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隱身人的技倆
作者:楊向紅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科幻小說|兒童文學|原創|隱身人

  A星球的飛蝶在浩瀚的太空中飛著,它圍繞著地球轉了三圈,然后朝地球上飛來。 
  它在一座荒無人煙的山頂上停了下來。 
  飛碟上許久許久沒有動靜。 
  突然,下來了兩個外星人,一男一女,男的叫漢林,女的叫金娜。他倆向四周看了看,見沒有什么異常,漢林便向飛碟揚了揚手。飛碟上立刻扔下了兩個大包袱。干完了這一切,飛碟關上了門,又向太空飛去了。 
   漢林和金娜打開兩個大包袱,從里面拿出許多蓋房子的材料和工具,開始在山頂上蓋起簡易平房。平房是綠色的,和四周的樹木色調一致,形成一種自然保護色,在遠處的山峰和山下是看不見的。 
   他們蓋的平房是預制構式的,門窗、棟梁、房頂都是先做好的, 
  像積木似的,一拼就好。 
   只花了一天的時間,就把房子蓋好了。他們倆都很累了,各自回 
  房休息去了。 
  漢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他的腦子像一張光盤似的放映著A星球的情景。 
   A星球是個王國,很富有,人民也很智慧,幾百年來他們一直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他記不清從哪年開始,A星球的人得了一種怪病, 叫腎衰竭病。人一到30歲左右,腎臟就開始衰竭了,不能用了。就必須換一個新的腎臟,否則就會死去。后來,腎衰竭病越來越嚴重,連五六歲的小孩都會得,如不換腎就會死去。A星球哪來的那么多腎臟吶?所以,凡是得腎衰竭的病人就得上醫院去排隊掛號,等哪個人得其他病死了,或給車撞死了,或出事故死了……然后摘下他們的腎,按掛號的順序再給等候的人換腎。 
   可是這些腎永遠不夠用。 
   得腎衰竭病死的人越來越多。 
   怎么辦?怎么辦? 
   A星球的人著急萬分! 
   那個天庭高的、聰明的國王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他對下面的人說:“去!上地球上去取地球人的腎臟,用他們的好腎臟換下我們的壞腎臟。” 
   這個提議,第一個出來反對的就是國王心愛的女兒沙沙公主,她說:“父王,這么做太殘酷了吧?” 
   “對地球人的殘酷就是對我們的仁慈,這樣我們A星球人才能得救。”國王說。 
   “父王,我們可以研制人工腎,用人工腎來換下衰竭的腎!” 
   “人工腎不如天然的腎好。再說研制人工腎要花很長的時間,現在來不及了。” 
   “父王——” 
   “別跟我爭了,就這么定了!”國王拍了一下御桌,“張首相,傳我的命令,派幾個人坐著飛碟到地球上去取腎!” 
   “直接取會遭到地球人的反抗的,應該智取。” 
   “智取,好辦!”國王眼珠子轉了幾轉說道,“用我們的高科技去智取,現在,我們該用我們的高科技去對付地球人了。” 
   張首相聽了,輕松一笑:“國王明鑒,臣就照著去辦。” 
   于是就派漢林和金娜坐上飛碟到地球上取地球人的腎臟。 
   臨走時,沙沙公主囑咐漢林和金娜說:“你們取地球人腎臟的時候,注意手下留情。一個人只能取一個腎,讓他活著!千萬千萬不要把兩個腎臟都取了,那樣會置人于死地的。” 
   漢林點了點頭。 
   可是金娜卻說道:“國王可不是這么說的,他說盡量取兩個腎。” 
   “不!金娜,我們人道一點吧!”公主沙沙用懇求的眼光看著她。 
   金娜的眼光挪向了別處。 
   漢林腦中的光盤放映到這兒便暫停了。他睜開眼,黑暗像潮水一樣向他奔涌過來,從頭到腳將他嚴嚴實實地裹住。他覺得在這陌生的地球上失去了依托,心里沒著沒落。他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開門向外走去。月光暗淡,星星也隱去了自己的身影,整個山頂黑乎乎的,搖擺的樹影光怪陸離。他是那樣的身單力薄。 
   突然,響了一聲雷,閃電像劈開了天空,他抬頭看了看,立刻回屋去了。 
   清晨,金娜推開門,被大雨清洗了一夜的山景是那樣的美麗。樹木舒展葉脈,郁郁蔥蔥,葳葳蕤蕤,綠意濃濃,小風帶著野花的微香拂面而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自語道:“多舒服的環境!”說完后又輕輕地搖了搖頭,“可惜這兒不屬于我們!” 
   她嫉妒地球人和地球人所擁有的一切。 
   忽然吹來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風,將金娜的卷發輕輕吹起,像一朵黑色的花朵,花朵當中鑲嵌了一個白嫩的洋娃娃的臉。洋娃娃臉上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在眼皮上分別拉了兩個小小的窗簾。在這副美麗的臉上,惟一不般配的就是那雙眉毛,尾部稍稍彎曲,給人一股兇相,這兇相就是她內心世界的流露。 
   她是個很優秀的外科醫生。她主刀的時候,很有毅力也很果斷,許多疑難的手術她都能做。這次派她來偷偷地切除地球人的腎臟,是很合適的。 
   “金娜,你已經起床啦?”后面傳來了漢林的聲音。 
   她回過頭,微微一笑:“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還可以!” 
   “我也睡得挺好的。” 
   “今天我們必須挖一個深深的大坑,把我們帶來的黃金、寶石和鉆石等埋在地下,保存起來,等我們需要用的時候再來拿。”他們倆漢林是領導,他在布置任務。 
   “好的,頭!我去拿工具。” 
   “先不急,吃完早點再干吧。” 
   他們倆打開了幾個罐頭,慢慢地吃了起來。 
   “吃完后,我們把空罐頭埋起來,免得被地球人發現。” 
   他倆埋完空罐頭筒,就干起活來了。山地上的石頭特別結實,他們倆挖了很久,也不見效果。 
   金娜有些著急,說道:“我們給張首相發個短信,讓他用飛碟給我們送一臺掘土機來。” 
   “不了,慢慢挖吧!我們的動靜盡量小一點,免得驚動地球人。你要是累了,就歇著吧,我多挖點兒。” 
   金娜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抬頭看了看天,她多想讓A星球的人來幫幫他們啊!她想,國王把他們倆扔到地球上,多身單力薄啊!她有點兒想家了。 
   漢林畢竟是個男人,沒那么多細膩的感情,他搓了搓手又挖起來了。 
   漢林不僅是個名醫,還是個運動員,身體很棒。看來,這點挖土的苦力,他是吃得消的。 
   他們倆就這么挖了三天,大土坑終于挖出來了。他們將黃金、寶石和鉆石留下一部分備用,剩下的全埋在大土坑里。 
   “總算干完了。”金娜松了口氣,她接著又問道,“明天我們干什么?” 
   “明天,我們下山去。” 
   “下山?” 
   “是的,我們必須弄些地球人的衣服來。我們這身衣服是不能穿的。他們一看,就知道我們是異類。我們必須換上他們的衣服,必須梳他們的頭……我們還必須弄兩個大墨鏡戴上,掩蓋我們這雙碧綠的眼睛。” 
   “是,頭兒!” 
   “我們還需要弄很多的錢!”漢林又補充了一句。 
   “是,頭兒!” 
   漢林和金娜是兩個特殊的外星人,他們利用了A星球的高科技成就,學會了隱身術。怎么隱身呢?他們在衣服上裝上許多微型的攝像機,這些微型攝像機能將要隱身人背后的景象投影到隱身人前面的衣服的表面上來,給人造成隱身的錯覺。 
   但是,這種隱身有它的局限性,隱身人只有正面對著別人的時候才能隱身,背面就隱不了身了。 
   聰明的A星球人克服了這個局限性,他們將微型攝像機掛滿了全身,將要隱身人的前后左右的景象投影到衣服的表面上來,造成了全部隱身的錯覺。 
   今天,漢林和金娜就是穿著這種隱身衣下山了。 
   他倆過了橋,走過了一個村莊,便來到了城里,城里很熱鬧,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街像一條沒有水卻擠滿了魚的河。 
   要穿過這條“河”多不容易。 
   他們倆小心翼翼地走著,生怕撞上一個人,然而真是怕什么就有什么,漢林不小心一下子撞到了一個姑娘的身上。。那姑娘大叫一聲:“什么東西撞在我身上?”她用手摸摸周圍,“真是活見鬼!” 
   跟她一塊走的那個姑娘問道:“你怎么啦?你旁邊沒有人吶?” 
   那個被撞的姑娘很納悶:“是啊!剛才明明有一個人撞在我身上,怎么看不見?” 
   “大白天的,鬧什么鬼?我們走吧!”跟她一塊走的姑娘拉了她一下。 
   那個被撞的姑娘不甘心地跟著走了。 
   漢林見了,這才放心下來。 
   他們先后走進了一家豪華的大超市。在賣衣服的架子上分別拿了適合自己穿的衣服,又在賣帽子的架子上拿了適合自己戴的帽子,還在賣鞋的架子上拿了適合自己穿的鞋。 
   辦完了這些,他們倆又鉆進了一家大銀行。乘人不注意,撬開了保險柜,拿走了許多的錢。 
   接著,他們倆又偷了一輛車,開著車逃跑了。他們倆把車開到來時路過的村莊,下了車,過了橋,然后,直奔山頂。 
  這一切,干得都很麻利。 
   朝陽像光波一樣流進室內,把室內的灰暗慢慢趕走了。里面家具的輪廓也變得清晰了。 
   該到起床的時候了。 
   漢林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胸前長長的、黑黑的汗毛從睡衣前露了出來。讓人感到他有一股雄性的威嚴…… 
   他脫下睡衣,裸露著身體。雙臂上結實的肌肉,凸出的胸肌,一身濃重的汗毛,更讓人感覺到他是一頭雄師。他是力量的象征。 
   他下了床,穿上地球人的衣服、褲子和鞋襪。照了照鏡子,攏了攏頭,然后打開房門,沖金娜的屋子喊道:“金娜,你起來了嗎?” 
   “哦,起來了!”金娜打開門,穿了一身地球人的服裝出來,真有一種野性的美。 
   他們倆互相看了看,又互相抿嘴笑了笑,然后一塊脫口而出:“真像!” 
   一切都準備好了,他們又下山去了。 
  一回生二回熟,他們很快就來到城里的大街上。他們把一部分帶來的黃金、寶石和鉆石賣給珠寶商店的老板,得到許多錢。他們頓下 來 
  月亮沉沒了,夜色變得濃重起來。 
  這兒的村莊像被一張巨大的灰色網罩住了,變得隱隱約約; 
  這兒的小橋,像一張黑色的鐵弓,臥在水波上,無聲無息; 
  這兒的路燈似乎因電力不足而變得昏暗發黃,光線射不遠就被夜色吞沒了,遠遠看去有點像鬼火; 
  這兒的路邊,偶爾聽到幾聲蟋蟀鳴叫,給人送來淡淡的涼意。 
  漢林和金娜開始裝鬼竊腎。 
  村莊東頭住著一家人,父親是開車的,母親是售貨員,兒子是中學生。這家人正在吃晚飯。 
  突然,一個沒有身體的男人的腦袋出現在他們的飯桌邊。 
  母親和兒子見了大叫起來。 
  還是父親鎮靜些,他沒有叫喊,只是嚴厲地問道:“你是誰? 是人還是鬼?” 
  男人的腦袋晃了一下,齜著牙笑了,他拉長了聲音一字一頓地說道:“我是從陰間地府來的鬼。閻王爺的妹妹得了嚴重的腎病,大夫說她要換兩個腎臟……閻王爺派我到你們家來取腎。” 
  “取腎?”父親疑惑地問道,“我們家哪里有腎?” 
  “有,你們身上就有!” 
  “取我們身上的腎,那我們怎么活啊?”父親開始驚慌起來。 
  “沒關系,一人身上取一個腎,死不了!”男人的腦袋掛在半空,得意地晃著。 
  “明天我們全家給你們燒香磕頭吧!千萬不要取走我們身上的腎臟吶!”父親懇求著。 
  “你們給不給腎臟?如果不給,閻王爺就會取走你們的命!”男人的腦袋又晃起來。 
  “別取我們的命!”三人懇求著。 
  掛在半空中的男人的腦袋挪了挪地兒,說道:“你們是給命,還是給腎?” 
  “好,好,給腎,給腎。閻王爺不是只要兩個腎嗎?我和他媽的腎給你們好了,這個孩子的腎就留著吧!” 
  “可以。” 
  “怎么給法?”父親和母親瞪著疑惑的眼。 
  “我們自然有辦法,聽我指揮!”說完,掛在半空中的男人腦袋突然不見了。 
  屋里的三個人以為鬼走了,高興地叫了起來:“鬼走啦!鬼走啦!” 
  “我沒走!”男鬼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三個人愣住了。 
  只聽著男鬼說:“兩個大人躺到床上去!”話音剛落,父母親分別覺得有鬼拉了他們一下。 
  原來金娜也在屋里,她只是隱著身子。 
  接著,漢林和金娜分別隱著身子給這家的父母親做腎臟的切除手術。 
  他倆在這家的父母親脊椎骨上消了毒,打了麻藥,接下來就是刀子,剪子的聲音,一股鮮血流了出來…… 
  隱著身子的漢林將父親的一個腎臟取了出來,放進了身邊一個冷藏的器皿之中; 
  隱著身子的金娜,將母親的一個腎臟取了出來,也放進了身邊一個冷藏的器皿之中。接下來,他們倆縫好了這家父母親的傷口后,便逃之夭夭。 
  他們倆步子輕松地回到家里,高興地慶幸自己的成功。 
  �接著他倆又出動了十幾次,他們用這種辦法取走了地球人三十多個腎臟。 
  昏暗的月光像一張大網罩住了大地,山村里的路燈像妖怪的大眼睛似的盯著一切。 
  村里的人還沒有睡。忽然有家人的院子里喧嘩起來了。只聽得他們喊道:“你們看,我們家的榕樹上掛著兩條腿,是女人的腿,還穿著高跟鞋哩!” 
  “唷,只看見兩條腿,看不見人吶!” 
  奶奶聽見了喊聲便從屋里出來:“什么兩條腿,讓我看看。” 
  奶奶的眼神不太好,看了好久才看清:“這是狐貍精的腿,快,我們快給她燒點紙錢再給她弄點兒好吃的,她拿了錢,吃飽了就會走的。” 
  奶奶這么一說,爸爸媽媽和孫女便都跑進廚房拿吃的去了,他們把昨天殺的一只雞端了出來…… 
  奶奶又說:“咱家沒紙錢,趕緊到外頭去買吧!” 
  媽媽聽了說道:“我去吧!” 
  就在這時,榕樹上的狐貍精說話了:“我是狐仙,你們用不著給我燒紙錢……你們誰也不許出去!我媽媽得了腎炎.要換腎,你們給我兩個腎就行了。” 
  “給腎?”大家聽了都很吃驚。 
  奶奶說:“我們家沒腎,不能給您!” 
   “有腎!”狐仙的兩條腿在榕樹上擺動了幾下,接著又說道,“在你們的身體里!” 
   “我們身體里的腎不能給您!”奶奶顫巍巍地說。 
   “不給,那就要你們的命!”狐仙說。 
   奶奶聽了立刻跪在地上:“您饒了我們吧!狐仙,我給您磕頭了。” 
   “磕頭值幾個錢?你們說吧,是給我腎,還是給我命?” 
   奶奶哭著說道:“我老了不中用了,就把我的兩個腎給您吧!” 
   “好!”榕樹上的兩條腿突然不見了。 
   奶奶見了高興起來,說道:“狐仙走了,狐仙走了!” 
   “我沒走!”狐仙的兩條腿突然站在榕樹下面。 
   奶奶見了直磕頭。 
   “起來!”狐仙對奶奶說。 
   緊接著,奶奶覺得有人拉了她一把,她站起身來。 
   “進屋,躺到床上去!” 
   奶奶進屋了,兩條腿也進屋了。 
   奶奶躺到了床上……一針麻藥打在奶奶的脊椎骨上。 
   這個狐仙,也就是金娜,她的腦子里突然響起了漢林的聲音: “就取一個腎,讓她活著!” 
   金娜舉刀猶豫了片刻,自語道:“取兩個吧!反正漢林不在身邊,就讓這個老東西見上帝去吧!” 
   金娜取下了兩個腎,奶奶便一命嗚呼了。 
   金娜拎了兩個腎,得意地走了。 
   金娜走后,院子里便響起了一片哭聲:“奶奶走了!被狐仙帶走了!” 
  金娜用這個辦法取走了地球人二十多個腎臟;可是她的頭兒漢林才取走了地球人十多個腎臟——因為金娜心狠,所以她勝過了她的頭兒。 
  ……后來,隱身人被地球人消滅了。 
  選自中篇科幻小說《A星球的隱身人》農村讀物出版社2006年第一版 

  • 上一篇文章: 決斗在網絡

  • 下一篇文章: 復活節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