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黑子
作者:許迎坡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黑子也叫老黑。一般女生叫黑子,男生叫老黑,很少有人叫他的真名。至于為什么叫老黑,我們都記不清了,好象不光是因為他長得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總愛"嘿嘿"地傻笑。
  在我們班里,黑子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物。平時不愛吱聲,很少引起大家注意。只有在上課時值日生忘了擦黑板老師嚴厲地問誰是值日生嚇得沒人敢站出來時,我們才會想起黑子。每次黑子都挺身而出,走到前面把黑板擦干凈(其實并不是他值日),每次老師都訓斥幾句。黑子也不辯解。
  黑子的確是好人。
  黑子可以在你需要錢的時候毫不憂郁地把口袋里的錢都給你,自己寧可步行回家;黑子可以在你傷心的時候陪你掉一天眼淚;如果你是值日生碰巧有事想早走只要喊一聲,黑子就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黑子的行為雖然得到了班里所有同學的稱贊,但我們還是很少注意他,因為我們似乎都習慣別人做事,所以黑子在我們班是個小角色,完全沒有胡三炮(打架出了名的)和大仙(寫情書出了名的)他們有名氣。
  黑子真正出名是在運動會上。
  運動會報項目一直是令我們老師頭疼的一個問題,除了幾個體育特長生外,別的同學很少報名。特別是3000米長跑,每次運動會這項都空白,每次也因為這項,我們班總是比不過二班。
  老師問:"今年誰能報3000米,給我們班爭口氣?"
  我們一個個都低下頭,生怕被老師點名。
  "難道你們真的都是熊包嗎?"
  還是沒人吱聲,氣氛相當尷尬。
  "老師,我,我可以試試嗎?"這時我們聽到一個怯怯的聲音,聲音很小。
  順著聲音望去,天哪!是老黑!
  有沒有搞錯?就他也能跑3000米!老黑是我們班的體育課上的"困難戶",體育老師經常指著老黑說:"你是我教過的學生中最笨的一個!"
  可是班里還是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畢竟有人給我們擋災了嘛!
  "好樣的,黑子同學(我們老師也被我們同化了,也管老黑叫黑子)是咱班同學的榜樣,關鍵時刻敢于站起來,這種精神就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運動會那天,最后一項是3000米,那時我們班的成績只和二班差1分。也就是說如果黑子能夠取得一個好名次,那么我們就能超過班,取得了冠軍。但我們根本就沒報希望,參加比賽的有八名選手,取前六名,不用說黑子準第八。
  比賽開始了,果然不出所料,從比賽一開始,黑子就一直在最后跑著,跑到2000米的時候,倒數第二的二班的馬良都拉他一圈了。他在跑道跟走沒啥區別。
  黑子仍然在堅持著。
  下來吧,丟死人啦!胡三炮喊,但他一看老師的眼神又閉上了嘴巴。
  黑子的頭上熱氣騰騰,通過我班的時候,可以聽見他急促的喘氣聲。
  這時奇跡出現了,二班的馬良下場了。又有兩個選手也因為堅持不住下場了。也就是說只要黑子能堅持下來,就能獲得第一。
  這時的黑子的跑步姿勢就像在放慢動作。第四名已經沖線了,他還有兩圈兒,跑道上只有他一個人!
  黑子還在堅持著!
  "我們要像跑道上這名同學學習,他體現了奧林匹克精神,大家為他加油!"廣播里傳來播音員員清脆的聲音。
  全場響起熱烈掌聲。
  黑子"走"到終點,就癱了下去。
  那天,我們第一次奪得冠軍。


  黑子的那次行動,使他成為了學校的名人。可是在我們班卻引起了不小震動。有贊揚的有批評的。女生們認為黑子給班級爭了光,可胡三炮和大仙們卻認為黑子給班級丟了臉。理由是被倒數第二的拉了兩圈。
  "丟人呀,丟人呀,要是我早下去了。"胡三炮振振有詞。
  黑子還是老樣子,那件事兒好象沒發生過。
  可是到班委會換屆選舉時,胡三炮突然提名黑子當班長。
  開始我們都感到奇怪,后來很快就悟出了其中的奧妙:那時班長一職的競爭在王偉和劉濤之間激烈地進行著,兩人不相上下,都是打"小報告"的高手。我們很快明白了胡三炮的用意,立刻群起響應。
  老師猶豫了一會兒,看看黑子,顯然黑子上次賽場上的表演給老師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老師多次在班會上表揚過他。然后點了點頭,說:"既然大家選的,我沒意見。"
  老師讓黑子上前發表就職演說。
  黑子站在講臺上結巴了半天說:"我、……我不是那塊料,別、……別讓我當。"
  "黑子最適合當班長,大家說是不是啊?"胡三炮大聲喊道。
  "是--"大伙一致響應。
  黑子站在那里手不停地揉著衣襟,滿腦門子上滿是豆粒兒一樣的汗珠兒,樣子滑稽極了。
  老師說:"你試試嘛,不行可以再換人。"
  黑子擦了擦臉上的汗,勉強點了點頭,說:"我試試,希望大家給我支持。"這家伙居然給全體同學鞠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躬。
  "好!"同學一陣歡呼,那架勢不亞于歡迎剛剛競選成功的美國總統。
  特別是我們班的女同學更是極力支持黑子。她們說:這年頭像黑子這樣老實的男人越來越少了。這讓我們男生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眼紅歸眼紅,我們還是喜歡黑子當班長,因為我們前幾任班長都是"小報告專家",我們班的每一件事都牢牢被老師掌握得一清二楚。我們相信黑子不是這樣的人,這樣我們就可以過上安靜的日子。
  可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黑子上任第一天就在講臺上鄭重宣布:要徹底治理我們班的衛生。
  我們班的衛生一直是全校最差的,每次衛生檢查后我們班都被廣播點名批評。老師為此也常常把我們罵得體無完膚。可是罵歸罵做歸做,你罵你的,我做我的。我們班級一直是全校得小紅旗最少的。
  其實不是我們班的同學都壞的不可救藥,主要是有幾個像胡三炮之類的亂攪和,你一做好事就在一旁起哄,說風涼話。
  黑子的第一次活動就受到阻撓。
  在黑子分配胡三炮打掃分擔衛生時,胡三炮連眼皮都沒抬,只硬硬地說了一句:"老子沒空!"
  "請你到分擔區去打掃衛生!"黑子重復了一遍。
  "老子沒空,你耳朵聾了咋的!"胡三炮的眼睛瞪得溜圓,看著黑子。
  "請你到分擔區去打掃衛生!"黑子又重復了一遍。
  "你這是故意找茬呀,你的班長還是老子給你提名的呢,你不但不報恩,還給老子耍威風,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胡三炮的眼睛里已經閃過一絲怯意,不過他仍然舉起拳頭照著黑子的前胸就是一拳。
  黑子措手不及,一下子被打倒了。
  胡三炮拍了拍手,鼻子哼了一聲,扭頭要走。
  "請你到分擔區去打掃衛生!"這時黑子像頭牛一樣又站了起來,擋住了胡三炮的去路,還是那句話。
  班里的同學都圍了上來。
  "你真是欠扁!"胡三炮又舉起了拳頭。
  "老師來了!"小芳喊道。
  胡三炮已經被黑子的氣勢嚇住了。
  "行,老黑,有你的,咱走著瞧!"說完他憤憤地那起掃帚到分擔區掃除去了。
  胡三炮讓黑子給治住了!這在我們班真是"破天荒"的事。胡三炮都干活了,我們誰還裝蒜!我們都乖乖地拿起掃帚掃除嘍。
  但我們誰也沒有表現出明顯的興奮,反倒為黑子擔起心來。胡三炮可不是好惹的。
  "黑子,以后可要留神呀!"其中一個人拍了拍黑子的肩膀提醒他。
  黑子仍然昂首挺胸,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老師走了過來,看見我們都站在一起,問:"出了什么事?"
  我們都屏住呼吸看著黑子。
  "沒事,我在給大家分配任務。"黑子輕描淡寫地說,不過他還在不停地揉著胸脯。
  老師看沒什么事就走了。
  這時走出幾百米遠的胡三炮回頭看了看黑子。

  當一個月后我們發現當初的選舉是極大的錯誤時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黑子已經成了懸在我們每個人頭上的一把利劍。黑子已經完全取得了所有老師的好感,特別是得到了班主任的信任。黑子可以在你上自習課說話時,突然出現在你面前對你做個停止的手勢;黑子可以在你勞動偷懶時突然出現在你面前幫你干活讓你感到無地自容。
  散漫慣了的我們,哪受得了這份罪。
  "一定要搞掉他!"胡三炮狠狠地說,這時他已經被黑子治得簡直要瘋了。"想當初選他時怎么沒想到他回來這手,原以為他會非常聽話,唉!"
  "那還不是因為你……"大仙剛想埋怨胡三炮,一看見胡三炮眼睛正瞪著他,半截話又咽了回去,"對,是得想個辦法整整他!"他話鋒馬上一轉,這小子!
  以后一個星期里,有幾個人一直在想辦法把黑子搞下臺。可是想搞掉黑子這類型的人可不容易,因為他根本就沒什么把柄可抓。
  "有了,"這時大仙突然喊了起來,"我有一個辦法,一定能搞掉他!"
  "啥辦法?快點說!" 胡三炮早已等不及了。黑子已經成了他的眼中釘。
  "咱們給他來個狠的,明天放學的時候,咱們這么這么辦……"大仙眨著老鼠一樣的小眼睛趴在胡三炮的耳邊嘀咕著。
  胡三炮聽完馬上一豎大拇指說:"高,實在是高!"
  第二天大仙值日,放學鈴聲一響,這小子馬上走到教室前面拿起掃帚喊:"快走快走,掃地啦掃地啦!"
  這小子今天怎么來積極勁兒了,原先每次他值日,像求祖宗似的求他!同學們 一個個莫名其妙地走了。
  大仙裝模作樣地舞著掃帚,不一會兒,胡三炮像個賊 似的跑了回來,手里拿著一個游戲機。他沖大仙一使眼色。
  大仙接過游戲機飛快地塞進黑子的課桌里然后兩個人一拍巴掌:"搞定!"
  第二天第一節是語文課,正好是我們班主任的課。頭一天老師向我們吹了風說校長要聽這節課,叫大家回家后好好預習一下。
  "丁零零--"上課鈴聲一響了,校長就邁著大步走了近來,在黑子旁邊的 空位上坐了下來。
  那是一堂寫作課。那天我們老師講得十分賣力,旁征博引,既幽默又有風度,聽得我們如醉如癡。那時我們真想校長要是 天天來聽課該多好。
  "我們大家應該把寫作當作樂趣,偉大的文學家魯迅說過……"
  "臭棋!"突然從黑子的書桌里傳出一個很尖的聲音。那是一個會說話的游戲機,一到規定時間就說話。
  同學們立刻一陣哄堂大笑。
  老師臉都氣白了:"什么聲音?"
  這時黑子從課桌里拿出了那個游戲機,滿臉通紅地說:"老師,這,這不是我的……"
  "好了,把那東西給我拿來,下課到我辦公室來一趟!"老師現在根本就沒心情聽他解釋。
  黑子把游戲機放到老師桌上,沮喪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這時胡三炮和大仙相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地笑了。
  那堂課后來變得很平淡,因為老師的情緒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校長在下課走出去的時候特意看了看黑子。
  黑子臉越發顯得黑了。
  黑子被叫到辦公室。大仙他們幾個偷偷趴到辦公室窗口往里看。只見老師正在訓黑子。黑子木然地站在那兒。
  胡三炮興奮得差點兒喊出聲來。


  第二天舉行班會,主要是針對黑子的這次事件。首先由黑子做檢討。黑子慢慢地走到前面,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站在臺上足足能有三分鐘沒有說出話來。
  "老師,他的態度不端正。"胡三炮站起來指著黑子說,"這樣的人怎么能當班長呢!"
  "對,這樣的人不能當班長!"大仙也馬上響應。
  "選他當班長是你們,不讓他當班長也是你們,你們怎么回事兒!"老師看起來很生氣。
  "誰知道他會變壞呢,老師,我多次看到黑子拿著那個游戲機上課玩。特別是這次,讓校長看見了,丟了我們班級的榮譽,一定不能再讓他當班長了!"胡三炮說起話來像放炮似的。
  "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黑子沉悶的說,活該他嘴笨。
  "什么不是你的,大仙你看過他玩過沒有?"胡三炮說。
  "我看過至少有N次!"大仙說得像真事兒似的。
  黑子站在那里臉憋得通紅,半天也說不出話來。他看看同學們,這時他一定十分希望有人能為他說句公道話,可是我們誰也沒有吱聲.這主要是 以為大家都懾于胡三炮的威力,另外我們也確實希望黑子下臺,因為他實在太認真了。他執政的這個時期,我們都不同程度地感到了壓抑和不自在。
  "下面請大家表決,同意黑子繼續當班長的請舉手!"老師說。
  你可以想象得到,全班只有三四個同學慢慢地舉起了手,而且手舉得很低。這幾個同學當然都是老實,肯學習的。
  老師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了看黑子。
  黑子的淚水在眼圈兒里轉,半天才說出話來:"老師,我,我同意同學們的意見。不過我,我希望,希望同學們--要真誠,真誠待人!"
  黑子這幾句話足足說了一分鐘,大家還是頭一次聽見黑子這么表白。
  班里立刻有一個人拍起了巴掌,是胡三炮。
  接著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
  "好吧,既然這樣,那么我同意黑子辭職,請大家再選出一名班長來!"老師看著我們說。
  教師里立刻一片寂靜,每個人都底下了頭。
  足足有一節課誰也沒有提名,老師的眉頭緊鎖著,很生氣。"好了,班長的事暫時放著吧,大家再好好想想,等下次班會再提名。"
  下次班會提名?簡直是笑話!我們才不會再選一個頭頭來騎在我們的頭上呢!
  所以下一次班會又和這是一樣的結局。大家仍然一言不發,老師氣得直搖頭。這樣我們班長的位子足足空了半個多月。大家都感覺還不錯,沒人打小報告,大家過得自由自在的。
  黑子自然又在我們的視野中消失了。大家又很少注意他了,本來就是個小人物嘛!

  日子就像河水一樣,單調地流淌著。轉眼秋天就到了,我們那兒秋天是很美的。在 我們學校后邊的山上長滿了楓樹,紅紅的像火一樣。
  "同學們,在我們祖國的南方發生了歷史上罕見水災,希望我們能伸出援助之手,大家明天有錢的捐錢有物的捐物,希望大家不要忘了。"老師放學時對大家說。
  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時候,大家都把錢拿了出來。這件事兒,我們都是積極響應的。
  因為沒有班長,老師就讓學習委員小芳收一下。小芳一個一個地收完,用紙包了起來,然后整理名單準備送到老師那里。
  "誰也不許動,都給我坐好!"正在這時,突然竄進來三個小流氓。
  "你們捐的錢在誰那兒?快說,不然給你們一個一個放血!"其中一個留著小胡子的人拿著一把明晃晃的稻子說。這三個家伙一定是聽到學校要捐款,特意來搶錢的。
  我們每個人都嚇得大氣不敢出,誰也不敢吱聲。小芳飛快地將錢塞進了書桌里。
  "快說!"小胡子舉著刀子像癩皮狗一樣叫著。因為還有十多分鐘就下課了,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時小胡子一下子就走到胡三炮跟前。胡三炮為逃課方便,硬說自己是近視眼坐在第一排座位上。
  "錢在哪兒?"小胡子的刀在胡三炮眼前晃來晃去。
  胡三炮咧著嘴,他平時的威風勁兒已蕩然無存了。他看著大家,大家也正注視著他。
  "你們班誰是班長?小胡子照著胡三炮就是一拳,他也知道應該班長收錢。胡三炮被打了一個趔趄,滿臉是血。小胡子拽住他的衣服領字,用刀抵住他的脖子,"再不說老子就捅了你!"
  "在,在--" 胡三炮徹底崩潰了,他把手指慢慢指向小芳那個方向。
  "我是班長,錢在我這兒!"這時一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是黑子!
  小胡子走到黑子跟前,"在你這兒?快點拿出來!"
  "等一下。"黑子從書桌里拿出一個紙包來,故意掉在了地上。
  小胡子彎腰去撿紙包。就在這一剎那,黑子掄起雙拳照小胡子的后腰就是兩拳。小胡子哎呦一聲倒在地上。
  另外兩個一聽到叫聲,一下子就沖到黑子跟前。其中一個照著黑子身上就是一刀。血從黑子的背部留了下來。
  但黑子用手緊緊掐住地上那個家伙的脖子不放,他試圖抱住黑子的腿,另外一個家伙又在黑子身上扎了一刀。
  "來人啊!"這事班里平時最但小膽小的小芳跑到教室外大聲喊了起來。
  歹徒一聽立刻慌了神,想掙拖黑子逃跑,但是黑子就是死死抓住不放。
  黑子的身上又被扎了一刀。
  "打死他們!"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聲。這一喊立刻激起了我們的斗志。五六個男生立刻拿起凳子向歹徒砸去。
  歹徒很快就被我們制服。這時保衛處的老師來了,把三個歹徒都綁了起來。
  當我們再看黑子時,他已經渾身是血,倒在了地上。
  "黑子,黑子!"我們飛快地把他抬到外面的救護車上。
  車走了,"黑子,黑子!"我們不停地在后面喊著。
  我們回到教室的時候,發現胡三炮正坐在椅子上發呆。我們大家都恨恨地注視著他。
  胡三炮在我們的注視下顯得優點狼狽,卻還嘴硬地說:"其實何必呢,不就是為那點錢嗎,給他不就算了……"
  "啊--"還沒等他說完,我們大叫著一齊沖著他,一下子就把他按在地下,拳頭像雨點兒一樣落在他的身上。

  又到了班會,老師站在講臺上,在我們每個人臉上掃了一遍。
  "各位同學,今天我要說的還是班長的事兒,咱班不能沒班長,希望大家選出一個好班長來,。"
  大家還是沒人吱聲。
  "大家真的選項不出一個班長嗎,有沒有毛遂自薦的?"老師眉頭皺起來。
  "老師,我。。。。。"大仙發言。
  不會吧,他想當班長,絕對不行!
  "我,我選一個人!"大仙表情挺嚴肅。
  "你選誰?"老師問。
  "老黑,不,黑子!"
  全班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你們這回不是在搞惡作劇,發自內心的?"
  "yes,sir!"聲音整齊洪亮。
  "可是黑子還在醫院呢。。。。。"老師說。
  "報告,初二(3)班班長黑子向您報到!"這時門開了,黑子走進來,一個立正。
  那樣子像一個武士,不,更像一個將軍,一個充滿自信的將軍。

  • 上一篇文章: 現實主義的天堂

  • 下一篇文章: 最后一槍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