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lghrim.live E-meil:學生作文[email protected] 文學創作:[email protected]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當時光流逝
作者:詹麗娜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兒童小說|時光

  一
  那時,我的個子一定很矮,我需要搬過去一個小木櫈,然后小心地站在上面,才可以看見窗外,透過一棵老銀杏樹稀疏的頭頂,我看見一條街,街上行人匆匆而過。我指著一個男人,回過頭來問媽媽:“那是誰的爸爸?”媽媽走過來,她沒有看窗外,也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摟住我。
  幼兒園的小朋友用彩色的筆畫出自己的家,畫里有孩子、媽媽和爸爸,而我的畫里只有媽媽和我。離婚是什么?我學會走路的時候就懂得了,離婚就是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
  我和媽媽住在一個只有十幾平米的小房子里,房子是租來的,面對成群結對的蟑螂和肆無忌憚大搖大擺闖進屋子的大老鼠,我躲在媽媽的身后抱住她的腿尖叫。但她還是養了很多花,當她穿著白色的睡衣,臉上充滿神圣的光芒侍弄那些花草的時候,我懷疑她是花仙子呢,還是我的媽媽?靜下來,媽媽會讀一些書,我經常弄壞她的書并在上面留下口水,當我打斷她,她從書上抬起頭的時候,我覺得她的目光距離我很遠。
  “媽媽,你今天高興嗎?”躺在床上,蜷曲在她的身邊,透過清冷的月光,我經常這樣問媽媽。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會暗自哭泣,或者目光呆滯地注視某一處,這讓我不安和恐慌。所以,在每天睡前,剛剛學會說話的我,要小心翼翼地問她:“媽媽,你今天高興嗎?”
  “當然高興,因為和你在一起啊!”媽媽總是這樣回答,并且恍惚的眼神里有了光彩。然后,我安靜地睡了。
  媽媽,你今天高興嗎?

  二
  夏天,她帶著我去海邊。旅途中,媽媽眼里的憂愁時而消退,時而又濃重了,我們會沿著一條海岸線或者一條幽靜的小路一直走下去,她越來越沉默,無聲的寂寞流淌在我們周圍,跟在她的身后,我的腳落在她的腳印上,我不知道她要走向哪里,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停下來,仿佛她不想停下來了。我需要快跑幾步,才能挽住她的手臂。
  漸漸,媽媽的憂傷被生活碾碎了,消逝在無盡的日子里。她辭去醫院優雅輕松的機關工作,主動要求到繁忙緊張的手術室做一名護士。我們的生活有了目標和憧憬。
  “洋洋,以后,媽媽每年可以多賺幾千塊錢呢!”她神采飛揚,“小洋洋,我的小寶貝,你每天可以喝到一大杯新鮮的牛奶,我們還要買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一個客廳和臥室分開的,帶衛生間和廚房的房子!”
  “媽媽,我們能買得起一個冰箱嗎?”我問,別人家的冰箱對我充滿著誘惑,不亞于一個寶藏。如果有了冰箱,媽媽就不用雨天抱著我去菜市場了,里面一定要裝滿肉、蛋和永遠是綠色的蔬菜,如果有了冰箱,我隨時打開,就可以拿到冰琪凌了!
  “當然,我們會有冰箱的,一定會有的!”媽媽拉著我又蹦又跳又笑,陰暗潮濕的小屋一下子變得色彩斑斕了,媽媽和我一樣,也成為快樂的小孩子了。
   我不理解,如果大房子和冰箱能使媽媽快樂,她可以回到爸爸那里啊,爸爸家里有很大的房子也有冰箱啊。“媽媽,爸爸說,我們可以回家去住。” 媽媽看看我,搖搖頭,轉過身去。
   每逢節假日,爸爸都要接我去他家。他曾帶我去見一個阿姨,那個阿姨看我的眼神冷冰冰的,晚上,我們留在那里過夜,床很舒服但我想媽媽。后來,再沒見過那個阿姨。我知道,爸爸心里一定后悔離婚了,他幾次來找媽媽鬧,還動手打了她。他說:“不復婚打死你!”
   我不懂,為什么媽媽、爸爸在與別人相處的時候,會有說有笑,而他們一見面就要吵起來呢?

   三
   在我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的生活里發生了兩件事。我和媽媽終于搬進了醫院的住宅樓,房子很小,但有廚房和衛生間,而且我們買了一個比我還高的冰箱。那是我們真正的家,我和媽媽共同擁有一張柔軟的大床。她的花,即使在冬天也妖嬈地綻放。另一件事,我的爸爸結婚了。和他結婚的是位陌生的宋阿姨,宋阿姨潑辣能干,她沒有固定的工作,開過各種各樣的小店,她粗俗的言語和媽媽身上洋溢的情調與浪漫剛好相反,讓我不能理解的是,我爸爸對這位宋阿姨的嘻笑怒罵,全部微笑埋單。
   我的媽媽仍然一個人。
   這不是她所希望的。
  我經常為此恐懼。如果她在臉上涂了厚厚的粉,抹了鮮紅的嘴唇,又在身上噴了刺鼻的香水,那么一定會有事情發生,我知道,然后,她會把我送到張阿姨家里,或者李阿姨家里,我只能忐忑不安地注視著她,最后在分手的那一刻抱住她的腿號啕大哭。她從不告訴我她要去做什么,但我知道。我知道,也許不久就會有一個男人來敲門。可是,我有許多辦法讓他們消失掉,永遠不再出現。比如,乘他們不注意時,悄悄溜出來,在他的水杯里撒一把鹽,還可以直接把煙灰倒進去,或者躺在地上打滾哭得昏天黑地說肚子疼,或者坐在他們中間即使哈欠連連也不肯去睡,最讓他勃然變色的是當著她的面把他帶來的禮物從窗戶扔出去,對了,還有一招,我曾用他也能聽見的聲音悄悄問媽媽,今晚爸爸還來嗎?
   在以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停止了約會。我聽見她在電話里對朋友說:“結婚的事,等孩子大些了再說吧!”
   不過,她找到了釋放能量的缺口。她用掉所有的工資,給我報名參加了各種各樣的學習班,舞蹈、小提琴、英語、作文,口才訓練,她把她的夢想和我的夢想折疊在一起,于是,我們忙碌得就像失去控制的車輪,不停地旋轉,旋轉,向未來疾馳而去。
   在那些周末、傍晚,她穿著因為經濟拮據在地攤上買來的制作粗糙的服裝,用自行車帶著我奔波在各個學習班。因為匆忙,她經常衣衫不整披頭散發。有時她坐在教室后排的椅子上讀張愛玲的小說,讀席慕容的詩,也讀《圍城》,有時只能站在走廊里等。一次上課的路上下起了大雨,她用雨衣把我包起來,自己卻淋透了,已是深秋,雨點像冰一樣涼,媽媽臉色青白,不住地打冷戰。課間休息的時候,我走出教室,發現她蜷縮在走廊的臺階上抽泣。我跑回教室,趴在桌子上,不讓別人看見我的眼淚!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我升入初中。

   四
  “怎么樣,洋洋?”
  我媽媽又穿上那件粉色的旗袍裙,在鏡子前扭來扭去。那款裙子是經過改良的,腿部開叉,低胸,又有彈性,傳統的旗袍把女人包裹得像粽子,這一款卻把媽媽的身材演繹得淋漓盡致,媽媽穿上它走在街上,會引來很多男人貪婪又黏膩的目光,我親眼所見。我憎恨那些目光,我憎恨每一個走近媽媽的男人。媽媽是屬于我的,屬于我一個人的!
  “老媽,你現在的身材已經不適合這條裙子了,粉色也不適合你的年齡!”我聲音很大語氣很堅定地告訴她,然后,我看見她的目光黯淡下去,默默地脫掉裙子,掛好,放進衣柜里。
  每當看見媽媽穿上那件粉色的旗袍裙我就會很緊張。我也不喜歡她穿牛仔褲,那會讓她看上去更年輕更有活力。有一次,她在商場試穿一條繡了玫瑰花的牛仔褲,我就在一邊做嘔吐狀,我還說過她裝嫩、假純之類的話。
  工作著才是美麗的,我這樣告訴媽媽。我喜歡她穿著護士服,戴著口罩、帽子的樣子,真正的原因卻是那樣只露著兩只眼睛讓我覺得她是安全的,她會安靜地工作在一個封閉的空間里,然后安靜地回家,回到我的身邊來。她的心是因為我跳動的,她的生活是因為我才有意義的,她理所當然地奉獻著一切,而我理所當然地享用著她所奉獻地一切。
  她有時也會抱怨,抱怨自己承擔了一次婚姻的全部后果和責任,這似乎加重了她對爸爸的憎恨。我安慰她說:“媽媽,將來我要做很多很多工作,買一個很大很大的房子,然后把你和爸爸接來,爸爸可以養一只狗,你可以在院子里種上喜歡的花草……”“如果你爸爸去,我才不去呢!”沒等我說完,她就打斷了我,居然眼淚汪汪的,“我付出那么多,你卻同樣對待。”唉,怎么像個孩子呢。
  如果她委婉地暗示說,我們應該有個正常的家庭,我們應該有正常的生活,我會直接地告訴她:“我們的家庭已經很正常了,媽媽,你有很好的收入,你可以把房子裝修得很好,你可以把壞的燈管換下來,而我能夠幫你打掃房間,你夜班時,我可以一個人在家,我們家不需要一個男人,一個陌生的男人!”
  媽媽無語,一聲嘆息。
  很快,我遭到說服團的圍攻,媽媽的親朋好友都來當說客,他們認為媽媽應該結婚。他們列舉了媽媽再婚對我的種種好處,但我無法接受,我要對一個不是我爸爸的人叫爸爸。
  我拉開窗戶,對他們說:“我爸爸只有一個,如果媽媽結婚,我就從這兒跳下去!”

   五
  讀初中的時候 ,我已經長得和媽媽一樣高了,開始在鏡子前消磨更多的時間,當媽媽不在家的時候,我試穿了她的衣服和高跟鞋。我與她之間有許多交流,當然,我的內心也藏滿了女孩的心事,像個秘密花園。
  我放學晚回家,媽媽會到門口去等,然后,她說:“我的小洋洋有約會了嗎,是不是有許多男孩追求我的女兒啊!”
  “我才不喜歡那些男孩。”我說的是真的,你看他們,渾身臟兮兮的,從鞋子到頭發都散發著刺鼻的汗臭味,說話粗聲大氣,走路像刮龍卷風,書桌椅子都隨著東倒西歪,還經常在操場上摔跤打鬧露出白花花的肚皮,他們中有的專會討好小美眉,有的只會在女生的頭發上粘橡皮泥。我不喜歡他們,曾有幾次因為受到搔擾要與他們單挑,有一次老師還找了媽媽。
  很奇怪,一進入高中,他們立刻變身了,他們舉止斯文有禮,說話侃侃而談,校服似乎每天都洗,頭發上還悄悄做了造型。特別是眼神,或者明朗如七色陽光,或者陰郁如低沉的小夜曲,焦躁不安的青春在他們漆黑的瞳孔后深藏不露。
  熤出現了。熤是我的同學,運動場上,他一米八O的身影吸引了各年級女生的目光,迎新年的晚會上,一曲小提琴獨奏《梁祝》如愛與憂傷汩汩流淌,將青澀孤寂的青春浸染。我欣賞熤,是因為他解題的速度,似乎不需要思考,我悄悄喜歡熤,是因為他總能在我對一道習題眉頭緊蹙的時候出手相救。
  在北方,最早懂得春天的有兩種樹,一種是柳樹,一種是楊樹,柳樹婀娜多資,楊樹偉岸挺拔,它們多像男人和女人啊。在那個春天的傍晚之前,我只喜歡柳樹,因為它的花---柳絮在風里起舞的感覺很美,楊樹的花卻像一條條紫紅色的毛毛蟲,陰險地掛在枝葉間,趴在小路上。但自從那個春天的傍晚,一切都改變了。當晚,自習前我在校園后面的樹林里散步,熤從前面走過來了,他腳步舒緩,像在欣賞什么,就在我們相遇的瞬間,一條紫色的毛毛蟲落在了我的頭上,我驚叫之前,他伸出手來,在我的頭發上捉住那條蟲子。
  “春天給你的禮物。”他說,然后把它放在我的掌心里。
  那是一串楊樹的花,帶著鮮嫩的早春的氣息。忽然間,我走進春天的門,世界在變幻的音樂里旋轉。從此,我的被他撫過的頭發輕輕揚起,就會散發出異香,從此,我常常盼望春天來臨,楊樹花開。
  媽媽覺察到我眼神中的異樣。她反復講一個高中生來醫院墮胎的事,一直講到我問:“媽,這是正面教材還是反而教材呀?!”
  高中的幾年,每天都有晚自習,要九點才放學,媽媽堅持來學校接我,風雨無阻。在我的前面,她騎一輛破舊的自行車,背微微有些駝。
  而她并不知道,熤就在我的旁邊,我們共同騎過一段路,然后他拐向左邊,我跟著媽媽拐向右邊。
  初戀的浪漫,僅限于此。但足夠了。
  我開始拼命地學習,因為怕考不到熤心目中的那所大學。美好、神秘、悸動的情感悄悄滋潤著緊張壓抑的高中生活。在偌大的教室里,我只感覺到熤的存在;在漆黑的夜晚,我能看見熤明亮的目光。最初的愛情如初開的花,令日月無華,令人世純凈如水。
  我很想追上騎單車的媽媽,追上背有些駝的媽媽,告訴她我內心的喜悅,以及我的愛情!
  媽媽,你有愛過嗎?

  六
  我喜歡軟的床,我常說,睡在軟的床上如同睡在母親的子宮里。可在十九歲之后,我不再做這個比喻了,想到子宮我的心就會莫名地抽搐。
  家里的電話忽然多起來,我才知道,媽媽生病了,她的子宮長滿了肌瘤,必須手術。她卻瞞著,一拖再拖。如果不手術會貧血,會癌變。她在醫院工作,怎能不知其中道理,但就是無動于衷。我急了。
  “為什么?媽媽,為什么你不去手術啊?”
  注視著我,她忽然說:“你戀愛了,是嗎?”
  “我……也許只是喜歡而已。”我抬起頭,又垂下頭。
  “你的眼睛,你的頭發,你的皮膚都閃爍著光芒,都在告訴我,你那樣幸福,那樣快樂,因為愛情!”媽媽用手輕輕攏起我額邊的頭發。“這是正常的情感。”她指指窗外:“你看,門前那個賣雪糕的大娘,菜市場賣菜的姑娘,那個每天坐專車上班的女人,她們都可以擁有自己的愛情。如果做了手術,我就不再是完美的女人了,我還能再去奢求愛情,奢求婚姻嗎?我等了那么久,我一直認為我所希望的生活一定會來臨,可是……”
  我一直擔心熤不喜歡我的單眼皮,有一次額頭上長了兩顆豆豆,就剪出留海來遮住,怕熤看見。沒有熤,我的世界將是一片黑暗。
  媽媽背過身去哭泣。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她流淚了。
  我惶然,賣雪糕的大娘,賣菜的姑娘,還有我這個高中生,我們都可以擁有愛情,只有我的媽媽不能,再也不能了!一絲涼意從我心底升起來,我開始發抖。是我害得她這樣,她完全可以獲得她想要的生活,在許多年前,在她的頭發比我的頭發還黑還長的時候,在她的眼睫毛比我的眼睫毛還濃還密的時候,是我,是我遮住了她的天空,讓她的生活失去了陽光!
  “對不起!”我想去拉住哭泣的媽媽,可我的手沒有一點兒力氣。
  她終于同意手術,在進手術室之前,她還囑托醫生:“如果能核出一定要核出。” 核出就是只把瘤子取出來,保留子宮。可是沒多久,一個醫生走出來,讓我在病志上簽字,他說,瘤子太多太大,不能核出,只能切除子宮。
  我的手不停地抖,第一次,我把自己的名字寫得那樣難看。
  悲哀狠狠地抓住我,把我拋向半空,又把我狠狠地摔在地上。我放聲痛哭,所有的人驚慌失措。
  病房里,媽媽的疼痛減輕了些,又睡了。一縷陽光斜斜地落在她的頭發上,幾根白發非常刺眼。她的臉因為失血蒼白得像一張紙,眉眼間的皺紋又深刻了許多。曾經健康的,充滿活力和夢想的媽媽,如今就像一片干枯的落葉。
  回家去取她要的書,在她的床頭,我發現她的日記。隨手打開。
  上面斷斷續續記述了我成長的過程,生活一些瑣事和她的感慨,語言很美,像詩一樣。她那樣寫著:
  “既使化為灰燼,可是,當春風吹過,我一樣會睜開眼睛,以初戀的心情,迎接愛情的來臨……我期待有一天,穿上潔白的婚紗……”

  七
  毛毛蟲會愛上毛毛蟲,蝴蝶會愛上蝴蝶,但毛毛蟲不會愛上蝴蝶。媽媽這樣說。她認為人在不同的時期會有不同的愛情觀。這幾乎成為一種預言。
  高考之后,我和熤被不同的兩所大學錄取了。他去了南方,國內一所著名大學,我去了省城的大學。我們分開了。開始的時候,我甚至想過要休學,重讀,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可經歷了煎熬之后,我發現,生活仍在繼續,而且更加精彩。
  媽媽得到同事、朋友的祝福,他們重復著同一句話:你總算熬出頭了!
  難道媽媽和我過去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嗎?
  媽媽每天都把電話打到宿舍,該過問的不該過問的都過問了,需要囑咐的不需要囑咐的都囑咐了,我一邊想著我要做的事一邊聽她的電話,茫然地“嗯”,“嗯”。如果我一個月不回家,她就坐了火車來看我。宿舍的同學說:“你媽媽退休了嗎,好有時間啊!”
  相比之下,大學生活反而輕松、豐富多了。我自修了外語和計算機,有機會,還到藝術系去練練琴,跳跳舞。我終于把頭發留長,雖然不追逐流行,只穿牛仔褲和寬大的T恤,但在校園里還是引人注目。
  暑假回家的時候,我給媽媽帶了幾張韓劇的壓縮版DVD,幾部小說。我知道媽媽很寂寞,我能做的只是這些了。
  回家后,才知道,媽媽認識了一位張叔叔,張叔叔是大學教師,他比媽媽大八歲。我不再說什么,而且長長舒了一口氣。只是想到當年追求媽媽的都是些年輕的小伙子,很為她遺憾。
  “媽已經是快五十歲的人了,找個伴兒而已。”她這樣說。
  沒有婚禮,沒有結婚照,甚至沒有去民政部門登記。媽媽收拾了簡單的行裝搬到張叔叔那里去住。他們旅游時拍了很多照片,媽媽穿著大紅的運動服,一臉燦爛的笑容,但無論如何,媽媽再也不是十多年前穿著粉色旗袍裙的媽媽了。好在他們很恩愛。
  正如媽媽所預言,蝴蝶會找到蝴蝶的愛情。
  大一以后我與熤漸漸失去了聯系。大二時,我與外語系的一個小伙子談戀愛,在大三,我又瘋狂喜歡上一個管理系男生,其間,還有一個黃頭發外籍同學猛烈追求我。我可以和男朋友手拉手在校園里走,也可以溜出去找小吃店,在公園里消磨到宿舍關門。
  大學畢業,留校任教。住著單身公寓,愛情變得簡單、實際,因為這個時候,它是和婚姻掛了釣的。我一邊應付同事安排的“相親”,一邊樂此不疲地參加各種聚會,一邊準備考研,生活忙亂但有序。
  很少回家了,給媽媽的電話也很少。我可以和大學的好友整夜地煲電話粥,在網上與陌生人聊天,卻與媽媽談不上三言兩語。
  媽媽和張叔叔只渡過了兩年美好的時光,張叔叔就因為患腦出血而臥病在床。很多人都勸她離開,但她沒有。又過了三年,張叔叔去逝。我參加了張叔叔的葬禮,媽媽表情平靜,如同完成了某項工作任務。
  她搬回自己的家。這時,她已經退休了。
  媽媽仍然養花,只是面對花開花落,經常兀自出神;她仍然喜歡看小說,可要戴老花鏡,經常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八
  我回家去看她,推開門,似乎推落塵埃,所有的記憶迎面而來。
  餐桌上放著一碗吃了一半的面,一些速凍食品的包裝袋。
  走進臥室,媽媽居然沒有聽見,仍在熟睡。我拾起掉在地上的書,把它放回枕邊。她的頭發已經斑白了,東一縷西一縷凌亂地散落在布滿皺紋和斑點的臉旁,她身上的肉軟軟地垂下來,陷在被子里,口水從她的嘴角流出,一直流到臉頰,又流到枕巾上。
  這難道真的是我的媽媽?我的喜歡香水黑發如云像花仙子一樣的媽媽?我的騎著自行車載著我在街上飛馳而過的媽媽?我的在校門口路燈下哼著歌等我放學的媽媽?我的浪漫而充滿夢想的媽媽?
  如果昨日可以重現,我愿意現在就喚醒她,我一定要告訴她:
  “媽媽,你穿上那件粉色的旗袍裙,真的很漂亮,很漂亮!”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最后一只雄鷹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