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不能忘卻的悲壯之歌
作者:黃 虹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評“優秀青少年讀物”伍劍小說《鄔家大巷》

  伍劍小說《鄔家大巷》于2019年5月由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這離武漢淪陷(1938年10月25日)已過去將近八十一年。

  據《武漢文史資料》記載,武漢淪陷的第二天,囂張的日軍就將江漢關鐘樓的時鐘撥快一小時,改為東京時間,稱為“新鐘”。并強行規定宵禁時間,發現行人當場槍殺。后來宵禁雖然解除,但行路必須攜帶“安居證”,每經過一道哨卡,必須向日本士兵鞠躬,然后立正聽任檢查。

  不僅如此,日軍還無惡不作,對民眾進行慘絕人寰的屠殺。設在原大孚銀行(現中山大道、南京路交會處武漢圖書館外借部)的漢口憲兵隊,經常濫捕濫殺無辜市民和所謂嫌疑犯,這是一座地地道道的殺人魔窟。

  請看看原漢口日軍特務部長、戰犯福山太乙郎戰后供詞:“在大孚銀行硝漒水池內,骨肉化盡的中國人約有一萬多”。

  日寇還在武漢四周遍設殺人場、埋人坑,僅在漢陽的殺人場就有十多處……所以,在《鄔家大院》的結尾處,作家伍劍意味深長地寫道:“……這時,一個蒼涼的聲音從天邊傳來,像是父親,又像是妮娃外婆,又有些像張先生和陳先生的聲音。那聲音我聽得并不清晰,可有幾個字好像已經印在我腦子里,‘孩子,不要忘記過去!’我要回到西大街上去,捧起手中的桃花,捧起我的童年……”

  這里,作家向社會強烈地表達了一種警醒——勿忘歷史、珍惜和平、砥礪前行!

  正像伍劍在本書“后記”中的一段真情告白:“西大街上讓人難卻的事情很多,每個歷史階段都有。我只想做一名記錄者,留給我們的后人。”

  那么,我們就來看看作家飽含激情的記錄。

  一、清貧中的快樂武漢淪陷前的市民生活,在《鄔江大院》整部作品中,份量占得很少。然而作家伍劍通過一個“廣角鏡頭”,把西大街男女老少的生活場景、細節和人物品格等歷歷在現,呈現在讀者面前。

  總的來看,當時西大街居民的生活是清貧的。

  “我喜歡吃對面妮娃家外婆做的菜。”什么萊呢?“她常在太陽出來前到野地里摘一些像馬齒莧一類的野萊,過水后,涼拌著吃。……”

  雖然清貧,但他們是善良的。

  “每到夏季,每到這個時候,大街上就會出現三三兩兩,攙著妻子,拖兒帶女,拍著竹片,敲打著漁鼓,挨家挨戶唱著道情的人。”

  而對于這些因遭水災,背井離鄉賣藝乞討的人們——“大街上的人們是善良的,他們會從自己僅有的半碗飯中撥出一點,倒在伸過來的碗里”。

  這里的人們鄰里之間是“平靜和諧地相處”,夏日的傍晚“竹床的擺放多在自家門前,誰也不會越雷池一分……”。

  “我們家在西大街是大戶人家”但是“父親是是個和善的人”,知禮數,同情并愿意盡自已的能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而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下,“我”也具備“憐憫”之心。

  那么,淪陷前孩子們的生活呢?

  作者寫道:“夏天的傍晚是孩子們的樂園。”孩子們在一起唱童謠;相互嬉戲打鬧。

  而這些描寫,無疑與淪陷后人們悲慘、驚恐、動亂的生活形成鮮明的對比;從而更加凸顯出日本占領軍的殘暴無恥和喪盡無良;也更加激起廣大讀者對日本戰領軍慘無人道獸行的同仇敵愾和強烈的民族主義情懷!

  寫到這里,我不由想起前蘇聯時期的一部經典電影——《這里的黎明靜悄悄》。

  作家鮑·瓦西里耶夫于60年代發表了小說《這里的黎明靜悄悄……》,小說發表后,得到了很高的評價,相繼被改編成了話劇和歌劇。1972年,導演斯·羅斯托茨基又把它搬上了銀幕,并由他和小說原作者鮑·瓦西里耶夫共同編劇。

  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是:1942年夏天,瓦斯柯夫準尉帶領兩個班的女高射機槍手駐扎在一個小車站旁的村子里。車站周圍是戰略要地,敵機經常來轟炸或騷擾。一天,班長麗達在鄰近的樹林里發現了空降的德寇。于是,瓦斯柯夫帶領一支由麗達、冉妮婭、麗薩、迦爾卡、索妮婭等五個姑娘組成的小分隊到林中去搜捕德寇。不幸的是,在與敵人交戰中,姑娘們一個個都壯烈犧牲了。

  瓦斯柯夫滿腔仇恨地直搗德寇在林中的扎營地,他繳了敵人的械,押著四個德國俘虜朝駐地走去。途中,他見到以少校為首的援兵迎面奔來,欣慰地因傷口流血過多而暈倒了。 ……相信看過這部電影的讀者都清楚這部電影想表達什么——戰爭本來不該是姑娘們的事,姑娘們應該和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聯系在一起。但是,可詛咒的法西斯逼著一些柔嫩美麗的姑娘在戰爭中失去了青春和生命。 影片采用了鮮明對比的表現手法。導演用一組虛幻的彩色畫面來表現女機槍手們曾經有過或可能會有的愛情和幸福,又用另一組嚴峻的黑白畫面來表現女戰士們現實的戰斗生活。

  兩組畫面交替出現,使觀眾意識到:如果沒有法西斯的侵略戰爭,這些姑娘們的生活該是多么美好,殘酷的德寇使她們的生活完全變了樣子。影片揭示了戰爭與人類文明、個人幸福絕不相容。既表現了女主人公們對美好生活的熱愛,又歌頌了她們不怕犧牲的愛國主義精神。

  同樣,作家伍劍的《鄔家大院》小說架構中淪陷前后的強烈反差,其藝術和情感的感染力可以說達到了電影《這里的黎明靜悄悄》同樣的效果!這種沖擊力給了讀者以強烈的震憾!

  二、槍口下的風骨伍劍曾獲得“‘星云獎’全球華語少兒科幻最佳原創圖書獎”,也曾獲“冰心兒章文學新作獎”。但他說過:“當今兒童文學全都在寫幻想,而我們的孩子不僅需幻想,更需要現實……"。

  是的,現實表面上看是和平的繁華盛世。然而世界其實并不太平,一些敵對勢力忘我不心不死;一些個別有用心的人,正千方百計想虛無歷史,甚至歪曲歷史!從這方面來講,伍劍的這部小說具有以正視聽、正視歷史、以史為鑒的深遠意義!

  特別需要提醒讀者注意的是——這部小說對于我們的孩子將來是向“奶油小生”、“小鮮肉”發展;還是成長為錚錚鐵骨,有血性,心懷祖國,敢于奉獻犧牲的英雄兒女?《鄔家大院》這部小說已經給出了正確的答案!

  因為,在小說《鄔家大院》中,作家伍劍慷慨激昂地謳歌了一群在鐵蹄下誓死不做亡國奴、不屈不饒、奮勇反抗的優秀的中華兒女,彪柄了頂天立地的炎黃子孫的風骨、脊梁和尊嚴!

  值得一提的是,《鄔家大院》中的眾多人物,他們一開始并不是英雄,他們也想做個順民,想茍活于亂世。可是,侵略者會讓他們茍活嗎?

  “有位姓向的女學生在大街上被日本人拖著拽著,那女學生嘴里喊著口號,于是日本人用一根竹片插進女學生嘴里,讓她張著嗨也不能說出話來,然后拉到三里坡的野地砍頭了……”

  “……妮娃的父母為了多賺點錢,夢趕了一會工,天黑才從漢正街坐劃子過河,可路過龜山被駐守在龜山碉堡里的日本人用探照燈罩住,于是一陣機槍亂掃,于是妮娃的父母就這樣倒在洗馬長街上……”

  “……陡碼頭上的李婆婆守寡十幾年養大的兒子,在大街上就是閃道慢了些,就被日本兵挑了肚皮……兒子沒啦,李婆婆也在房果上吊死了”。

  ……那么,對西大街上的人們而言,目睹了那么多血淋淋的左鄰右舍生命消逝之后,當他們有機會報仇雪恨的時侯,你說他們的選擇會是什么呢?正所謂“偉大的靈魂都不死。總會有人應聲而起。”《鄔家大院》這部作品深刻揭示了一個個普通的民眾怎樣由被迫卷入、被迫選擇到主動參與反抗日寇的心理基礎和行為邏輯。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就這樣,善良的人們忍無可忍——一家人被日本鬼子屠殺,只有自己和侄女僥幸逃生的“映江叔叔”站起來了!

  被日本鬼子“把整個村子都放火燒了”的鄉下“小姨”站起來了!

  兒子媳婦被鬼子機槍掃射慘死的妮娃外婆站起來了!

  元妙觀后善學堂的陳老師站起來了!

  “大舅”一家放下鋤頭上山扛槍打仗!

  在武漢的周邊黃安,還有洪湖、沔陽……他們用鋤頭、鐮刀,還有打鳥的銃把日本鬼子打得哇哇叫……與世無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忠厚老實和善良的“父親”也站起來了……伍劍的《鄔家大院》這部作品,著力書寫了人性與命運,生動展現了一幅波瀾壯闊的民眾不屈不撓、持續反抗侵略的時代全景,帶給了讀者強烈的震撼感和悲劇感,是作家對于文學之于現實主義精神的一種總體關懷,崇高而悲壯。是對人的尊嚴和生命價值的深度叩思。

  更為值得一提的是,伍劍的《鄔江大院》與之前他創作的《外婆》、《西大街》等作品一樣,有很高的語言辨識度和鮮明的地域特色。

  在作家伍劍的這部作品中,語言風格非常獨特清晰,帶有濃濃鄉土氣息。他從方言寶庫中提煉、采擷鮮活的富有表現力的語匯進入文學作品,包括俗語、歌謠和民間道情的運用,然而,歸根到底,還是他對家鄉生活、對市井語言的熟稔,原生態但是又進行了藝術加工的鄉土語言培植了作品的血肉。

  比如酷熱夏天,大街小巷的竹床陣;比如清蒸武昌魚的方法;比如眾多的武漢地名沿革的介紹;比如,“該翹辮子的(武漢話:該死的)”“小孩子能吃多打,就是加一雙筷子,一只碗”……極富方言氣息,又形象、貼切,諸多的人物因而特色鮮明、形神兼備。

  在小說結構的安排和情節的渲染上,作家也是獨具匠心:無論是小說中“映江叔叔”、“小姨”和元妙觀“張先生”真實身份的懸疑,隨著故事的發展抽絲剝繭,最后真像大白;還是妮娃外婆與日本鬼子同歸于盡的悲壯;以及“父親”

  最后在鄔江大院與日本兵激烈巷戰的智勇雙全……這些,都大大增強了作品的現場畫面感、可讀性和真實性。

  三、時光中的紀念在《鄔家大院》的結尾部分,作家伍劍寫道——歲月的年輪不停向前旋轉,碾碎了時光的隧道,支離破碎,好像誰也記不起,好像誰也不愿意記起,我把這些真實的故事講信我的子孫們,他們反問我:“是真的嗎?”

  于是,“我”開始尋找:查漢陽府縣志記載、上網搜尋無果;后來,重訪西大街,結果“西大街已經完全沒有了當年的風貌,鄔家大巷早已不復存在,……”

  而“……父親的墓地,墳墓早已沒有了……”變成了一處公園。但“我”想起了“父親的模樣”;想起了“母親坐過的那棵桃樹”;“又想到妮娃和梅香來”……所以,在小說“后記”中,作家伍劍情深意長地寫道:“許許多多故事疊加起來,這么多年來讓我感動得夜不能寐,也一直難以忘卻——西大街上的先輩們——我總想把這些寫下來,今天終于如愿了。”

  那么我想請問讀者們——我們怎樣才能做到讓《鄔家大院》中那些屈死的魂靈和英烈們,以及這部作品的作者伍劍如愿呢?!

  答案我想只有一個:那就是永遠不能忘卻那一首首偉大而悲壯的民族之歌!

  2019•6•13 于武漢市洪山區關山街

  • 上一篇文章: 重建文學與生活的關系

  • 下一篇文章: 《萌童美德歌謠》:為孩子們成長播撒雨露陽光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