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兩相望
作者:楊 逍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正如大家之前見到的和能想象的一樣,這場戰斗仍然存在著不可理喻和幽默的雙重游戲特性。觀眾以老幼婦女居多。這對高莊的人來說都已經司空見慣了,不值得大驚小怪。
  只見兩個衣衫襤褸的漢子,渾身沾滿泥漿,一些柴草和破敗的爛菜葉貼在他們的頭上,混雜著血跡,其中一個矮胖子丟了鞋子,腳被泥漿包裹起來,像是鍍上金粉的羅漢的手臂,他光著的腳板正好踩在一塊棱角不太分明的碎石上,狠著勁,死死地抓住瘦高個的領口。他口齒含糊,眼睛混沌無光。那個瘦高個的情況似乎要好一些,他左腿的褲子破了,神色比矮胖子好多了,他的聲音高亢而尖細,吐字較為清晰,他不斷地環視人群,沖其中某個人嘿嘿一笑,牙齒竟然潔白。瘦高個的力量并不比矮胖子好,但他能笨拙地躲開對方的幾次強勢進攻,他得意地叫著:狗日的,敢和我斗。他每說完一次,都要咧嘴一笑,很是善良。矮胖子說話不大連貫,且發音不準,鼻音很重,還帶有結巴和淺舌子的缺陷,把方言說得像西班牙語,和瘦高個對罵著。他們互相抓著頭發和領口,過一陣子換個姿勢,偶爾在腳底下來幾次磕碰,也不兇猛。他們的對罵引得眾人笑作一團。他們的對峙往往要持續上好幾個小時,直至彼此累了才肯罷手回家,由此,觀眾也不穩定,來來回回換了好幾撥。
  這樣決斗的兩個人是郭義和常河,在方圓幾里享有盛名。大家習慣于稱他們是兩個瘋子。
  矮胖子郭義要比瘦高個常河的智力更差一些,喜歡住在幽深潮濕的山洞里。郭義長至五六歲的時候,吃喝拉撒毫無節制,反應遲鈍,大家都看出了毛病,直到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學了,郭義還不知道饑寒飽暖。
  他的母親是一個過了六十歲的老太太,年輕的時候落下了風濕病,這個可憐的女人一直為郭義奔波著。高莊的人總能聽見她漫山遍野,挨家挨戶呼喚郭義的聲音。但她的呼喚總是徒勞的,沒有人聽見過一次郭義的回應,她一個人奔走在大街小巷,田埂地畔,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孤魂野鬼。有人背地里說她是催命的鬼。郭義十歲那年,她對他做了一件最有意義的事——哀求村小的校長收下郭義在學校里混上幾年。她說,說不定,過幾年,他就能好起來。
  他不上學時,就在方圓幾個村子里游蕩,用石頭打漂亮媳婦的小腿,把玩耍的小孩嚇哭,或是翻墻進了誰家的院子和一條狗打斗,甚至是抓著牛尾巴和牛較勁,光著身子在巷子里奔走,如此等等,屢見不鮮。但是不管他干什么愚蠢的事,他都在右胳膊上挎個糞籃子,身后拖著一把銹跡斑斑的沒有刃口的破鐵锨。他的鐵锨和籃子給人印象很深。
  常河原本是個厲害的角色,長相獨特,只要見上一面,就難以忘記,尤其是鼻子,并不像常人那樣規整,而是尖細悠長的那種,玩伴都說他是烏克蘭人。
  他在和他一般大的孩子中出盡了風頭,自小就被嬌慣。他的母親在他四歲的時候就得病死了。他有五個姐姐,一個個長得膀大腰圓,她們輪番照看他。他像游手好閑的富家公子,盡管家里并不富裕,姐姐們都衣衫襤褸,但他仍然趾高氣揚。
  常河是村子里擁有玩具最多的人。但他的能耐并不是玩具所能代表的,盡管他學習并不好,還經常以拉肚子,感冒等小毛病逃學,但這都不影響他天才般的詩人氣息恣意蔓延。誰都沒有料到他竟然會寫詩,還有模有樣。大家均以為是奇才,一霎時,常河的名聲便在方圓的村子里傳開了。
  上了中學,常河的個頭猛高了許多,大家漸漸對他的詩歌不感興趣了,甚至有人還嘲笑他,這讓他很尷尬。他變得脾氣暴躁起來,加之在家里橫行霸道的秉性,他開始和別人打架。那時候,他的腰里總是藏著一小段鋼管,或是在鎮上買的雙截棍,有時還會是一把尖刀。
  不能否認,常河之所以大打出手,是與他漸處下風的詩歌有關的,但不管怎樣,都掩蓋不了他的蠻橫無理,他當時得罪了不少人。
  初二開始的某個深秋的晚上,他遭遇不測。隔壁村子里唱社戲的時候,他和他的同伙們站在一個顯眼的角落里看熱鬧,半塊磚頭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砸在了他的后腦上,他當時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半年以后,常河才有所恢復,他失卻了先前的敏銳和霸氣,見了人只莫名其妙地笑,罵他,他也不理會,人們才發現他的腦子出了問題。他犯病的時候竟然力氣很大,瘋狂地損壞物體,有時還出手傷人。
  一山不容二虎。也許是他們為了爭奪地盤,也許是受了某個好事者的挑唆,他們之間的戰斗便愈演愈烈。
  戰斗不分時間地點。有時是在清晨,在人們上地的時候,他們就站在某個人多的地方開始對峙。他們的戰斗并不激烈,反而有惺惺相惜的佑護,看起來就像是做游戲,但他們卻樂在其中,縱使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有時在中午,常河總是像個大人那樣,追趕著要求郭義早些回家,而郭義卻不肯,他也要堅持讓常河早些回家,于是扭打在一起。當然,晚上也不例外,郭義喜歡黑地里在村子里裸奔,而常河嫌他丟人,就追著要他穿上衣服,郭義不肯,就也要脫常河的衣服,然后兩個人在某個巷子口殺聲震天,直至被人趕回家去才罷手。他們戰斗的地方多數在山神廟前,那兒總是聚集了村里的閑人,他們有興趣觀看他們的戰斗,并為他們糊涂地助陣,而他們也為那樣的吶喊興高采烈,戰斗就顯得精彩一些。幾乎沒有人勸解他們。他們也沒有兇狠的想法,只是那樣對峙著,以獲取更多人的笑聲。
  等常河的父親老得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就帶著常河出了一次遠門,在某個火車站丟棄了常河。郭義在常河失蹤的日子里,犯了一次病,好轉以后就在村子里到處尋找常河,口里念著:常河,狗日的。
  而出人意料的是,半個月后常河竟然自己回來了,灰頭土臉,衣衫不整,仍然沖著人笑,看起來比以前更加迷糊,不瘋反而傻了,那個寫詩的小本子還裝在口袋里,手里一直握著半支鉛筆。但郭義照樣還找他打架,只是次數少了許多。
  幾個月后,常河自己出走,沒有來由,下落不明。而郭義在常河失蹤之后,卻日益郁郁寡歡,在那個冬天的深夜,他光著身子在村子里從南走到北,從東走到西,從天黑走到了天明。當早起的人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在戲臺的角落里僵硬如冰,他的身邊放著他的糞籃子和那把破鐵锨,安靜極了。
  • 上一篇文章: 藏獒巴特爾的愛(動物小說)

  • 下一篇文章: 福昌婆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