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穿越劫難
作者:李學斌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穿越

  一
  當大風猛然間刮起來的時候,仙虎正走在前往學校的路上。
  想起即將到來的活動,仙虎不禁又心情激動起來。明天就是“六一”兒童節了,這可是他的最后一個“六一”了。明年的“六一”對他來說,就僅僅是一種回憶了。
  上周的班會課上,班主任徐老師讓全班討論,商討“六一”的活動該怎么搞。結果,班長曹凝提了一個倡議:舉行別開生面的“告別童年”儀式,讓大家快快樂樂告別童年時代,滿懷憧憬跨進少年行列。
  對大班長的提議,大家齊聲叫好。徐老師也點頭表示同意。接著,就宣布由以班長曹凝為首的班委會籌辦這個活動,而且規定每個同學不但要參加,還必須表演一個最拿手的節目來助興。
  仙虎沒有什么特長,平常在班級里總是不聲不響的。所以,小學里,許多次搞集體活動挑選演員時,大家總是會把他給忘記掉。每次,看到小伙伴們穿著漂亮的衣服在舞臺上載歌載舞,仙虎內心里都十分難過。他多想有朝一日也能在同學們面前露一手啊!可是,這樣的機會卻始終沒有降臨到他的頭上。
  因為了解這些情況,所以,班主任點到他的名字的時候,不覺遲疑了一下。仙虎的臉不由自主地紅了。王仙虎,你能表演什么節目?徐老師好看的眼睛期待地看著他。仙虎有一絲慌亂,他囁嚅著:我、我……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好。幾個搗蛋的男生趁機起哄:不會表演節目到時候就學幾聲驢子叫。此話一出,引來一片笑聲。仙虎更加局促起來。
  徐老師沒有笑。她制止了男生們的起哄。她說,這次活動是我們每個同學自己的節日,我希望人人都能參與。大家以良好的姿態告別童年,迎接美好的明天。接著,徐老師又轉向了仙虎,王仙虎同學,暫時想不出節目沒關系。回家后再動動腦筋,相信你會給大家帶來一份驚喜的。
  而眼下,這份驚喜就裝在仙虎的書包里。
  一面很小巧的哈哈鏡——站在不同角度,可以把人照成36種怪樣子;一個跳舞用的小型的激光球;還有一個微型的索尼放音機,里面存錄著好多種猛獸的聲音。
  搞到這些東西,仙虎可頗費了一翻心思。
  他先找到在區文化宮上班的小姨。小姨平時對仙虎的學習很關心,只要是學習方面的要求,小姨一般是不會拒絕的。然而,當仙虎向小姨說明情況,向小姨借激光燈時。小姨卻拉下臉來,訓斥他心思不放在學習上,竟搞一些歪門邪道。還說文化宮的設備根本沒有外借的先例,要他死了這條心。這下,仙虎急得都快哭了。他是個面皮薄的人,平生最怕被人拒絕了,哪怕是自己的小姨。
  或許仙虎兩眼噙淚的樣子太讓人不忍,小姨心軟了。最后還是千叮嚀萬囑咐地答應把一個小型的激光球借給他。但又附加了一個條件:期末考試必須進入全班前五名!
  仙虎猶豫了一下,答應了。進入班級前五名是有難度的,可眼下他想不了那么多了。徐老師那么信任自己,他不能讓徐老師失望。
  僅僅有激光球,似乎沒什么希奇,同學們也不會有多大驚喜的。過去,自己總是事事落在別人后面,這次一定要讓所有的人對自己刮目相看。就像爸爸說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仙虎想。
  于是,他又搞到了另外兩樣寶貝:哈哈鏡和錄音磁帶。這兩樣東西沒費多少功夫。仙虎先找到了小學時的好朋友闌亮。然后,通過闌亮找到了闌亮的舅舅。闌亮舅舅在動物園當訓獸員,找到這些東西,對闌亮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籌備這些東西,仙虎都背著爸爸媽媽。他不想讓他們知道。除了學習方面的要求,仙虎的任何想法都會被他們認為是不務正業,想入非非。在媽媽的這種觀念培養下,仙虎一切的愛好都束之高閣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了一個只會埋頭讀書而一無所長的人。而現在,仙虎想要改變這種情況了,你說,讓他怎么向媽媽講呢?
  好在現在不借助媽媽的力量,仙虎也做到了這一切。
  此刻,仙虎的內心里充滿了自豪和快樂。
  想象得出,晚上七點鐘,當彩帶環繞的教室里,仙虎不動聲色地打開激光球的時候,那將會是什么樣的一種情景。他敢說,五彩繽紛的光束照射下,許多人都會向他投來羨慕甚至是嫉妒的眼光。徐老師也會很高興的。
  當然,他們更加想不到的是接下來的節目:鏡中窺人和百獸齊鳴。這是仙虎花了一個星期才想出的絕活,相信屆時會把晚會的氣氛推向高潮。這樣,仙虎就毫無疑問成為晚會的中心。
  那該是仙虎夢寐以求的最為風光和揚眉吐氣的時刻。
  想到這些,仙虎的心快樂得就要從嗓子眼里飛出來。
  二
  風漸漸大起來。
  仙虎感到有些奇怪。仙虎記得,平素里起風的時候,總是有個過程的。常常先是一陣微風,接著,才會漸漸大起來,大起來,馬路兩旁的白楊樹寬大的葉片像被一只只看不見的手推拉著,一瞬間都往一個方向倒去,與此同時,風聲就像牛角號一樣嗚嗚地響起,緊接著,漫漫黃沙就兜頭蓋臉地撲過來,打到臉上,生痛生痛的。
  可眼前的這陣風卻事先一點預兆都沒有。晴天白日的,忽然就狂風大作了,讓人有些懵懵懂懂的。也不禁聯想起古代神話小說里所說的“妖風”。這妖風顯然還沒有一時間停下來的意思,相反倒越刮越大了。
  仙虎緊跑兩步,一只手緊緊捂住被風吹得四下亂跳的書包,瞇起眼,迎著風,艱難地繼續往前走。
  迎面刮來的風越發大起來,似乎大有將死命與之抗衡的房屋、樹木連根拔起的架勢。令人惶恐的是,幾分鐘之后,整個天空像被一塊巨大的黃幔遮住了一樣,黃燦燦一片,幾分鐘前還普照四方的太陽已成了一個模糊的圓盤。這黃色不停地膨脹著、鼓動著、伸展著,一波一波的,水一樣從西向東,在頭頂的天空中漫過,顏色也由淺漸深,轉瞬成了一片血紅。
  此時,仙虎簡直看呆了,早已忘了一切。他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同時,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慌和憂懼攫住了他。
  幾乎是一瞬間,頭頂上的血紅色已然變成了深褐色,天緊接著就黑了下來,黑得那樣稠釅,簡直伸手不見五指。與此同時,風更加猛烈起來,刮得人腳底下安了彈簧一樣使勁往上跳,站也站不穩,而整個身體簡直就像一張紙一樣,輕飄飄的失去了分量,只能隨著風向前跑,向前跑。仙虎腦子里一片混沌,只依稀記得腳下是一條大路,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
  當太陽重新放出光輝時,仙虎發現自己站在一條陌生的大街上。街上店鋪林立,人來人往。仙虎覺得有些納悶,四下里一看,他著實大吃了一驚:街上來來往往的男女老少都是一副古裝戲的打扮,男的或俄冠博帶,錦衣長袍,或方巾扎頭,腰懸寶劍;女的則一律云髻高束,環佩叮當。再看兩邊店鋪,門面都是雕梁畫棟,檐牙高挑,朱漆的招牌,古色古香。仙虎的第一反應是這里肯定在拍電影。可是待他四下里觀瞧,卻并沒有通常電視上見過的拍攝現場的那一番情景。也就是說根本沒有印象中的攝象機、導演等一干人出現。相反,他發現周圍的人看著自己的眼光好生奇怪,簡直就像看天外來客或者魔界怪物一樣。
  這下,仙虎更加惶恐不安起來,簡直如墜五里云霧之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自己有什么可笑之處嗎?低頭看看自己那一身在風沙中已經分不出顏色的校服和白色的運動鞋。一剎那,仙虎有些明白了。他想起了最近教育電視臺正在重播的電視連續劇《西游記》。也許像西天取經的唐僧師徒一樣,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度。
  這么一想,他頓時害怕起來。不知道這里的人會不會傷害自己。要是這里也跳出一些牛頭馬面的吃人妖怪該怎么辦?
  當然,也不全是害怕,此時,仙虎心里也有一絲絲的興奮和激動:要是能順利返回學校,這件事倒是可以炫耀一番的。肯定能引起全校轟動,到時候,電視臺、報社一采訪報道,那自己可就真的成了獨身歷險的新聞人物了。這該有多過癮!
  可是,要是被扣留回不去呢?歷史老師不是講過蘇武牧羊的故事嗎?蘇武出使匈奴,不是被扣留了19年嗎?還有張騫。要是他們讓自己也去放羊、放牛,那該怎么辦?
  最終,還是恐懼的感覺占了上分。帶著一絲忐忑,他問身邊走過的一位商人模樣的男子,這是什么地方?那人操著半文不白的口音告訴他,此乃東京汴梁也。仙虎這下更是大吃一驚。東京汴梁他怎么能不知道!《中國歷史》教科書上明明白白地寫著,那是北宋王朝的首都,也就是現在的河南省開封市。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莫非自己已經來到了距今幾百年前的大宋朝。照這么說,自己還可以見到鼎鼎大名的楊家將和水泊梁山上的108位英雄好漢呢?這樣一想,仙虎稍稍有些放心了,不覺還有幾分興奮。
  仙虎就向旁邊一個綢布店的伙計打聽“天波楊府”在哪條街上。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仙虎一番,把眼一瞪,說:“去!去!去!你這個小怪物打聽天波楊府干什么,那里早已經沒有人了。”
  “為什么?”
  “為什么?邊境上連年打仗,朝廷缺兵少將,老楊家世代忠良,連寡婦小孩都上戰場了。這不,五校場那邊不是還在設擂臺招兵選將嗎?”
  小伙計話音剛落,就見迎面來了一隊兇神惡煞似的士兵。這伙士兵一見仙虎,就撲上前來,不由分說,就把他反剪雙手,推入抓來的壯丁當中。
  此情此景,仙虎嚇壞了,他嘴唇哆嗦著想辯解,可是情急之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懵懵懂懂、身不由己地被押著往一個方向走。
  四
  隨著人流,仙虎被押解到五校場。校場很大,每隔一段距離就擺著幾排兵器架子,上面整整齊齊地插滿了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等長短兵器。較場四面都有士兵把守。周圍的城墻上鼓聲陣陣,旌旗飄展。校場的南面,用木頭凌空搭著一個幾米寬的擂臺,只見高高的臺子上坐著幾個頭戴烏紗帽的考官。臺子兩邊掛著條幅,一邊寫著:以武會友,招募天下英雄;另一邊寫的是:精忠報國,鏟除四海匪患。臺子正前方的欄桿上,搭著一段紅綢子。
  仙虎就向押解他的士兵詢問是怎么回事。一個面貌和善的、上了年紀的士兵告訴了他原委。
  原來,西北邊境的黨項族在首領元昊的帶領下,屢次進犯大宋邊關,他們在邊境上擺下了一個奇怪的莽牛陣。已經有半年了,大宋朝兵將損傷數十萬,卻至今無人能破陣。按照雙方兩軍陣前的約定,再有一個月,如果大宋朝還是不能破陣,就要對黨項族北向稱臣,納糧進貢。現在朝廷正在汴梁城南、城北分別設置擂臺,征招能統帥軍隊破解敵陣,掃平叛亂的天下英雄。可是,眼看敵方的約定日期日漸臨近,還是沒有人前來摘下紅綢,毛遂自薦,統兵前去破陣。此刻,仁宗皇帝和文武群臣都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仙虎聞聽,心頭不覺升起一股按奈不住的沖動。他想了想,把心一橫,走上臺去,一把扯下了擂臺前欄桿上的紅綢緞。
  臺上臺下,頓時一片大嘩。大家紛紛指手劃腳地議論,覺得這個穿著古怪的小孩簡直是瘋了。與此同時,守護在擂臺兩邊的衛兵挺著長槍過來了。他們一左一右,拎小雞一樣把仙虎夾在了中間,連拉帶扯,不容分說架到了坐在擂臺里側的兩個監擂官面前。
  “回稟兩位大人,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孩擾亂招募現場,被我等當場擒獲。請大人發落。”一個衛兵單膝跪地,向上稟報。
  一個頭戴烏紗帽,慈眉善目的瘦高個官員猛地拍了一下驚堂木,沉下臉來:“那位小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擾亂朝廷公務,真是膽大包天。本官念你年幼無知,受人指使,為人走卒,且饒你死罪。但本官問你話,你要從實招來,不得有半句假話,否則休怪本官杖下無情,打你個皮開肉綻!”
  仙虎趕忙學著電視里歷史片的說話口吻,連連答應:“謝謝官老爺不殺之恩,小人王仙虎聽從官老爺吩咐,不敢有半句假話。”
  “看你衣著古怪,必是來自番邦。快快從實招來,你是不是黨項國的奸細?是誰派你來刺探我大宋機密的?”瘦高個官員目光嚴厲,緊緊逼視著仙虎。
  仙虎一聽,明白了。原來自己是被當成奸細抓起來了。
  他趕緊辯解說:“請大老爺明查,我不是奸細。我是從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來的。我是一個學生,我叫王仙虎,今年剛上初一……”
  一著急,仙虎就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堆,可是再看那幾個監擂官,卻如聽天書,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簡直是一派胡言。什么中國,外國的,根本沒聽說過。休要羅嗦,趕快交代你的真實身份,否則本官可要動刑了。”這時,一個落腮胡子、頂盔掛甲的武官手按腰刀,走過來了。
  仙虎急得眼淚都快下來了:“大老爺冤枉啊!我的確不是奸細。我是從600多年,不,是700多年以后的中國來的。是一場大風把我刮到這兒來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信,你看這幾件東西。”
  仙虎急中生智,想起包里裝著的幾樣寶貝,趕緊一五一十地拿出來。
  看著眼前幾樣聞所未聞的希奇古怪東西,幾個官員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瞧了半天,看不出個名堂。可是在仙虎面前,他們又不愿丟面子,就面面相覷,將信將疑地放下了。
  見此機會,仙虎就介紹了三樣東西的名稱和用處。第一樣是哈哈鏡。仙虎說,這是一個魔鏡,它可以讓對朝廷不忠誠的人在鏡子里一照,就變成丑八怪;而對朝廷忠誠的人一照就會變成彌勒佛。現在可以讓你們試一試。
  幾個文武官員聽后來了興趣,都要求單獨試試。結果一會兒都眉開眼笑地說,果然是寶貝,果然是寶貝。
  看到兩個官員高興起來,仙虎趁機向他們介紹了700年后的許多情況。
  仙虎告訴他們,根據歷史記載,大宋朝和現在鬧事的黨項族締結了盟約。可后來,又被北方的金國打敗了,國都搬到了臨安,也就是現在的杭州……現在,我們國家有56個少數民族,大家像一家人一樣和睦相處,相互之間再也不打仗了……
  幾個官員聽得瞠目結舌,趕緊向兩邊張望,看看有沒有外人聽到。接著,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官員就把瘦高個官員拉到一邊,兩個人竊竊私語起來。就聽胖官員說,這小孩滿口的奇談怪論,這些話要是散布出去,可是要動搖軍心的。不如趁早……胖官員說著話,手掌望下一劈,悄悄做了一個砍頭的動作。瘦官員說,我看這小孩耳聰目明,言語條理清楚,不象是毫無根據的欺詐之辭。這事非同小可,不如啟奏圣上之后再行定奪不遲。”
  “可是,皇上要是怪罪下來怎么辦?我們負責招募破陣之人,眼看邊關戰事吃緊,可一月有余,招募工作還是毫無進展。現在倒冒出這么一個身份不明,滿口胡言亂語的小孩,要是有人此時在皇上面前奏上一本,這可是欺君之罪呀!”
  瘦高個官員聽罷這些話,沉思片刻,把手一揮。“好吧,就依你的話,處死這個小孩,免得再生禍端。”
  站在旁邊的仙虎一聽,嚇得汗都下來了。該怎么辦呢?現在誰也救不了你了。只能靠自己。一瞬間,仙虎搜索枯腸,思索對策。眼見兩個刀斧手手扶腰刀向自己走來,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仙虎猛然記起在一個叫西周生的明朝人寫的一本《大宋演義》中,他看到過破解這個陣法的記載。
  現在,看著被丟在一邊的鼓鼓囔囔的黃挎包,仙虎想出了更好的破解辦法。
  拿定了主意,于是,仙虎可憐巴巴地看著兩個官員:“兩位老爺,我從700多年后來,我知道怎么破陣。求你們就不要殺我,好嗎?”
  兩個官員簡直有些喜出望外,他們頭湊在一處,商量了一會兒,痛快地答應了。
  撫著被勒得生痛的手背,仙虎輕輕噓了口氣。他知道,過了這一關,更嚴峻的考驗還在后面。
  五
  到達邊關時,已是三天之后。
  被押解著走進大宋朝的邊關軍營時,仙虎又擔憂,又新奇。他看到了一幅平常只能從歷史題材的電影電視中看到的場面。能親身體驗這樣的古代軍營生活是仙虎過去想也沒想過的。
  大宋朝的營盤,設在山腳下,層層疊疊的營帳排列得整齊劃一,到處旌旗招展,一眼看不到邊。在這些營帳的正中間,有一座鶴立雞群的大營帳。仙虎猜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中軍大帳了。這里顯然是軍營的核心地帶,因為仙虎經過的時候,有兩隊頂盔掛甲,手持著斧鉞鉤叉的士兵正神色威嚴,目不斜視地四處巡邏。
  關押仙虎的地方就在中軍大帳的后面,是一個四面圍著一人多高的柵欄、門口立著兩個衛兵的小帳篷。旁邊是一個馬圈 ,幾十匹膘肥體壯的戰馬正在吃草,有幾匹馬還“噗、噗”地打著響鼻。
  押送仙虎的士兵是個大胡子,看上去還挺和藹可親。大胡子向兩個守門的士兵耳語了幾句,其中一個士兵點點頭,嘩啦一聲,打開了鎖,接著給仙虎松了綁,把他往里一推,說,小孩,好好在里面呆著。別打歪主意,在這里你是跑不出去的。
  說完,嘩啷一聲,門在外面又鎖上了。
  就這樣,仙虎作為大宋朝邊防軍營里的一名“特殊”囚犯,開始了他的邊關生活。
  晚上,躺在冰冷的帳篷里,仙虎想了無數個脫身之策,但最后都被他一個個否定了。他開始感到絕望。古書上說,不知生,焉知死。自己現在連怎么到這里來的都搞不清楚,又何談逃回去呢?即使逃出去,又能跑到哪里去呢?這兒和自己生活的世界不僅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還相隔了800年。這800年的時間自己怎么才能跨過去呢?回想起上學路上的那場大風,仙虎覺得簡直像做夢一樣。他甚至好幾次都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借此來驗證是不是在做夢。可每次,椎心的疼痛都提醒他,這一切都是千真萬確的。難道一場大風就能改變一切嗎?仙虎百思不得其解。
  他甚至想起來,前段時間他在一本書上看到過一則消息,說美國科學家正在研究運用新興的納米技術讓人在未來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與遙遠的古代先祖對話……是不是自己現在就充當著這樣一種實驗的工具,而自己卻渾然不知……
  就這么不斷地胡思亂想著,仙虎不知不覺打開了瞌睡……
  第二天早上,在一陣緊似一陣的鑼鼓聲中,仙虎醒來了。還沒等他睜開眼睛,牢房門就被打開了。懵懵懂懂中,昨天押解他的那個大胡子又進來了。
  小蠻子,快起來。跟我去吃飯,黨項人又來罵陣挑戰了。今天可要看你的了。要是破不了黨項人的“莽牛陣”,你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大胡子高聲大嗓這一叫,仙虎不覺打了個寒噤,完全醒了。
  六
  中午時分,吃過戰飯,仙虎被押進中軍大帳。一個姓高的統兵將領點將之后,向仙虎詢問該怎樣破敵。仙虎說,需要等到天黑以后方可破敵陣。
  需要準備何物?高將領問。
  仙虎說,什么都不需要準備。只是希望到時候天陰,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越黑越好。另外,到時候聽他一聲口哨,大宋朝的軍隊就要把所有的火把都熄滅。
  高將領冷笑著說,看你能耍什么把戲。要想清楚,你可是戴罪破敵的,到時候要是破不了敵陣,可沒人能救你。
  仙虎沒有吭聲。
  于是就等天黑。
  隨著天色漸漸暗下來,宋朝大營里熱鬧非凡,燈籠火把將天空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時辰已到,只見宋營里三聲炮響,大隊人馬浩浩蕩蕩洪水猛獸一般,殺奔兩軍陣前。到了離宋朝大營幾里外的平原地帶,幾千人馬一字排開,列在陣前,為首的正是姓高的三軍統帥。在高統帥旁邊的一匹病怏怏的小馬上,騎著從京城來的破陣高手王仙虎。
  待大宋朝軍隊壓住陣腳,仙虎抬頭向對面觀瞧,只見不遠出開闊地的對面,灰突突的一片,原來是黨項族大軍早已經等候在那里。
  見宋朝軍隊已經列好陣勢,只見從黨項族大軍帥旗下面躥出一匹戰馬來。馬上的兵士手持黃色的令旗。沖到離宋軍有十多米的地方,將馬勒住,高聲喊話:
  對面的宋朝兵將聽真,我家將軍有令,命你等速速前來破陣。如若過了今日,還無法破陣,就趕緊遵照約定,俯首稱臣,納糧納供,方能保全爾等性名!
  說完,這個家伙撥馬回去了。
  這一方,宋朝兵將們聽了,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這時,高將領發話了:小蠻子,快過去吧。這次看你的啦。記住,你是來歷不明的奸細,朝廷的命犯。破了陣,可以饒你性名,要是耍什么花招,我的穿林神箭可是不認人的。
  仙虎默默點了點頭,解下搭在馬背上的黃挎包。他讓一個士兵在旁邊接著,慢慢從馬背上下來了。
  什么也不去想,仙虎像個慷慨赴死的勇士,獨自走到了敵對雙方大軍中間的開闊地,站住,然后從包里掏出了微型放音機和激光球。
  身后,剛才還燈火通明的宋朝軍隊象夜晚風平浪靜的海面,一片漆黑、寂靜。
  仙虎不禁打了個寒噤。
  這時,只見黨項族士兵往兩邊一分,從中間閃出一大片空白地帶來。
  緊接著,就聽一陣梆子響。綁、綁、綁……隨后,哞地一聲,從遠處傳來一聲牛叫。這叫聲起初還是單一的,接著就響成一片,如同濤聲,如同平地里卷起一陣風,由遠處向仙虎站著的地方漫卷過來。
  仙虎知道,這就是所謂的“莽牛陣”了。一眨眼的工夫,龐大的“莽牛陣”已經席卷過來,星光下,牛角上明晃晃的尖刀寒光閃閃,依稀可見。
  近了,近了,千百頭牛雜亂的腳步聲山呼海嘯一般就在耳邊,甚至可以聞到一股撲面而來的血腥氣。仙虎不慌不忙,輕輕撳下放音機的按鍵,并把音量旋鈕調到最大限度。短暫的沉寂之后,一聲震徹夜空的虎嘯破空而來,讓兩軍陣前的所有人不禁毛骨悚然。
  幾乎就在虎嘯的同時,千萬道耀眼的弧光、霓虹,蘭色的閃電一樣,從仙虎手中發射出來,劃過夜空,劈向滾滾而來的鐵蹄。
  那些已經沖過來的一頭頭壯牛猛地剎住了,愣了愣,紛紛掉頭四下逃竄。
  至此,黨項兵的“莽牛陣”不攻自破。
  七
  這一戰,宋朝兵馬大獲全勝。不久,元昊主動提出議和,雙方簽定了不再相互出兵的盟約,西夏國對大宋朝俯首稱臣。
  仙虎立下大功,這下,高將領對他奉若上賓。他不再被關押,而是可以隨便在軍營里走動。仙虎就四處看熱鬧,和許多士兵也混熟了。
  他還在尋找遁回700年后的法子。
  不覺一個月過去了。這天,京城來了位欽差。宣讀了皇帝的詔書,要求邊關統帥高將軍和破陣有功的異族小孩王仙虎一起進京,面見皇帝,接受賜封。
  一路上,高將軍對仙虎格外關照,這讓仙虎心生疑竇。他警惕起來。夜半,他潛伏在帳外,聽到了酒席宴上的對話。這才明白,高將軍是想除掉他,獨自向朝廷邀功請賞。仙虎頓時出了一身冷汗,趕緊趁人不備,偷偷跑了出來。
  八
  黑暗中,仙虎不辨方向,只是拼命地往前趕。
  不知走了有多久,前面的路漸漸開闊起來。路兩旁的一切也慢慢清晰起來,仙虎覺得有些納悶,眼前的一切有些似曾相識。但是他一時又實在想不起來究竟在什么地方見過。
  再往前走,接著,仙虎就看見了路的前方有一團隱隱綽綽的龐大黑影。走近了,才看清原來是一棵大樹。樹下有一排亮著燈的磚瓦房。這燈光讓仙虎覺得那么親切、溫馨,他不知不覺走了過去。
  推開門,屋里的人一下子全愣住了。緊接著,一個身影撲上來,抱住他,放聲大哭。
  是媽媽。
  仙虎也不禁悲喜交集,眼前的這一切來得太快,他簡直來不及反應。
  忽然,仙虎明白過來,趕快掙脫媽媽的手臂,回身來到門外。他想再看看星光下那條他回來的路。可是,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哪里還有那路的影子。
  借著身后的燈光,大榕樹的四周分明是此起彼落的居民區,夜色下鱗次櫛比的檐角,像猙獰的怪獸,森嚴地審視著一切……
  仙虎再次回到屋里時,媽媽告訴他,在那次建國以來最大的沙塵暴發生之后,他已經失蹤一個月了……
  (原刊于《東方少年》2003年7月號)

  • 上一篇文章: 今年冬季的第一場雪

  • 下一篇文章: 雪地上,站著一個小女孩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