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我的朋友杜木
作者:鹿 鳴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一晃與我的朋友杜木已經有好多年沒見了。那時候,那時候是什么時候的事了,好像已經很久了,只記得那時我剛讀初中,那時我的成績一塌糊涂,特別是數學,紅燈總是高高掛著的,英語也不行,我怕背單詞和課文,只有語文算好一點,我也搞不懂,語文我從來不認真學,卻沒問題,為什么到了數學和英語那里就沒有那樣的好事了呢?說真的,數學和英語學不好,我還是知道點原因的,因為我不喜歡它們。那時候,爸爸媽媽忙著魚塘上的活兒,只知道拿錢出來讓我去上補習班,可是我在補習班上總是昏昏欲睡,我也不傻,一直沒有跟他們坦白講這件事,現在想想,我那時候也真是太混賬了。
  
  我和杜木一樣喜歡詩詞。
  
  那時候我真不懂事,總是想問他:“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怎么可以問他理想呢?當我第一次問他,而他沒有回答我時,我很后悔,我想,問他理想這個問題是對他最大的傷害,因為他縱使有理想,就他那個要錢沒錢,要房沒房,要健康的身體沒健康的身體的條件,再偉大的理想也很難實現啊。他沒有家,他也不需要家,那只小小的烏篷船就是他的家。他雖然和我的爸爸媽媽是同一輩的人,但是他那得小兒麻痹癥遺留下來的后遺癥,也就是那矮小的身體,讓我一直恍惚地覺得他是我的同齡人。真的,那時候我就把他當作我的一個朋友,根本就沒有想到他的年齡問題。
  
  是的,他住在陽澄湖邊的一只小小的烏篷船上,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孤零零一個人住在湖邊,后來從爺爺那里知道了,原來他是看陽澄湖的,就是看住那些到陽澄湖里偷偷捕魚的人。爺爺跟他很熟,因為爺爺的魚塘就在湖邊。
  
  我忘了說那個湖了。
  
  那個湖的名字叫陽澄湖,是我家鄉的一個大湖。在我懂事以前,那個湖還沒有什么名氣,不過在我心里,那可是一個了不起的湖,我常常在作文里寫它。不過,那時候我也想過,想過一步一步走進陽澄湖里死了算了,那是在我幾次精神崩潰的時候瞎想的。別以為我們那時候貪玩,頭腦里沒有什么精神之類的東西,說真的我記得有很多次,特別是期中和期末考試之后,精神簡直被他們弄得要崩潰了。什么功課不行就補什么功課,甚至媽媽竟然還幫我報了該死的奧數班,那時候我真是被他們弄得焦頭爛額了。跳湖或者走進湖里的念頭是時不時會有的,不過那些事,其實那些事我一次也沒有真這么干過。我知道自己淹不死,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就會游水了。
  
  那是個聚寶盆一樣的湖。
  
  現在,我完全明白這個湖和我的朋友杜木是連在一起的。我的朋友叫杜木。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他究竟讀了多少年的書,他的小船上居然有一本一本的詩詞書。怪不得他說起話來總是文縐縐的,滿腹經綸的樣子。因為那些詩詞書,弄得我很崇拜他。真的,最開始的時候,有幾次我還懷疑他會不會和唐代大詩人杜牧有點關系,或者干脆就是杜牧本人,當然那是在我沒弄明白他名字中那個“木”字的時候。我那時候真是太天真了,那個杜牧怎么會跑到我們這里來呢?
  
  那時候爺爺奶奶特別寵我。可是后來我的奶奶就離開了我,奶奶離開我的那一刻,我如夢初醒,就像,就像一個在一所監獄里服了十年刑,有一天終于幡然醒悟的人一樣,感覺自己虛度了以前所有的時光,感覺自己對不起奶奶,辜負了奶奶,辜負了爺爺,爸爸媽媽,老師……很多很多。奶奶走了以后,我像變了一個人,真的,我變了,是因為我一直想起奶奶才變的。
  
  你們誰也不會想到奶奶寵我寵到什么程度,誰也想不到的。爸爸媽媽一直說,奶奶的背特別彎是背我背的。我信的。后來在我讀著書或者寫著作業的時候,奶奶彎著背的樣子一直會浮現在眼前。爺爺奶奶放錢的地方我是知道的。爺爺不時會把賣掉魚蝦的錢放在那個抽屜里,鑰匙放在哪里我也是知道的,他們隨便我從那里拿錢。那時我花錢大手大腳,要吃什么就買什么,要玩什么就買什么,爺爺奶奶從來不會說不允許,有時候爺爺發現錢少了,問奶奶,奶奶就會說,飛飛拿的吧,然后就沒有下文了。自從奶奶離開我后,盡管我知道錢還在那里,鑰匙還在那里,但是我再也不亂拿了,再也不了。人們說,飛飛這孩子,奶奶死后變好了。
  
  要說說這個聚寶盆一樣的陽澄湖了。
  
  我每次去爺爺的魚塘,總會到杜木的烏篷船上玩一會兒,杜木也從不拒絕,相反他還會拿出一些我沒吃過的好吃的給我吃。柿餅啦,芝麻糕啦,大多數時候是拿一大把花生,帶殼的那種,他自己炒的,又香又脆。開始的幾次,我很拘束,不敢隨便亂問,因為他有那么多詩詞書啦。說實話,那時候我還沒認認真真讀過一首詩呢。我對他的那些書著迷極了,有幾次都想開口問他借來看看了,想張口了幾次還是不敢開口借。他把書整整齊齊地排在睡覺放枕頭那個位置的前面一點點,不是豎著,而是平平整整一摞一摞擺放在擦得油光锃亮的船板上。那些書其實很舊了,卻沒有一個角是翹起來的。想到自己的那些皺皺巴巴的書,心里更涌起了對杜木的崇拜。
  
  后來又去過幾次,慢慢地與他熟了,我看他不比我高,但是看臉上的神色比我要大,所以我叫他杜木哥哥。他笑笑,算是答應了。我很高興。有一次我問他:“你為什么要在這里看陽澄湖?”
  
  他眨了一下眼笑著反問我:“飛飛,你知道我們的陽澄湖里有什么寶貝嗎?”
  
  “寶貝?”我一聽,眼睛都瞪大了。
  
  “你知道嗎?”他笑著賣關子。他的牙齒細細的,不很整齊。
  
  我絞盡腦汁也說不出那些寶貝。那時候我只想著湖底的寶貝,什么金銀財寶啦,什么陶瓷器皿啦,根本就沒想到魚呀蟹呀這些的。
  
  他說:“飛飛,你知道我們陽澄湖里有哪‘八鮮’?”
  
  “‘八鮮’?”
  
  “八種味道鮮美的水產。”他明確了一下。
  
  我恍然大悟,腦子里飛快地閃過自己吃過的鮮美的水產。
  
  “螺螄。”我喊道。
  
  他點點頭。
  
  “鰻魚。”
  
  他又點一下頭。
  
  “白魚、黑魚、鳊魚、青魚、蝦。”
  
  “是清水蝦。”他補充說,“還有嗎?”
  
  “蟹。”我轉了一下眼睛說。“我猜對了嗎?”
  
  他點點頭,笑著說:“這里還有一個故事呢。”
  
  我緊緊地盯著他。
  
  “話說,有一天,呂洞賓、張果老、何仙姑等八位大仙從陽澄湖經過,他們在陽澄湖的蓮花島上逗留了幾天,看到漁民們在陽澄湖上辛辛苦苦靠打漁為生,就想給陽澄湖留下一點能造福黎民百姓的東西,于是他們各顯神通,八位仙人每人為陽澄湖留下了一樣水產,他們是螺螄、鰻魚、白魚、黑魚、草魚、青魚、清水蝦,還有一樣是大閘蟹。”
  
  “耶,我猜對了!”我雀躍。
  
  “可是,”他話鋒一轉,說,“那八位大仙留下的這‘八鮮’并沒有能造福于黎民百姓,原因是什么呢,你知道嗎飛飛?”
  
  “不知道。”我搖搖頭,瞪著眼睛看他。
  
  “自從陽澄湖里有了這湖‘八鮮’之后,不只是漁民們捕它們,農民們也來補,工人們也來捕。它們撈螺螄的撈螺螄,捕魚的捕魚,捕蝦的捕蝦,每個人都恨不得一口氣把陽澄湖里的魚蝦撈個精光。一時間陽澄湖里熱鬧得簡直到了船與船擠來擠去的地步。后來,陽澄湖里的水產越捕越少,最后竟然捕不到了。”
  
  我吃驚地瞪著眼睛看他。
  
  “后來,陽澄湖就封湖了。”他說。
  
  “封湖?”
  
  “就是不讓捕撈了。”
  
  “那湖‘八鮮’呢?”
  
  “封湖以后,陽澄湖里的水產才慢慢地又有了,但是再也沒有像從前那樣多了。”
  
  我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無奈地看著他。
  
  “我守著陽澄湖已經好多年啦,”他笑笑,垂下眼睛說,“還會守下去的。”
  
  我點點頭,敬佩地盯著他。他的臉上是寫著一臉的滄桑。他不知在這湖上風吹浪打多少年了。
  
  他的船頭有一個土黃色的瓦罐做的簡易爐灶,他的船上找不到一絲絲網,也沒有一支魚叉,他在岸邊種菜,養著幾只雞。他與岸上的農民們關系非常好,常常拄著拐杖到岸上與他們閑聊。他們會不定時地給他送米過來,然后他付給他們錢。
  
  也就是在那一段時間,我時不時會問他:“你的理想是什么?”因為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思考我自己的理想問題,所以老問他這個問題。我真想他能問問我的理想這個問題,我已經準備好了,如果他問我的話,我就告訴他,我的理想是當一個作家。
  
  其實,那時還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只是寫作文的時候有點小成績而已,當時說來也奇怪,就那么一點點的作文成績竟然激起了我要當作家的欲望,我當時真的是被自己的激情沖昏了頭腦。其實要怪應該怪我的語文老師,不知哪一次,是在作文點評課上,還是在一次班會課上,他提到了我的名字,忘了是因為什么事而點我的名,好像是表揚的意思,好像是的。當時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樣甜,那個理想的火苗一下子被點燃了,當時雖然表面上沒什么變化,但是那個當作家的偉大夢想是一直在我心里的。那時候可真是遺憾,連我的朋友也沒有看出來,他一次也沒有問我的理想。他也從來沒有回答過我他的理想是什么這個問題。
  
  那時候的事情已經是我奶奶離開我以后的事情了,在奶奶離開我之前我過的日子一直是渾渾噩噩的。
  
  家里沒有了奶奶,我好寂寞。不想一個人呆著。爸爸媽媽每天要忙到天黑才回家,爺爺也是,那段時間我常常到杜木那里寫作業。他一點也不嫌棄我,還每次把那張小小的桌子讓給我用。那是他的小書桌。暗紅色的油漆,閃亮閃亮,一絲兒灰塵都沒有。開始的時候,盤腿坐在那兒寫作業很不習慣,腳總是一會兒就麻木了,還全身不舒服,寫到一半就不得不活動活動筋骨。后來堅持了一段時間就慢慢適應了。那時候我好像真的換了一個人似的,寫作業一口氣能寫到天黑,然后,在爺爺的呼喚聲中背起書包匆匆上岸。現在我很后悔,那時我竟然很多次連個再見也忘了回頭跟他說一下。那時候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杜木的感受,我寂寞了可以到他那里寫作業,他寂寞了呢,我怎么沒有想到陪陪他呢,那么漫長的夜,一湖的寂寞,沒有電視,他是怎么過的。
  
  那時候,我寫作業的時候,他就坐在一邊,不聲不響地幫我把卷了角的書一頁一頁整平,然后用光滑的木板壓著。那時我已經開始向他借書讀了。我是那么愛惜他的那些書啊,老實說,我把他的書比自己的書還要看重一百倍。那是真的。拿來拿去我總是把他的書小心翼翼地捧在心口的,不讓它有一點點褶皺。
  
  后來我們開始談論詩歌了。
  
  我告訴他我最開始的時候把他當成那個詩人杜牧了,他開心地笑了,說那個杜牧和這個杜木是風馬牛不相及呀,他說,杜牧是唐代杰出詩人,他是宰相杜佑的孫子。他的詩歌以七言絕句著稱,內容以詠史抒懷為主。他說那時候人家把杜牧稱為“小杜”,以區別于杜甫。他與李商隱并稱為小李杜。
  
  他說:“杜牧這個人非常有政治才華,十幾歲時,在讀書之余就關心軍事,還專門研究過孫子,寫過十三篇《孫子注解》。”
  
  我吃驚地望著他。他說:“有一次他獻計平擄,居然被宰相李德裕采用,結果戰爭大獲成功。長慶二年,杜牧二十歲時,博通經史,尤其專注于治亂與軍事。他二十三歲時已經寫出了著名的《阿房宮賦》。”
  
  “《阿房宮賦》?”
  
  “是的,這篇《阿房宮賦》我非常喜歡,非常非常喜歡,還能倒背如流呢。”他說,他得意地看著我。
  
  我吃驚地望著他。那時,我連《阿房宮賦》是什么還不知道呢。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杜木緩緩地背誦起來,“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三川溶溶,流入宮墻,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斗高啄,各抱地勢,勾心斗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長橋臥波,未云何龍?復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東。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凄凄。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
  
  妃嬪媵嬙,王子皇孫,辭樓下殿,輦來于秦。朝歌夜弦,為秦宮人。明星熒熒,開妝鏡也;綠云擾擾,梳曉鬟也;渭流漲膩,棄脂水也;煙斜霧橫,焚椒蘭也。雷霆乍驚,宮車過也;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燕趙之收藏,韓魏之經營,齊楚之精英,幾世幾年,剽掠其人,倚疊如山;一旦不能有,輸來其間,鼎鐺玉石,金塊珠礫,棄擲邐迤,秦人視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秦愛紛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使負棟之柱,多于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于機上之工女;瓦縫參差,多于周身之帛縷;直欄橫檻多于九土之城郭;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管弦嘔啞,多于市人之言語。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使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他背誦的時候神情很復雜,一會兒快,一會兒慢,一會兒又停頓很長時間,語氣一直是沉重的。我呢,雖然對文章寫了些什么不怎么了解,但是對眼前的這位滔滔不絕的朋友早已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知道詩人杜牧為什么寫這篇文章嗎?”過了一會兒,他看著我的眼睛問。
  
  我茫然地搖搖頭。
  
  他說:“《阿房宮賦》,這是篇賦體散文,借古諷今,通過描寫阿房宮的興建及毀滅,總結了秦朝統治者亡國的歷史經驗,這篇文章實際上是向唐朝統治者發出了警示。杜牧,實際上是出生在阿房宮被燒毀的千年之后,他從來沒有見過阿房宮,但是這位晚唐的著名詩人卻通過神奇的想象,將他從來沒見過的阿房宮描繪出來,他是要向晚唐的統治階級發出警示。”
  
  “警示什么?”
  
  他很失望地看了看我,我立刻知趣地低下了頭。
  
  “沒事,”他說,“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只要一遍遍去讀,讀得多了,你就懂了。”
  
  我點點頭,咬著唇。
  
  我偷眼看看他。他堅定的眼神里閃爍著智慧的光芒,那是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智慧。我深深地敬佩他。
  
  自從聽過我的朋友背誦《阿房宮賦》這篇文章后,我再也不敢問他理想這個問題了。能懂《阿房宮賦》這樣文章的人,他的理想和抱負會一般么?
  
  后來,爺爺的魚塘拆遷了,我學習也忙了起來。爺爺的魚塘拆遷以后,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沒去陽澄湖邊。有一天,當我興沖沖去陽澄湖邊看我的朋友時,突然發現他的小船不在那兒了。湖上多了來來往往的小游輪。我慌張起來,拼命地呼喊,明明陽澄湖邊一覽無余,沒有小船的影子,我還在那里拼命呼喊,我發瘋一樣地沿著湖邊奔跑,一個灣一個灣去尋找,可是,可是哪兒也不見小船的影子。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去了哪里。
  
  我呆呆地、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后來我在夢里一直看到自己在找他。
  
  我四處向人打聽他的下落,遙無音訊。
  
  后來,我只能接受現實。
  
  現在,我也能背誦這篇《阿房宮賦》了,可是,我的朋友,你在哪里?
  
  你說,你喜歡陽澄湖的那種荒涼,你說荒涼是美的,荒涼是沒有油污的,荒涼是沒有喧囂的,三三兩兩的漁船,還有散落的點點的風帆……
  
  你說,你喜歡那種荒涼,我的朋友,你不辭而別,是不是就是去尋找那荒涼的地方?那荒涼的地方在哪里?就在那個經常在你夢中見到的小漁村嗎?
  
  你說,在很遠很遠的陽澄湖邊,有一個小漁村,村子里的漁民們靠打撈陽澄湖的蜆子為生。那里的蜆子很多,多得能堆成山。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寧靜而自由的生活。你說,那里的蜆子永遠不會遷移,因為那里沒有油污……親愛的朋友,你是不是,是不是去尋找那個夢中的小漁村了?
  • 上一篇文章: 安徒生童話

  • 下一篇文章: 小裙子的舊手機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