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罐子里的火(一)
作者:童 子     來源:兒童文學網    點擊數:

  凌晨時分結霜的原野,一個孤寂的旅人,一個罐子,一群望見火光聚攏而來的動物。他們圍坐在罐子里的火焰邊,輪番講起了故事。故事中,經典童話里的國王、王子、公主、巫婆等角色上場了……

  這是一篇致敬傳統童話的作品,也是作者對自己內心童話情結的深深回望,為每個人童年遇見的格林、豪夫、安徒生。

 


一個罐子

 

 

好冷啊!一個人在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里埋頭趕路,他不停地搓著雙手,重重地跺著雙腳,哐啷,他不小心踢到了什么東西,發出聲響,但他并沒有哎喲叫出來,雖然他踢痛了早已凍僵的腳指頭。他忍著痛彎腰瞧瞧,他視力很好,看到那是一個空罐子。罐子說話了,它說:“別生氣,你可以用我來生火,烤一烤你的腳指頭。”

 

趕路人覺得很有道理,就撿起罐子,走到一棵樹下,在四周撿了些枯草和樹枝,枯草揉成團,樹枝折斷了放進罐子里,掏出他的火柴匣,生起火來。火很快就燃起來了,照亮了趕路人和周圍。他暖和地烤著火,連腳指頭也不覺得痛了。

 

不一會兒,他聽見周圍有大大小小的腳步聲和別的聲音傳來,從黑暗中依次來了一頭牛,一只小豬,一只鴨子,一只越冬的蟋蟀,一只蜘蛛,一條半僵的蚯蚓。

 

蟋蟀蹦過來,蜘蛛從頭頂的樹枝上垂下來,蚯蚓從火罐旁的泥土里鉆出來,它們不怎么害怕人。牛、豬和鴨子有些猶豫,它們在黑暗邊緣默不作聲地看著趕路人,趕路人和氣地招呼道:過來一起烤火吧!它們才走到火罐前,和他一起烤火。

 

蜘蛛搓著它的前腿,蟋蟀搓著它的觸角,蚯蚓扭動它的細腰,讓身體每個快凍僵的部位都烤一烤。牛側著頭烤它的耳朵眼,鴨子烤著它的翅膀尖,豬覺得哪兒都冷,都想烤一烤,結果最后只烤得鼻子里冒出來歡快的鼻涕泡兒。

 

火罐看到他們圍繞著自己,就讓火燃得更加旺盛了,好讓他們更暖和一點兒,它一直孤零零地躺在曠野里,好久沒有和這么多人在一起了。

 

 

 

 

牛講了第一個故事:

 

滅火的月亮

 

 

趕路人烤了一會兒火,打量打量這個,又打量打量那個,它們也在打量他—他們在互相打量。于是趕路人開口說話了,他說:這個夜晚真冷。他說話的時候,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但這并不表示他是一個冷漠的人。

 

是呀是呀,真冷。它們依次說。

 

要不,大家一起講故事吧。趕路人說。

 

好呀好呀,講故事吧。它們依次說。

 

趕路人很想聽它們講故事,于是他看了看他們,友好地對牛說:就請你先講吧,堪為兄長的牛。你淳樸不爭,又見多識廣,一定講得出很可一聽的故事。

 

請你先講吧。大家同意趕路人的提議,紛紛對牛說。

 

牛有些為難,因為它覺得自己不會講故事。它確實很誠實淳樸,不善言談。所以它吭哧吭哧了半天,還沒有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

 

沒什么的,哪怕隨便講幾句你聽過的話也可以的。趕路人說。

 

是呀是呀,我們聽著呢。其他動物說。我們很可能講得不如你呢。

 

牛猶豫了一會兒,然后下定決心,抬起頭講起來。大家默不作聲地聽著,罐子里的火光跳動在每個人的眼睛里。

 

“從前,有一個月亮……”

 

但它只講了這一句,就停下來了。

 

周圍安靜極了,他們都在耐心地等著下一句。

 

這時候,罐子里的火噼噼啪啪地響了起來,然后,他們看著火苗中央慢慢地擴散開一圈潔白明亮的光芒,噗,輕輕一聲響,罐子中升起一個小小的月牙,懸在了火焰上方,發出淡淡的柔和的月光來,讓下面的火光幾乎都顯得暗淡了。

 

啊,月亮呀……

 

他們的注意力都被這輪小小的月牙吸引去了,并且想起來,似乎,很久沒有看到夜空的月亮了。

 

牛的大眼睛一亮,它一眨不眨地盯著小小的月牙,接著講下去。

 

“這個月亮很柔和,很明亮,有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又令人感到悲傷。晚上的時候,它從天空的東邊一直走到西邊,邊走邊向大地上張望,好像在大地上尋找什么,如果你看到了,一定會想,它是在尋找一個重要的東西,一個秘密,總之,一定是對它很重要的東西吧。有一天晚上,它走著走著,看著看著,突然一只烏鴉從森林里朝它飛過來,邊飛邊叫:‘著火啦,著火啦!’月亮低頭一看,一點橘黃色的亮光從烏鴉飛出來的那座森林里升起來,亮光越來越大,擴散開來,森林里的樹木燃起了熊熊大火,更多的鳥兒驚慌地飛了起來,地面上的動物們四散奔逃,到處都看得見它們驚慌無助的影子,于是月亮向著火光落下去,它落在了火上。沒有人知道它做了什么,第二天,森林里的大火滅了,月亮卻再也沒有出現在天空中。也許它忘記了自己應該回到天空去,也許它被大火烤化了,變成了一股清泉,也或許它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不再需要每個夜晚都爬到高處找來找去了。”

 

牛聲調緩慢地講著故事,大家沉浸在故事里,他們看著火焰上的小小的月牙,感覺它也隨著故事越來越明亮了。

 

故事講完的時候,月牙就從火焰上慢慢悠悠地飛了起來,慢慢地變大,也慢慢地變圓,高過了頭頂,高過了樹梢,就不再是月牙了,它變成了一個完整的圓月亮,然后就不再變大了,因為它還在向上飛的緣故。

 

它一直在飛,飛了很久很久,他們才不再盯著看了。現在,他們在明亮的月夜下了。

 

趕路人于是向四周眺望,遠遠的山谷和曠野,和一棟拇指大的黑色小屋,都有了淡淡的輪廓。

 

看著月牙飛走后,罐子里的火只剩下一簇小小的火苗,在一根枯枝上微弱地跳動著,顯得很疲憊的樣子,趕路人急忙給罐子里搭了些草葉和細軟的樹枝,火苗輕輕舔著它們,一會兒又和之前一樣明亮地燃燒著了。

 

 

 

蜘蛛講的故事:

 

森林里的井

 

 

他們看看月亮,又出神地盯著火焰看了一會兒。

 

“牛的故事那么好,讓人感動。我也講個故事吧,”蜘蛛開口了—聲音細得和它的蛛絲一樣,但是大家都聽見了。“我來講一口井的故事—是所有蜘蛛都會講的一個故事。”它加上一句。

 

“從前,有一片曠野。曠野上,沒有一條河流、一個池塘,只在一棵樹下有一口井……”

 

他們都盯著火焰,心想這次會不會有一口井從火焰里冒出來。

 

真的,過了一會兒,一口小小的井就從罐子里的火中慢慢地浮現,火光托舉著它,井口黑黝黝的,如果你好奇地從上方探頭看看,看進去,只能看見青苔粗糲的井壁,不知道有多深。

 

蜘蛛的聲音里多了一絲細細的激動,它接著講下去。這個故事比牛的故事長。

 

“有一天,一個貪玩的迷路的公主來到這片曠野上,她又饑又渴,但她既找不到吃的,又找不到喝的,因為她從來沒做過尋找食物和水的事兒。她一邊跌跌撞撞地走,一邊看見什么就向它們祈求道:‘樹,你能送我一些果子吃嗎?草,你能送我一把草籽吃嗎?麻雀麻雀,你能替我傳遞消息,讓我的父王來救我嗎?’可是,她既沒有發現一顆果子,也沒有得到一粒草籽,更沒有遇到一只肯聽完她的話再飛走的麻雀,誰也沒有答應她的祈求,最后,她走到了一棵枯樹下,樹下有一口井,她昏昏沉沉地坐在井沿上,低頭在深深的井底的倒影里看見了自己狼狽不堪的樣子,也看見了甜美的井水,于是她喊起來:‘井,我是一個迷路的絕望的公主,你能送我一口水喝嗎?我實在沒有力氣親自打水了,而且我也沒有東西可以打水用。’井開口說話了,它說:‘我愿意送給你水喝,公主,如果你愿意嫁給我的話。’公主大吃一驚,她雖然很渴,卻也不肯真的嫁給一口井。但是她想,我可以假裝答應它呀。于是她說:‘我愿意—請你給我水喝吧!’井聽了很高興,于是,井中的水咕嘟咕嘟地涌了上來,公主俯在井沿上,就喝到了甘甜可口的井水,她活了下來。她的父王派出的人終于找到了她,把她帶回了王宮。‘記得你對我的承諾啊,我等你回來和我生活的那一天。’井在她離開時說。公主越想越后悔,她不要嫁給一口井,不然豈不是一輩子都要在井邊生活,哪兒都不能去了,因為井無法挪動啊。于是她回去后,把這件事告訴了她的父王,并狡猾地說道:‘父王啊,我是無奈之下答應了它,我也不想反悔,但是我也不想離開您的身邊,怎么辦呢?’國王聽了,當然不愿意自己心愛的公主嫁給一口井,于是想了個主意,派人去告訴井說,他同意公主和它結婚,但是它需要在三個月內趕到王宮舉行婚禮,讓它自己想辦法來吧。井知道自己上了當。卻也沒有辦法,因為它確實沒法挪動啊。慢慢地,井的期待消退了,井里的水干涸了。再也沒有人跡來到這里,而它周圍草木叢生,逐漸和遠處的森林連接為一體,成了森林的一部分。它也變成了森林里一口干涸的井,洞口被腐枝敗葉掩埋覆蓋……”

 

火焰上的井的輪廓,在火光的托舉中隱現不定,不知什么時候,火焰中慢慢浮現黑色的枝椏交錯,慢慢遮住了烏黑的井口。

 

“故事完了嗎?”鴨子忍不住問了一句,因為它覺得似乎還沒完。

 

“我所知道的,就到這里了。”蜘蛛回答,“據說井上面住了一家蜘蛛,它們最先講出來這個故事,別的蜘蛛聽到了,這個故事就流傳開來了。”當然,在今晚之前,只有蜘蛛聽到過這個故事,這是一定的。

 

火焰上的井和枝椏這時候在眼前慢慢變了,仿佛一個旋渦在火焰上旋轉著,越來越大,而井和森林便越來越真實地顯現出來,最后整個井口在火焰上—不,在他們周圍旋轉著,他們覺得自己也在隨著大地旋轉,傾斜。他們幾乎都有頭暈目眩的感覺,鴨子和豬幾乎恐懼地叫出聲來了。幸好,這陣旋轉越來越慢,最后終于靜止不動了,他們站穩了身子,驚訝地發現他們周圍樹木叢生,幾乎和不遠的森林結為一體。趕路人站起來,目光銳利地打量著,借著火光和月光,他隱隱約約地看見身側有一棵漆黑的枯樹,樹下或許有井口的輪廓,但被落葉枯枝覆蓋了。

 

“我們是在森林里了嗎?”蟋蟀和蜘蛛抖著它們的長腿,牛和鴨子四周張望著,不安地輕聲叫著,心頭畏懼,但是月光如輕柔的手安撫著它們。

 

“不,不用擔心,如果你說的是那些樹的話,那些樹一直都在那里—只是你們之前并沒有注意到而已。”趕路人說。他看上去沉著勇敢,并不擔心這里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那口井,那口井也在那里。”不知道誰也看見了,低低地說,語氣里有一些害怕。原來故事里的沉沉地睡在大地深處的那口井,就在他們身邊不遠。

 

接著,大家安靜下來,難得地沉默了一會兒,趕路人長長地出了口氣,再次給暗下去的火焰加了點樹枝,現在,四周都是取不盡的枯枝,他不用擔心火會熄滅了。

 

罐子里的火又歡快了起來,忽大忽小,像罐子的上半身在跳舞。

 

 

 

蟋蟀的故事:

 

國王和他的兩個孩子

 

 

鴨子還在懷著疑慮,思考故事的結局。

 

“其實,我知道……這是一個比較老套的、沒有新意的故事,因為,你們也看見了,結局就是這樣,沒有變得更壞,卻也沒有變好。”蜘蛛又想起自己講的故事,有些忐忑,它覺得這只能算半個故事。

 

“不,不,你講得很好,”蟋蟀不安地抬了抬有些關節痛的那條大腿,把它轉向有火的一面,說道,“, , 我喜歡這個……這個好像沒有結局的故事—我也有個故事講給大家聽,可以嗎?”

 

“好的,我們在聽。”大家說。趕路人也朝它點點頭。他撥了撥火焰,讓火光更明亮點。

 

“這是蛐蛐王國里流傳下來的,是我的爺爺的爺爺講的一個令人悲傷的故事:從前,山谷里有一個王國,這個王國的國王有兩個孩子,一個是王子,一個是公主,這個故事就是他們倆的故事……”

 

聽故事的人眼睛都眨也不眨地盯著罐子里的火看,于是他們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王子和一個小小的公主,從火焰底下手拉手升起來,在火焰上方像哥哥和妹妹那樣擁抱著,然后打量著四周,好像并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

 

蟋蟀抖了抖自己的觸須,向火焰上的王子和公主行了個禮,他們也給它回了個禮。然后它繼續講下去。

 

“王子從小就是一個善良正義的孩子,長大后,就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每個看到的人都會不可遏制地喜歡他。只有一個人例外—那是個巫婆,許多年來獨自隱居在王國邊緣的一棟破破爛爛的、看上去沒有住人的小屋子里,她一心想把整個王國占為己有,然后隨心所欲地奴役它的人民,為此她搗鼓出更多可怕的巫術和魔藥,準備有一天實施自己的計劃。她周圍的村落里,隔三岔五地有孩子失蹤,大人們很害怕,他們懷疑孩子們遇到了女巫,被女巫捉走了,就報告給了正在巡視邊境的王子,請他派軍隊過來。王子聽到后大怒,他親自帶著士兵到處搜索女巫的蹤跡。有一天,他在狹窄的山路上,遇到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的老太婆,善良的王子下了馬,前去扶她起來,她卻趁機用力抓住王子的手念了一句咒語,王子就這樣眼睜睜地在眾人面前不見了,不知道被她變成了什么,去了哪兒。士兵們目瞪口呆,都沒人想到要攔住她,就看著她大搖大擺地騎著一只惡鳥飛走了。他們趕快回到王宮,向國王報告了這個可怕的消息,國王當場就暈倒了。沒想到,王子的妹妹小公主聽到這個消息,非常焦急,她不管不顧地跑出了王宮,前去尋找哥哥的下落。當國王醒過來,聽到這個消息,急忙命人去把公主找回來,哥哥遇到了災難,妹妹不能也重蹈覆轍,那就太悲慘了。

 

“可是士兵們沿著妹妹跑去的方向找了許久,都沒有看到妹妹的影子,直到很多天很多天以后,他們非常無奈,只好回來再次報告給國王。國王聽了后,再次暈倒了—據說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沒有人知道他是否還會醒。這個悲傷的故事講完了。”

 

大家情緒都很低落,沒有一個人出聲,這一次,火焰上的兩個小小人兒沒有變大,也沒有跳下來,他們只是悲傷地對視著,看上去即將在火光中消失,再也不會出現。

 

大家呆呆地看著火光,為他們倆難過起來。

 

 “我很想知道,后來王子和公主兄妹各自遇到了什么,巫婆有沒有被打敗。”蟋蟀說,“但我聽到的故事就到這里。”

  • 上一篇文章: 天空惡魔

  • 下一篇文章: 罐子里的火(二)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