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秋風吹面
作者:謝倩霓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我沒想到我會被一碗方便面傷害,而且傷得這么深。
  本來這是一個開開心心的日子,陽光明媚,秋風送爽,我們初二年級集體到海邊秋游。
  說是海邊,其實只是一大片爛泥灘,和爛泥灘盡頭的一大片灰色的水域。不過,比起那些抽瘋一樣的老師以及他們抽瘋一樣朝我們扔過來的一疊疊試卷來說,我們當然寧愿選擇這一大片爛泥灘了!
  何況,這一大片爛泥灘里面還有螃蟹在爬呢!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螃蟹!雖然很小很小,但你不能否定它確實是螃蟹!當黨輝拽著那小東西的一條細腿,高聲叫喚"螃蟹啊螃蟹啊這里有螃蟹啊"的時候,我們全體沸騰了!
  "給我!"吳紫瑛激動地尖叫。
  "給我!"林葉紅激動地尖叫。
  "給我!"我也激動地尖叫。
  我的尖叫聲引來了一片奇異的眼光,我也被自己嚇了一大跳。我這是怎么啦?怎么會昏頭昏腦地跟在吳紫瑛她們后面出風頭?
  可黨輝一點也沒覺出不正常,他一轉身,將螃蟹放在了我手里:"給你吧。"
  黨輝轉到我們班級才兩天,除了認識我這個同桌,其他人他一概搞不清楚狀況。
  "神經啊!憑什么給她不給我們?"吳紫瑛雙手叉在腰里,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咄咄逼人地瞪著黨輝。
  黨輝顯然嚇了一跳,什么女生啊,這么囂張!他不客氣地說:"我高興!你管得著嗎?"
  好在我現在已經清醒過來了,我朝黨輝抱歉地笑一笑,在吳紫瑛正要進一步發作之際,趕緊拎起那比指甲蓋大不了多少的小東西,一直送到她眼皮子底下:"諾,給你吧。"
  吳紫瑛伸出一只纖纖素手,滿意地接過去,鼻孔朝天地朝黨輝哼了一聲。
  黨輝不滿地瞪了我一眼。
  唉,黨輝,對不起啊!你知不知道吳紫瑛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挖到的螃蟹當然是應當送給她,而不是送給我的。
  我臉上掛著怯怯的笑容,在心里對黨輝這樣說。
  我不知道我臉上的什么表情觸動了他,黨輝看看我,竟然揮了揮手,用一種大哥哥寵愛小妹妹的口吻說:"算了,你高興送人就送人吧。一會我再挖到再給你好了。"
  黨輝他這是在對我說話嗎?一個從來都只穿著媽媽十年以前的舊衣服,從來都低眉順眼,從來都只會在心里滔滔不絕、卻從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發出半點聲音的丑小鴨?
  我蹲下身去,低頭用手指在爛泥地里亂挖起來。沒有人看到我突然間洶涌至眼角的淚水。
  在這以后的一段時間,一直到方便面事件發生以前,我都自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生。這種幸福感就來源于黨輝的那一句話。
  這一點也不夸張。有的人天生是公主,所有的好話堆到她面前她也毫不在意,比如吳紫瑛。有的人天生是棄兒,有時只要一句話,就能夠讓她淚流滿面。比如我。

  2、

  不,我并不是孤兒。我有爸有媽。
  爸雖然是后爸,媽可是我貨真價實的親媽,這一點有我的外婆作證。如果仔細地看,藏在我眉眼間的那一點點清秀也是得自我媽的遺傳。小時候,我跟外婆一起生活,外婆干完了一天的活,錘著自己酸痛的腰背的時候,經常會自言自語地說這樣的話:"你媽念中學的時候可漂亮著呢,精靈著呢。不像你,半天悶著沒有一句話。"可有時她又會長長地嘆一口氣,說這樣的話:"女孩子太精靈也不好啊,還是你這樣老實點好。你給我記著,別到外頭去跟那些流里流氣的男生瘋!"外婆說這樣的話的時候眼光突然變得兇兇的,每次都要嚇我一大跳。
  在我還沒有任何記憶的時候,我的親爸就死了,大人告訴我是發生了車禍。我念六年級時,媽媽重新結婚了,然后將我接到了她身邊。
  后爸人并不壞,奇怪的是我的親媽。我到她身邊已經三年了,在這長長的三年時間里,我一直在想這樣一個問題:我的親媽她為什么要將我接到她身邊來虐待我?
  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進入初中,我的身高一下子躥到跟媽媽一樣高以后,我就再也沒有穿過一件新衣服,我穿的全部是我媽媽在箱底翻出來的她十年以前的舊衣服!媽媽說:"這些衣服都好好的,一點也沒有壞,怎么不能穿了?你少給我在外頭沾花惹草的!"
  我氣得哭起來。媽媽這是什么鬼話!她不知道我進入中學以后,幾乎連說話的朋友都沒有幾個嗎?
  今天秋游,我穿的就是她以前的一件舊夾克,兩片小小的可笑的尖領翻開在脖子那里,下面的一圈松緊早就沒有了彈性,松松垮垮地在我的臀部晃蕩。這一點還不是令我最難堪的,令我最難堪的是,我的身上沒有一分零花錢!
  不光是今天,在往常,我的身上也從來沒有一分零花錢。每次要買本子、圓珠筆、尺子等等小文具,我都得跟媽媽艱難地討要那一點點小零錢。媽媽像盤問一個狡猾的慣偷一樣仔細地盤問我錢的用途,晚上回到家里,她也決不會忽略檢查一下我用她的錢買回來的物品。
  我知道家里不算富裕,但也決不是赤貧階層。不然,我怎么可能進到這樣一所每個學期要交5000元學費的民辦學校就讀?所以我想破了腦袋,也無法理解我的親媽為什么對我要比一個后媽更吝嗇、更過分,何況家里就我一個孩子。
  在往常,我的身上沒有零花錢也沒什么大關系,我不用錢就是了。今天我本來也是這樣想的,反正吃的也帶了,喝的也帶了--說句公平話,我媽給我準備的野餐食品還是很豐富的,在吃喝上她倒是從不虧待我--我就想沒有零花錢同樣沒關系,我不用錢就是了。可是,誰也沒想到會出現意外。
  事情是這樣的,下車的時候因為嫌拎著不方便,我將我的裝著午餐食品的馬甲袋留在了車上,只是帶上了喝的水。可是,到中午老師通知吃飯的時候,我和幾個同樣將食品留在車上的同學站在車門外傻眼了--車門被鎖上了,那個旅游公司的司機不見了蹤影!
  "別著急,可能到附近什么地方轉悠去了,大家稍微等等吧。"老師安慰我們。
  "搞什么啊!餓死人了!"吳紫瑛和林葉紅氣得跺腳。她們的食品包也留在了車子上。
  我也強烈地感覺到了來自腹部的饑餓。本來知道走過來幾步就可以吃到東西,肚子還不覺得餓,可現在肚子發現上當了,就加倍強烈地發出了饑餓的信號。
  "那邊有個小賣部哎,我們先去買點東西填填肚子吧!"
  吳紫瑛的提議得到了圍在車門前的幾個同學的一致響應,大家一窩蜂地朝不遠處的小賣部涌去。
  我也不自覺地跟在他們后面。快到小賣部門口的時候,我命令自己停住了腳步。我口袋里一分錢也沒有,問同學借的話,向媽媽討錢來還是一件比饑餓更讓人煩心的事情。
  我轉身朝小賣部邊上的一棵香樟樹走去,這里很安靜,一個人也沒有。樹下有一塊平坦的大石頭。如果我的午餐現在在手里的話,我就可以把這里當作飯桌,好好地享用了。一想到被鎖在車上的那一大包吃食,我的肚子里好像有一只動物的爪子在抓,餓得更厲害了。
  吳紫瑛和林葉紅朝這邊走過來了,吳紫瑛的手里小心翼翼地端著一碗方便面。肯定是小賣部幫她們倒好開水泡上了。
  "咦,錢小從你怎么一個人呆在這里?沒到小賣部買東西吃嗎?"吳紫瑛一邊將方便面放在大石頭上,一邊扭過頭來問靠在樹后的我。
  我搖搖頭:"我再等等吧,我還不太餓。我帶了好多吃的呢。司機肯定馬上就要過來了。"
  一股方便面特有的香味直沖我的腦門,我盡量小心地咽了一口唾沫。
  吳紫瑛不再理我,她看了看手里抓著的錢,突然叫起來了:"唉呀不好,小賣部的人好像少找我錢了!"
  "是嗎?"林葉紅抓過她手里揉成一把的錢,一張一張攤開來數,"啊!真的少了啊!趕快回去問他們討!"
  兩人撒腿就往回跑,吳紫瑛跑了幾步,回過頭對我喊:"錢小從,幫我們看著方便面啊!"
  "好的。"我嘴里答應著,走過去坐在了石頭上。
  好像經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吳紫瑛她們一直沒有回來。天哪,再等下去,方便面都要被泡爛了!我最不喜歡吃泡爛了的方便面!
  我的手自作主張地將插在碗沿上的塑料叉子拿下來,掀開了紙蓋子。方便面鋪天蓋地的香味無可阻擋地彌漫在周圍的每一寸空氣里。
  "哈,你怎么一個人躲在這里吃方便面啊?"側面一個聲音突然響起來,我嚇得一哆嗦,塑料叉子掉在了石頭上。
  "唉呀對不起,我幫你擦一下吧。我正好還剩一袋消毒棉球。"說話的人轉到了我前面,是黨輝!
  他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紙袋,撕開口子,拿出一個濕漉漉的棉球,將叉子用勁擦了兩擦,遞給我:"快吃吧。方便面泡爛了不好吃。"
  "是。我也不喜歡吃方便面泡爛了的。"我接過叉子,深深地插進碗里,攪起一大把方便面,毫不猶豫地塞進了嘴里。
  幾個小時以后,我一個人在黑夜籠罩的街頭游蕩,我使勁地回憶自己的手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我那豬腦子到底在想什么。可是,無論我怎樣回憶,我也回憶不起來。我那豬腦子那時整個就是缺席的,它不在現場!
  可是沒有人會這樣想。他們好像不知道腦子和手有的時候是會分離的。當氣喘吁吁的吳紫瑛和林葉紅站在我的眼前,看著我叉起又一把方便面正送進嘴里的時候,她們一起尖叫起來:"錢小從你居然偷吃我們的方便面!"
  "什么啊?"黨輝莫名其妙地看看她們,再看看我,"二位小姐搞錯了吧?明明是她的方便面啊!"
  "哈!"吳紫瑛氣得笑起來。
  "錢小從你想吃就說一聲,不就一碗方便面嗎?干嗎要這么偷偷摸摸的?"林葉紅難以置信地瞪著我。
  我那豬腦子終于回來了。我的第一感覺是有一罐煤氣在我臉上爆炸了,第二感覺是必須趕快逃離現場。我扔下叉子,含含糊糊地說一聲"對不起",站起來飛快地跑走了。
  我身上那件舊夾克的那一圈已經松掉的松緊帶可笑地拍打著我的屁股。
  這天剩下來的時間,我不知道是怎么過掉的。不過我知道黨輝又挖到了一只小螃蟹,他送給了林葉紅。我聽到了他們高聲說笑的聲音。

  3、

  我不想回家。我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憎恨過我的親媽。
  我將那件該死的舊夾克脫下來,塞進了馬甲袋里。就讓秋天的晚風狠狠地吹在我的臉上吧!反正我已經什么臉面也沒有了!
  我在風中晃蕩,穿過一條又一條亮著燈光的小街。
  馬甲袋里鼓鼓攘攘的全是吃的東西。可我已經沒有了饑餓感,我的嘴里和胃里一直充斥著那種令人惡心的方便面的怪味道。我拼命喝水,拼命喝水,可是,我喝再多的水也沖洗不掉。
  "咦,小從你怎么這么晚還不回家?過來看外婆?"對面一個人影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抬起雙眼,迷迷糊糊認出是住外婆家對門的鄰居。我朝她笑笑,點點頭,又搖搖頭,然后繞過她,走了。
  我抬起頭來看看周圍的景色,這才發現自己來到了外婆家居住的那條街道。也是自己小時候一直居住的街道。
  不,我也不要到外婆家去。外婆對我很好,但她從來不會幫我說話。她對她的女兒,也就是我那親媽,從來不會說半個不字。有時候我跟她嘀咕我媽虐待我,她就罵我胡說八道,說你媽在心里愛著你呢,她這樣做是為你好,怕你出事情。
  真是奇怪,媽這樣做是為我好,是愛著我!我想不明白,我想得頭都暈掉了!
  頭暈。風好像越來越大了,周圍的東西都被它吹得轉起了圈圈……
  突然,我的胳膊被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
  "小從,小從,你真在這里!你要急死我們了!"
  我模模糊糊地辨認出這是外婆。我倒在了她的懷里。

  4、

  我的體質很好,從不輕易生病。但一生起病來,就是波濤洶涌的那種。
  這一次,我高燒了三天三夜,在睡夢里,我拼命哭泣,罵人。有一個聲音試圖安慰我,可是,只要一聽到那個聲音,我的胃就一陣痙攣,那種可怕的方便面的味道就布滿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我拼命地朝那個聲音蹬腳,扔東西,大喊大叫,我不要那個聲音靠近我!
  終于一切都安靜下來了。
  一只手輕輕地按住在我的額頭。我知道那是外婆。
  我睜開了眼睛。
  "終于醒過來了!"外婆坐在我身邊微笑,滿臉倦容。"我去打電話告訴你媽媽。她剛離開一會。"
  "不要!"我的聲音大得把我自己和外婆都嚇了一大跳。
  外婆看著我,眼睛里半是責備,半是憂慮。
  我垂下了眼皮。
  "你發燒的時候一直在罵你媽你知不知道?你還朝她扔東西,打她!"
  是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個聲音讓我無法忍受,只要一聽到那個聲音,我就有一種要瘋掉的感覺。
  "外婆我餓了!"我抬起眼睛說。
  我的話成功地轉移了外婆的注意力,她欣喜地站起身來:"有吃的有吃的!早就做好了的!"邊說邊忙不迭地朝廚房間走去。
  我坐在床上,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外婆端過來的一大碗皮蛋瘦肉粥。
  吃完了,外婆將碗接過,卻并不放進廚房,而是隨手放在床頭柜上,自己坐在床沿看著我。
  又來了!
  我往下躺了躺,閉上了眼睛。
  "以前,有一個跟你一樣大的女孩子,非常活潑可愛,聰明機靈,每個人都喜歡她。"
  我以為外婆要接著教訓我,沒想到她竟然講起了故事!
  "她的媽媽沒有什么文化,不知道該怎么管她,一切就都由著她的性子。她要穿紅的就穿紅的,要著綠的就著綠的,要零花錢也盡量滿足她。即使做錯了什么事,她也有本事弄得媽媽沒辦法責怪她。"
  我的眼皮跳了兩跳。外婆是在講她自己和我媽媽的故事?我媽媽以前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子?
  "終于到要高考的那個學期,她賴在家里不肯去上學了。還三天兩頭躲在被子里哭。等她媽媽發現真相的時候,她已經懷孕6個多月了!"
  我一下子坐起來,恐懼地睜大了眼睛。
  外婆伸手過來握住我的手,朝我點點頭:"是的,這就是你媽媽。她就這樣稀里糊涂結束了自己的姑娘時代,成了一個脾氣很壞的古怪的小媽媽。"
  太陽不知什么時候落山了,窗外已經是昏暗一片。外婆佝僂著身子坐在床沿,整個人突然縮小了一圈。
  "別恨她吧,她后來吃了很多很多苦,她被自己的過去嚇壞了。她不知道該怎么對待你。"外婆的聲音已經變成了耳邊輕微的嘆息,帶著窗外秋風撲面的寒意。

  5、

  我穿著水磨藍的牛仔褲,淡藍的帶帽子和拉鏈的休閑上裝,一個人站在鏡子跟前。
  啊,這樣的一套衣服,我向往了有多久!在媽媽剛剛將我接到她身邊的時候,她問我想要什么禮物,我就告訴了她我想要這樣的牛仔褲和這樣的休閑上裝。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特別喜歡那樣的一身穿著,感覺穿在身上一定會又清爽又干凈。可是,本來笑盈盈的媽媽卻突然變了臉,說你給我閉嘴!這么小的年紀就知道打扮!以后你給我老實點,我不會給你買新衣服的!
  媽媽說到做到,將近三年時間里,她就這樣將我裹在各種與眾不同、令人發笑的外衣下面,一直將我裹得沒有了一點聲音。
  "哎呀,換上了?真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我們小從換上這樣的衣服都要變成大美女了!"外婆從外面走進來,眉開眼笑地說。
  外婆一下子將我心里正在想著的話嚷嚷出來了!我臉紅心跳,轉過身來追打外婆。
  外婆抓住我的手,問我:"知道這是誰買的嗎?"
  我沒哼聲。
  "你媽昨晚十點多鐘的時候趕著送過來的,她剛加完夜班呢。那時你已經睡著了。"
  我還是沒哼聲。
  "你媽說了,要是你想在我這里住上一陣子也成,但明天一定要去上學。"
  我的肩膀一下子垮下來。上學,上學,我怎么還能去上學啊?
  我將衣服三把兩把脫下來,扔還給外婆。
  外婆的臉拉下來了:"這衣服你穿不穿我不管,這學你一定得去上!不就一碗方便面嗎?就能將你嚇成這樣?"
  我一下子全身冰涼。我驚恐地看著外婆。外婆她怎么會知道一碗方便面的事情?!
  外婆張著她布滿皺紋的嘴笑起來了:"你生病的時候一直在發瘋,一直在對什么人說對不起,我沒有偷吃方便面!誰賴你偷吃方便面了?你就這么老實,不會把事情跟人家說清楚?"
  唉,外婆,外婆,如果這事情說得清楚,我還用得著您老人家來教導?
  "沒有什么事情是說不清楚的,就怕你自己不肯站出來說,不敢站出來說。"外婆好像聽到了我心里的話,她不再笑了,一雙小小的眼睛像一只知曉一切的老貓那樣盯著我,盯得我將頭深深地埋了下去。
  "千萬千萬別學你媽當年的樣子。躲起來肯定不是一個好主意。" 外婆將那件帶帽子和拉鏈的上裝輕輕披到我肩膀上,湊在我耳朵邊,像真正的老貓那樣呼嚕呼嚕喘著氣,"沒有什么可怕的,什么事情都會過去的。"
  一直到外婆的腳步聲在門口消失了很久,我才回過神來。
  我重新將那套衣服穿在了身上。鏡中的女孩披散著頭發,眉眼淡淡的,鼻子有點往上翹,嘴巴很小,緊緊地抿著在那里。
  我慢慢咧開嘴,給了自己一個試探性的微笑。
  感覺好像還行。
  明天去上學,我會把頭發梳起來,梳得高高的,讓它在腦后晃悠,就像班上其他女生一樣。

  • 上一篇文章: 一個心中的秘密

  • 下一篇文章: 你凝視過我的眼睛嗎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