寫出它們,真像一個偉大的創造,從無到有,生生不息。

  這些文字有些別樣的味道。是的,這是我給你的特殊氣息。
  這里的氣息,我更愿意把它抽象為一種特別的氣質和人格。它似一縷連綿不絕的光輝,照亮了多少文學佳作呢?難道,我們不能從過去的、現在的那些經典中看到它嗎?一部作品,但凡彌漫了某種特別的氣質,便會顯得來歷不凡,似乎來自一個水草豐美的遠方,樸素、神秘、清澈、悠遠。
  我居住的東北,田野廣闊、山林密布,它時時處處隱藏在那里。它在我的生活里,它甚至就在我的一左一右。
  你來才知道,在這里人和樹的交流是家常便飯,不算什么稀奇古怪。一個老人拄著拐杖跟老槐樹匯報過日子的雞零狗碎,就因為這槐樹比他還老,是看著他長大、變老的。忙著匯報,也要調侃樹下走過的一條瘸狗。瘸狗的瘸固然可憐,可是老人的調侃絕非惡意,那是善意的關切。在東北,有一種善意看似冰冷、暴戾,其實是噓寒問暖。不懂這個表達方式會感到詫異,甚至誤解了對方的好意。瘸狗大概來自外省,不懂老人的意思,狼狽逃走,老人站在樹下嘎嘎笑。這樣的交流在我的作品中隨處可見,遇見這樣的描寫不要認為我故意使用了童話的寫法。這種寫法是實實在在的,沒有虛擬的成分。我不過是在重現這塊土地上 "萬物有靈"的生命觀。
  它會成為絕唱嗎?要我說,它仍舊在傳唱。它在林間傳唱,它在每個東北人的內心回蕩,甚至就在我的血液里流淌。它早就作為為一種氣質和人格,存放在我們的眼神和笑聲里。
  我慶幸自己是他們中的一員,我的審美觀、生命觀就在這氣息里形成、定型。我又不知不覺中把它帶進字和字之間,行與行之間,把它填充在句號的空隙里。
  在今天,文學的風向已不比從前。它太實在,離當下的生活太近。它又太折騰,華美喧鬧。它總是擔心,倘不用聲色吸引讀者,讀者便停不下來,也坐不下來。于是,它變得庸庸碌碌,把身上那股神氣跑丟了。這樣一來就有一千個理由來怠慢、輕蔑這種氣質。它會理直氣壯地說這個氣質不合時宜,那些法術和腔調早就過氣,誰還愿意停下來觀看它的表演。
  我卻舍不下它。
  我堅信,它能讓我的文字生出特別的氣質,就像西方世界的小魔法師,神秘莫測,連一個鬼臉都耐人尋味。
  就寫到這里,別樣的閱讀開始吧……


  2014年10月26日深秋于沈陽東大營
  (此文為《薛濤兒童小說名家導讀本》自序,青島出版社2015年1月第1版)

  • 上一篇文章: 你凝視過我的眼睛嗎

  • 下一篇文章: 【好書推薦】很適合中國孩子的心智培育美繪本——《再見,大頭蟋蟀》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